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搜神志·猰貐(中)

http://glorychu.lofter.com/post/1d20b87a_103c2c25上走这里


四、


正在办公的判官君奉天听到一句熟悉的“师弟啊!”就见一道蓝色的影子跑进了他的办公之处,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自己这师兄,如今的天迹神毓逍遥了。

“最近我这边有十数个枉死的鬼。”未等天迹开口,君奉天说道。“哇,我说师弟啊,我都还没说呢,你就知道我要问什么了。”君奉天神色淡淡,拿起了案上的书册。那书册是牛皮纸材质,用一根麻绳装订起来,封面上只有“生死簿”三个大字。

只见君奉天翻到其中一页,那书册上的字皆显示到了半空中,一条条都是人名与生卒年月。那些...

情潇(六)

贡桔林鬼火


唐啸君看了看自己手上这由朱砂画成的符,这已是第三日了,说是不要除去,不论做什么都无法抹掉一丝一毫倒是真的。另外,那些家伙们,离唐啸君有三尺远,就会开始要绕道走。

果然有用。

唐啸君的视线离开了手,转向了在门口对着程砚齐千叮咛万嘱咐的安子倾。这几日安子倾只要一得空,就说自己是劳碌命,除去第一日的对弈,剩余几日确实是守在楚唯溪房里,半步都不离开。

说是担忧程砚齐这个粗枝大叶的男人没伺候好病人。唐澄却说他像是在照顾自己儿子。听到这话的安子倾哈哈一笑,说我要是有那么乖巧的儿子,当真是大幸啊。

不过,看到楚唯溪一日日康复,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所以前一日楚唯溪说自己已...

情潇(五)

5.魑魅(下)


    在唐啸君离开的当儿,墙角那些玩意儿又冒了出来,张墨筠听得他们窃窃私语:“啊呀,他走了。今天这日子,他还敢出去,当真是胆大啊。”

今天?刚拿起酒盏的张墨筠一抬眸,忽地忆起今日正是十五。十五,乃是鬼魅横行的日子,而唐啸君这四阴之身……“嘿嘿,我在他身上打了印记,到时候假使……”假使?假使什么?所有人都明白。拿到嘴边的酒盏微微一顿,张墨筠手松开,那酒盏落在了桌上,没有落出一滴酒,那原本坐着的人已经不见了。

唐啸君早就甩下那群人,却不知自己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周遭是一片漆黑,就算在黑暗中能看见什么,放眼而去只有黑色的树...

情潇(四)

.魑魅(上)


    对于楚唯溪这个伤患,安子倾很是尽心尽力,一日几趟的吩咐程砚齐是这个要禁止那个不能吃。而程砚齐,也是仔仔细细地听完,并且记住了。

    在第三日的傍晚,楚唯溪终于苏醒,这叫程砚齐高兴了许久,

    身为医者,看到自己病患苏醒,安子倾也是高兴的。而唐啸君和张墨筠,都是淡淡的。唐澄也高兴,不是因为楚唯溪苏醒,而是因为她可以早些离开了。倒不是她不想楚唯溪快一些好起来,而是她更心疼自家师弟。...


搜神志·猰貐(上)

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撸了个逍遥哥…
然后???滚去睡觉

情潇(三)

3.对弈


唐澄走出屋子,看到了坐在走房顶上的唐啸君,他正抬头看着月亮。“师弟,你坐在那儿作甚,赶紧下来。”听到师姐唤他,他便跳下了房顶。“恐怕要在洛阳待上几日了。”她对唐啸君这般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唐啸君问道。“那名万花是我浩气中人,名唤楚唯溪。”她招呼唐啸君往宅中的亭子走去,“是我们一副指挥的绑定医士,现在已经飞鸽传书去给那副指挥和他最重要的人了。”最重要的人?唐啸君有些不解。“只是据说,他和浩气某道长出双入对的出现,我也不甚清楚那人是谁,安子倾却知晓。”听到师姐这样的解释,唐啸君便不再有别的疑问了,毕竟那是个不太熟识的人,没必要了解太多。

唐澄拿出一个小药罐子,...

情潇(二)

2.毒人日记


    如今的枫华谷已然成为了天一教的据点,如火红叶,外加那四处弥漫的血腥与腐气,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师弟小心,枫华谷里头,也有不少毒人。”闻得毒人二字,唐啸君皱了皱眉,千机匣已经拿在了手中。“还好,并不算太多。”唐啸君说着,就埋了一个机关在他们周围。

看到张墨筠的镇山河,唐啸君有一丝怀念,记忆中的那人,那个镇山河总是落在他们脚边。

“别走神,”看到唐啸君原本天女散花机关的动作慢了下来,张墨筠提醒道。唐啸君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开启了鲲鹏铁爪的机关,随后又引爆穷图匕见。

“师弟,干得好!”对于机关的爆破,唐澄很是痛...

【羊唐】情潇(一)

1.初遇


第一次见到唐啸君的时候,是在长安城外的茶馆里。原本只是想喝口茶,再行去找自己的好友。到了茶馆才发现已经是满座,张墨筠只好同一个唐门弟子拼一桌。

若不是自己好友和关系较好的师兄在浩气盟,且他偶尔为浩气做事,他也不会到长安来。

自然,那也是唐啸君第一次见张墨筠,只觉这道人与他以往所见那些纯阳都不同。张墨筠身材颀长,眉目精致却异常淡漠,举止优雅,也能看出他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这样便惹得唐啸君多看了他两眼。

唐啸君却不知,他在打量张墨筠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唐啸君那半张脸未被唐门专属的面具遮住,露出的小半张脸却也得以看见这个唐门弟子那些许的冷厉俊美。

却没曾想,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