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二)

2.毒人日记

 

    如今的枫华谷已然成为了天一教的据点,如火红叶,外加那四处弥漫的血腥与腐气,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师弟小心,枫华谷里头,也有不少毒人。”闻得毒人二字,唐啸君皱了皱眉,千机匣已经拿在了手中。“还好,并不算太多。”唐啸君说着,就埋了一个机关在他们周围。

看到张墨筠的镇山河,唐啸君有一丝怀念,记忆中的那人,那个镇山河总是落在他们脚边。

“别走神,”看到唐啸君原本天女散花机关的动作慢了下来,张墨筠提醒道。唐啸君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开启了鲲鹏铁爪的机关,随后又引爆穷图匕见。

“师弟,干得好!”对于机关的爆破,唐澄很是痛快。

“没想到你这师弟还是挺会使用机关,下次我可要跟他讨教讨教。”安子倾不仅双修离经医术和花间游,还爱好研究一些机甲木偶,一看到唐啸君如此娴熟的机关暗器,自然是非常感兴趣。在他转笔之余,还看到了唐啸君那双灵活的手,摆弄着机括。

“安先生过奖了,”听到别人的夸奖,唐啸君有些不好意思。

“省省吧,”唐澄嗤之以鼻,“我师弟可比你好上太多了。”唐啸君十三岁开始接手刺客工作,十五岁不到出师,现今也有十余年,经过了大大小小可谓是不计其数的刀山火海,这武艺自然不必说。唐澄和唐啸君几乎是一同长大,自然也知道自家师弟是什么样一个人。、

唐澄十七岁上头就认识了安子倾,也有将近十年的交情,自然也是将安子倾看的清清楚楚。安子倾琴棋书画可谓样样精通,这一走出去,那一副温润如玉的好皮囊,自然是会有许多姑娘的青睐。

她常常就看到,这安子倾和张墨筠二人,将姑娘迷的七荤八素。只是,张墨筠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模样,姑娘们自然会接近能说会道的安子倾多些。

不过,唐澄经常说安子倾是油嘴滑舌。

“这是什么?”唐啸君眼尖,一下就发现了那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毒人中,有一个身侧有一封信。

“看样子是这毒人掉出来的东西……”安子倾蹲下身来看了看,“这倒奇了,毒人竟然还会写信?”

这一路走来,唐啸君是看到了不少毒人,只是只有这一个,他竟然能看到一道浅浅的影子。莫不是……他刚走这一个念头出现,就听得张墨筠说道:“这个毒人与其他的毒人不同。”

“不如先看看这信,究竟写了什么。”唐澄提议道。安子倾已经拿起了纸,展开信,念了起来。

 

琪霏吾妻,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或许也不一定,总之我很难说清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写下来的话,总有一天我自己都会把这一切给忘掉。

那天和你分手之后,我的马惊了,带我冲进了枫叶泽。看到周围全是僵尸,我当时就吓晕了过去。

 

    “这是一封家书。”唐澄第一个说话,“只是……看这样子,似乎不只有一封的样子。”唐啸君没有说话,只是蹲下来看了看。“还有几封在这里。”说着,拿起了余下的三封家书。“师弟,拿来。”唐澄抢走了唐啸君手中的信件。

 

    琪霏吾妻,我每天都会昏迷一段时间,清醒一段时间。每次清醒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身边全是僵尸,我很害怕。但是我更害怕的是他们却不袭击我,我不敢去河边,我怕见到自己的样子。

 

    “果然这人慢慢变成了毒人,只是,为何他还会有意识?”读完了其中一封家书,唐澄奇怪道。“先看看其他的家书。”张墨筠说道。

 

    琪霏吾妻,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下文字了,我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能写下这些东西,我几乎忍不住要撕掉这张纸,时间不多了,我想你,我每次清醒过来的时候都在想你,我想念我们的家,想念我们那不可能会有的孩子,琪霏吾妻,我……

 

“可真惨……”安子倾慨叹道,只是张墨筠和唐澄都知道安子倾是什么样的人,也就没有搭茬。唐啸君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就没有开口。

这时候,从他们所在的山脚后边,走过来一名女子。

“我在这里很久了……”那人名女子突然开口道,所有人都一怔,“那个大毒人很奇怪,他身上除了写几封家书在,还有一串项链。我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可是这大毒人实在厉害,我哥翁里实在是打不过。”听到这个叫哥翁里的女子这么一说,安子倾是眼疾手快,一下就找到了这人所说的项链。

