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七【完结】

你们说我要不要写告白嘛?

写告白谁先开始呢?谁先开始最好呢??

纠结(ಥ_ಥ)

李慕然和唐若的婚礼整整热闹了一整日,之后,便是一如既往大家各就各位。

然而唐君默和林卿玦二人,却又不谋而合地同时离开了长安。一个去了洛阳,替官府捉拿犯人,一个回了华山,大有一种隐居不再出山之势。

林卿玦时常会在太极广场上往唐门的方向眺望,想着此时此刻,那人是在做什么。时而,抄着道德经,却又想起初见时那人尴尬的神情,不觉便勾起了嘴角。时而,想起那人时候胸腔内会有一些些的烦躁蔓延而出。

数月之后,一纸飞鸽传书将林卿玦心里的烦闷尽数勾出。师弟师妹们发现,这个林师兄在这些日子里,切磋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的下了重手。

这一日大雪,林卿玦在房内复又看了一遍好友来的飞鸽传书,决定下华山。

安轻墨的飞鸽传信,只说了一件事,就是唐君默又遇上了叶辰。

这一回,并不是唐君默在替浩气盟办事的时候,遇见叶辰的。而是,叶辰也恰巧到了洛阳,瞧见了唐君默。叶辰则是叫人要将唐君默带到他面前去,唐君默自然是要逃走,这一来二去的,两方自然是就会打了起来。

奈何唐君默这头自然是寡不敌众,拼了一身武艺,依然是无法逃脱。

一看到这样的消息,林卿玦自然是坐不住。那个叶辰,三番五次的想要唐君默,这会儿肯定是不会放走到手边的机会的。不知唐君默现下如何了,林卿玦感到一阵心慌,自是二话不说就下了山。

到达长安时候,林卿玦意外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唯独少了唐君默。

“你兄长现在如何了?”拉住了唐宁越,林卿玦问道。“师父,你怎么……”下山了三字未出口,唐宁越在林卿玦严肃的表情下道了缘由:“若姐姐说,我大哥他被带到了昆仑去,只是那边是恶人的势力……”唐宁越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林卿玦转身离开。

“师父!”

“我去找他。”他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和师父一起去!”唐宁越说着,便跟了上去。

叶辰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动向,他何去何从,很快是让浩气这边打探到了。

昆仑如此大雪,让林卿玦想起了那日初见之时,他说是来纯阳看雪。后来,呆在华山的那段日子,唐君默也同他说过,若是可以,他愿意呆在纯阳赏雪。若是他愿意与自己一道……

寻到叶辰所在的那间屋子时候,雪已经逐渐减小了。刚一下马,就听得从屋子的一侧走出来两个人。

“这叶公子还真是对这个唐门执着啊,这都快两年了。”

果然在这,林卿玦心想,手起剑落便杀了那两个恶人。

“师父?”唐宁越有些惊骇,第一次看到自家师父如此决绝。还未容林卿玦解释什么,只听到屋内传来一声咒骂。

“该死!”二人赶忙俯过身,去听里头的动静。“你竟然要咬舌自尽?!”这声音显然是叶辰,二人闻言却心头一慌,而叶辰又说话:“既然如此……本少爷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毁了吧。”

说着,他招呼周围的人。

林卿玦心道不好,提剑就冲了进去。

屋内那些人,本是打算在唐君默身上找些乐子的,却没想到此时一个白衣束冠的道人闯了进来。

“放开他!”林卿玦是一脸的阴沉。

“呵…我认得你,那一晚和他在一起的道士。怎么,你也是浩气的?”叶辰打量了林卿玦,然后又看了看一边墙上铁链绑着的唐君默,唐君默自然是怒目而视,而叶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呵…有趣,看来我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事情。你叫林卿玦?”

