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鹰迹】蓝莲花(一)

剑非道觉得很奇怪,自从大漠苍鹰死了之后,天迹除了办正事之外,几乎都泡在天宙之间。他自然还记的那日天迹前辈的情况,显然是急红了眼,誓不放过地冥,便一阵风般飞了出去。好在后来法儒尊驾阻止了天迹前辈,不然……
不然会发生什么,剑非道仿佛能察觉一二。这样的情况,他不是没有经历过。轻叹口气,他抬头。
“晚晴……”
剑非道却不知,在他叹息时,有一道虚影进了天宙之间。
“好友……”天宙之间里的天迹却在看剧时候睡着了,那道虚影也只能叹气,因为他根本无法将眼前熟睡之人带走。
奈何?奈何。神毓逍遥,若我不是虚影,是不是就能安慰你一二?
那包木炭被放在一旁,不曾有过被动用的痕迹,那虚影多希望自己能够触碰到它们。而这段时日...

我也要赞助《宫灯帏幕深》和《那年那人打香肠那些事儿》!!!

云海仙门(微信群)的日常

霹雳异闻录(二)

第一卷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第二章 反正就这样吧,我知道逍遥哥努力过


翌日一早,我给书房里的海藻球宝宝们换好水,加上营养液,再把别的植物浇上水,一一搬到了天台上去。最后洗漱完,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开洗衣机,就要出门买早饭。

“你要吃些什么?”离开之前,先泡好一壶普洱,问坐在桌面上的逍遥哥。而他,正在看我的《圣经》。“叉烧包。”叉……好吧,你赢了。“你天天都吃叉烧包,难怪会变得叉烧包一样大小。”我忍不住就吐槽他现在的模样。

他听到我说话,目光从圣经上移开了,那双紫色的眼睛盯着我看:“你还可以买些别的,我很好养活的。”说着,还...

霹雳异闻录(一)

第一卷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第一章 一定是我舔男神图片的姿势太正确了,男神才会出现的


揉了揉眼睛,发现有人靠近,暂停了视频,抬头看到的是漂亮的空乘小姐。她带着微笑提示我说马上就要降落了,要我把安全带系好。我表示知道了,转身想给身边的人扣上安全带,她就醒了,一脸茫然看我。

“马上到帝都了,”我这样说道。“嗯?那么快?”她打了个哈欠,看向窗外。“还在看霹雳啊?看到哪儿了?”看到我暂停的屏幕,她问我。“在重温四轰的剧情,等着斩魔录完结了我就去看,懒得再追剧了。”想想大学时候追番的时光,还是很美好的呀。唉……那时候追的是《海贼王》...

《剑三之从前有个服叫苦境》故事贰《818剑三苦境服那些墙王》

楼主

    楼主我又活着回来了,今天来说的是苦境服的那些墙王。

先从最著名的说起来,苦境第一墙王素还真,也就是琉璃仙境帮会的帮主,还是浩气盟的战场总指挥。

    要说素还真的墙头,真的不少,第一个就是叶小钗。素还真打22的队友就是和叶小钗,据说他的小号还是叶小钗的绑定奶。因为素还真的纯阳号有个称号是什么“清香白莲”的,所以都叫他们为莲叶相随。

    素还真的另一个墙头就是一页书大大,一页书大大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妖僧!!!而且还是个暴力的T,另外还超级护短!据说是学...

《剑三之从前有个服叫苦境》故事壹《818那些个不管战场大战还是攻防总是在吃吃吃的吃货君》

原本以为剑三苦境服是个养老服的,进去后发现没想到比其他服都精彩。先说说苦境第一吃货人觉非常君吧。

人觉非常君是被称为天地人三乘之一,熟悉的人都叫他非常君,当然还有叫他吃货君的。因为非常君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那天我去日常大战,在副本门口就看到有人喊大战,就入队了,居然没想到会是天人法雕队!

作为队长的是云海仙门帮会的副帮主天迹神毓逍遥!我也是听说过天迹这个人,是非常君的好友,据说是个非常有爱的大暖男,常常要别人叫他逍遥哥。还有两个队友是天迹的同门师弟法儒君奉天和大漠苍鹰。

一进队天迹就喊着开麦打,进了YY就听到有人说天迹你开麦不就是想让别...

【霹雳】【鹰迹/神雕】吐花症(上)

  “咳……”

    一口碎花瓣随着一口血冲口而出,大漠苍鹰猛地顿住脚步,扶着路边的石头,额上青筋暴起。“呃……”本以为已经吐干净,喉咙口又是一阵腥甜上涌,又是些许花瓣呕出。
    吐在地上的精白花瓣上,有着鲜红血丝,狰狞刺目。
    “花瓣?”他有些奇怪。
“雕兄。”后方传来清朗的唤声,大漠苍鹰原本打算站起继续向前的身形顿了一下,旋即像是未被任何人事物打断那般,起身继续前行。“雕兄~”看到大漠苍鹰起身打算走,身后那人急匆匆赶了上来。“喂喂,好歹我们相识一场,”那人的手拍到大漠苍鹰肩上,“别到...

疯狂拉郎配25题(ECIS版)

疯狂拉郎配25题


1.时飞扬 2.唐飞 3.端木笙 4.诸葛羽 5.罗灵儿 6.老白(查理诺兰) 7.苏七七 8.王道蕴 9.弗朗西斯毁灭 10.丁奇 11.哥舒信 12.端木可乐


1.你有看过6/11的斜线同人吗?你会想看吗?

老白×哥舒信????

等等,这俩认识吗?

我需要静静…


2.你认为4性感吗?有多性感?

呃…诸葛羽…帅大叔?算性感吗?


3.如果12让8...

秋日宴

秋日宴

    秋日宴,温酒一席舞翩跹,再饮酒三遍。一旬望君常闲,二旬愿友千年,三旬只待拨长弦,朝朝歌眼前。

秋雨萧瑟连绵,时雨时晴,却也只是沾衣欲湿罢了。窗框上停着两只鸟儿,似是在躲雨,又似乎在聆听什么。此时,窗外传来孩童咿咿呀呀的歌声。
“……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闻得歌声,他搁了下手中的笔,走到窗户边。那稚嫩的歌声随着窗户的大开,也愈发清晰起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透过窗户,那亭中坐着一个约摸十岁的女孩子,抚琴而唱。“呵呵,凌儿这是有甚么想要日日常见的心上人了么?”
“先生!”听到祈颐先生这般问,凌儿离开了琴,蹦蹦跳跳来到窗下。“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