    那竟是一串红豆制成的项链。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①】……”一看到这一串项链,安子倾低喃,却叫唐啸君听了个正着。

入骨相思……君不知。

不知道为什么,唐啸君突然觉得胸口堵得慌。

唐澄毕竟是女子,最见不得这般生离死别的情状了,开口问那突然出现的自称是哥翁里的女子:“你可知道这家书上的琪霏?”那女子点点头:“知道,你们可以去平顶村寻琪霏。”

“也好,将这四封家书送还回去,也当是做了一件善事。”安子倾如此说道,似是被什么所打动。

哥翁里却叫住了要走了众人,想要抄下这四封家书。“教主都说,汉人是无情的,我却看到了一个有情有义的汉人,所以我想将这些家书全都抄下来。”哥翁里擦去了脸上的泪痕,对众人如此说道。

既然她这样说了,唐啸君他们也只有将这四封家书交给了哥翁里。抄完家书的哥翁里,给众人指了指往平顶村的方向,四人也就启程了额。

果然在平顶村,琪霏是日复一日的等在村口,为的就是等着天兆回家。在唐澄将红豆项链递出去时候,唐啸君注意到琪霏的眼神亮了一下,却又暗淡了下去。

“是……夫君的家书吗?”看到安子倾手中的四封家书,琪霏问道。却见四人都不语,更是确信了几分自家夫君已然再也无法回来。

边看那家书,琪霏满脸是泪,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这四人说:“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夫君,你答应过我的,不会离开我,夫君你答应过我的……”说着,已然是眼角的泣不成声。

唐澄实在看不过去,也默默擦去了泪迹。

离开了平顶村,这一路上一时间并没有人说话。

突然听到了些声音,唐啸君侧耳许久,才对众人说道:“不远处应该有什么东西,那边的毒人不少。”

众人点点头,本就是要走过去的,也就无所谓再猜测那头是怎么一回事了。随着时间推移,众人是越发靠近那发出声响的地方了。

入目一群毒人,似乎是围着什么人的样子,唐啸君一扫,赫然发现了毒人群众那若隐若现的青绿色。那分明是五毒的蛇!显然毒人群中有人在。

唐啸君刚想开口说,张墨筠已然开口道:“毒人群中有人。”众人了然,皆拿起了武器。随着一批又一批的毒人倒地,唐啸君和唐澄发现自己的机关箭并不够用。

“师弟,你的机关还有多少?”唐澄问他,“我的箭簇不多了。”

唐啸君刚想摇头,却不知唐澄这话叫张墨筠听去了。“贫道先行抵挡一阵,二位就可以制作机关。”他说着,再次落下了镇山河。“多谢道长!其实并不用许久!”唐啸君经历了那次洛道之后,知道机关的重要性,便去制作一个机关小猪。

这机关小猪一拿出来,一组一组的机关和箭簇,很快就制成。

四人解决了周围的毒人,才发现毒人群中,有一个是五毒弟子,一个是万花弟子。那五毒弟子躺在地上已经是奄奄一息,而那万花弟子嘴角有些血迹,脸色铁青。

安子倾上前去一搭脉,便发现五毒弟子已经无法医治,而万花似乎是受了些内伤。

唐啸君也看了看那万花,万花弟子是面如冠玉,沉静如水,带着几分平静的味道。

“走!”

眼看着又一波毒人摇摇晃晃而来,安子倾是一把将这同门拉上了马,对三人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呆的越久怕是变数越多。”

三人也是明白人,自然不会多待。

走出了枫华谷,四人带着一个伤患很快就来到了洛阳城。这一路上走来,唐啸君却觉得,这洛阳一如既往的模样。

安子倾和唐澄都是浩气中人,自然是会去找寻浩气在洛阳城的据点。四人在浩气的据店内下榻,安子倾自然就是替这个同门开始治疗。

四人在洛阳,也算是可以稍做修养了。

 

 

【①】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是唐朝诗人温庭筠的诗《杨柳枝辞》,但是温庭筠是812-866年间的人,而安史之乱是755-763时候的事情。这里借用了温庭筠的诗,算是穿越了吧。

 


发表于2017-06-04.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