林卿玦蹙了蹙眉,只问道:“是又如何?”却不知这叶辰是怎么得知他名字的。“呵……哈哈哈,原来是怎么一回事,我说他怎么肯……”微微一仰头,叶辰冷冷道:“是这样的话,那本少爷也就不客气了。”

似乎觉得,叶辰的话中有些什么重要讯息,只是先下容不得林卿玦多考虑,叶辰命周围的人要将他们杀死。

然后,叶辰走到了唐君默身边,小声对他说着什么,却换来唐君默一记眼刀。叶辰哈哈一笑,拍了拍唐君默的脸,复又坐到了一边的桌子边,像是打算看林卿玦和唐宁越的表演。

叶辰周围的人,也不过是些恶人谷的小喽啰,因着人多,唐宁越和林卿玦二人却是花了一些功夫的。

“好,本少爷来会会你!”说着,挥起了重剑,纵身一跃到了林卿玦的面前。林卿玦手执止水剑,冷冷地看向了叶辰。而一边的唐宁越一看到叶辰和林卿玦杠上了,自己则是去将唐君默放下来。

“大哥,你没事吧?”唐宁越有些担忧。唐君默却轻轻摇了摇头,显然注意力是在林卿玦那边。

叶辰那极道魔尊的称号并不是白得的,相比之下,相比较叶辰而言实战经验并不多的林卿玦是略逊一筹。也许是因为藏剑从小就佩戴重剑,叶辰的臂力极为厉害,这一剑下来总会让林卿玦感觉虎口发麻,几乎连剑都快拿不稳了。

解开了身上的枷锁的唐君默却发现自己无法插足两人之间,却见叶辰一个旋身,将重剑掷出。林卿玦一个愣神,自是提起十二分的力道抵住了那向他横飞而来的重剑。

“道长小心!”闻得一声惊呼,一道鸦青色的身影向他飞来。

脱去了铁枷锁的唐君默看到叶辰一个转身,脸上绽除了冷笑,刺客的直觉让他冒出了一身冷汗,只觉得这叶辰是要痛下杀手了。只是这一瞬间的念头,让他飞奔向了林卿玦,挡在他的面前。

“你!”看到飞身而来的唐君默,叶辰正愣了一下,那刺出的轻剑却没有停下来。

林卿玦却觉得,这一切犹如慢动作一般展现在他眼前,那人挡在他的面前,然后溅到他脸上的血让他感到了温热。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不!

“大哥!”唐宁越瞪大了眼睛。

叶辰的轻剑从唐君默的体内抽出,鲜红色的血液滴到了地上……看到那一幅情景,叶辰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在之前,他将唐君默绑到了墙上之后,就听着昏迷的人喃喃的叫着林卿玦的名字,而在见到了林卿玦之后,就起了杀心。他偏执的认为,只要林卿玦死在他面前,唐君默心里肯定就会有他了。只是没想到,唐君默竟然会替他挡下那一剑。

为什么会这样?叶辰不明白,他的手一松,轻剑“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他不再去管那些,却一步一步地离开了这间屋子。

他不明白,他也……不想去明白。

“道长……”唐君默神色迷离地看着林卿玦,“帮我……照顾好宁越。”

“大哥!”

“……别说了,我带你回去,轻墨一定会有办法的!”林卿玦说着,要将唐君默带回去。“咳咳……没用的道长,身为唐门刺客……都有学习过,哪个部位是致命的……”唐君默慢慢地说道。

“多谢道长……”林卿玦能从唐君默的眼中,看到些许痴迷的神色。

“你……”

别说了!他心想。

“道长……”唐君默又说道,“道长……卿玦……卿玦……”唐君默突然唤起了林卿玦的名,林卿玦心头一跳,仿佛是预见到了什么。“卿玦……我……喜欢你……”

卿玦,我喜欢你。

“阿君!阿君!”林卿玦紧紧抱住了唐君默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

阿君,你醒醒,我们一起去纯阳看雪可好?

 

 

纯阳的论剑峰上,据说有一个道长,在山上迷路的纯阳弟子都会提起他。那个道长总是一人,看着远处的山峰,手里还会拿着半块属于唐门的面具。

听人说,那位道长在自己心爱之人离世之后,便就居于此处。一年里,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月,他才会离开论剑峰,至于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据说,这位道长在回到纯阳之后,便去找了李忘生掌门。他问掌门:“掌门,何为红尘?”李掌门只看着他,仿佛能从他的眼睛看透他的心。何为红尘?他会想起某一个人,那人是他的劫,一生的劫。

也只在论剑峰上,有想要接近之人,会听到他的低声地喃喃自语:“阿君,今日的雪……很大。”

 

 

 

-Fin-

真的是炮哥先告白了哦~


发表于2015-05-17.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