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毓宇万象君攸宁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十九)

上一章(十八)


19.蓝玲珑与穆熙乾


蓝玲珑拉着唐啸君,有意避开了穆熙乾,到两人小时候一直去的森林边。蓝玲珑告诉唐啸君自己的近况:“澄姊姊最近也好,师姐有飞鸽传书给叶师父,说是也不错,不过没有告诉我们她最近是在哪里。”她看着唐啸君,发现他最近似乎在琴雅这边,略有些消瘦。理论而言,作为师父唯一的徒弟,琴雅不可能亏待唐啸君,而按照以往来看,每每到琴雅这头小住几日,唐啸君都会丰腴一点才对。

是什么叫唐啸君略有些消瘦?蓝玲珑下意识就想到一个人来,心头不禁有些恼怒。她想起秀坊有一姐妹曾经对一个人说:恁多年,我放下过天与地,却唯独放不下你。那种感觉她不能懂,也不能明白,那个姓莫的有什么好,值得唐啸君念念不忘,为其憔悴。

“前几天,师父那边来了个远房的侄子。”蓝玲珑像是不经意地提起来,“师父也说是很多年不见了,当年还是十来岁的孩子,如今也有二十多了。他带着自己的情缘来拜访师父,师父是他唯一在世的长辈。”唐啸君有些奇怪,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就见发小那樱桃红唇一张一合,“他说自己情缘是纯阳宫的一位道长。”

说着,蓝玲珑就小心地觑着唐啸君神色,而唐啸君在听到那“是纯阳宫的一位道长”时候,脸色微变。他不知为何,下意识就以为是张墨筠。尤其是,还在不久之前,见到了张墨筠。

本以为,远离了他,自己会逐渐淡忘。就像那时候,决心忘记心中那颗朱砂一般。确实,对于莫君逸的忘却,他也做到了。而后,他却着了另一个魔——或者,那根本是九天仙人才对。

“……叶宁微带着的就是莫君逸,”听到莫君逸三字时候,唐啸君便脸色一松,有一种方才还溺在河中,这一刻就会溺毙,而下一刻就被人捞了出来的感觉。莫君逸……此刻听来,这仿佛已经是一个很久远的名字了。

久远到,叫唐啸君以为沧海变为了桑田。原来,一旦放下了,当真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只当是听闻一个无关人的事情。

蓝玲珑是立刻换了话题,说起了安子倾。这安子倾苦恋自己徒弟,这是几乎整个浩气盟都知道的事情,蓝玲珑也是从唐澄那边知道这件事。这会儿,她终于见到那传言中的徒弟了——竟然也是一位纯阳。

看着那个冷淡神色、莲冠高束的青年,蓝玲珑是连连慨叹当真是人不可貌相。“那位道长比我们小上一些,但是整个人就像是张道长那样的,现在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安先生会和张道长成为朋友。”说着,蓝玲珑看了看唐啸君说,“小君,还好你不是这样的,不然我一定会被闷死的。”

唐啸君觉得有些好笑,早些年间,当真是两个人一道跳脱;想到了长安的油酥饼好吃,便会快马加鞭,从杭城连赶十多日的路,到长安去吃油酥饼。只是后来,深恋莫君逸时候,他才将自己那轻狂藏了起来,学会沉淀自己,也叫两位师父惊诧不已,让发小与师姐心疼。

她们说他太卑微,已经不像往日的小君。

卑微?如今想来,确实如此。只是,真正的卑微,大约不会是他与莫君逸,而是他对张墨筠罢。不能说,那是他对两位师父不能交代;不愿说,那是他对发小和师姐,不能叫她们再为他担心;不敢说,那是他对张墨筠,不能有的僭越。

“对了!”像是想起什么,蓝玲珑对唐啸君说,“你知道吗!你离开杭城,张道长也离开了。”唐啸君自然是知道这事,那时候,张墨筠还救了他。“我离开浩气之前,他又回来了,还带着另外一位道长。”听到张墨筠,唐啸君紧抿着唇角,那颗鼓噪不安的心又通通直跳。“那位道长长得当真好看,是个喜穿白衣的姐姐呢。”

听到蓝玲珑说“穿白衣的姐姐”,唐啸君想到那日在海市所见之人。白衣……

唐啸君心头紧绞着,他自然知道,张墨筠这般谪仙,不可能与之在一起。只是,一想到他身边有别人,唐啸君就难受。难受的紧了,仿佛是浑身都在疼痛。原以为是不去想不去看了,就什么事都没有,竟不想那一点点的恋慕,会时不时跳出来,如针尖般刺他一下。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如飞蛾扑火般不可救药。

他嫌弃自己竟这般脆弱,面对莫君逸的冷漠,他都熬过了两年,却在听闻张墨筠时,控制不住最是煎熬。

熬不住了会怎样呢?他有些茫然,已然不是一日在梦里见到过张墨筠了,而且有的时候,还是那样的梦境。梦醒时分,他开始唾弃自己,若是张道长知道了,不给自己好脸色那是最轻的了。

“小君,你怎么了?”看到唐啸君眉头锁着,蓝玲珑有些奇怪,“小君?”连叫了三四遍,唐啸君才回过神来,看到发小担忧的神情,他摇摇头刚想说没事,却听见后面传来一把不耐的声音。“我说……你们要站在那里磨磨蹭蹭到什么时候?”两人一转身,看见的竟是抱臂靠在树上的穆熙乾。

看到穆熙乾尾随他们,蓝玲珑倒也不生气,唐啸君刚有些奇怪时,就见她樱唇一开,笑到:“穆军爷,我跟你说过的吧,曲师父这边,都要小心的。你看我和小君,哪个靠在树上了?”

穆熙乾原本看着蓝玲珑和唐啸君非常亲密模样,眉头一挑还要说什么呢,话头被蓝玲珑抢去不说,还说了一句先前就提醒过,却叫他给忘了的事来。

唐啸君是个实诚人,有一便说一,实在不能说,就只有闭口不言。他看到发小如此作弄别人,想开口告知,蓝玲珑就使了个眼色过去,唐啸君只有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却见这穆熙乾,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就跳了开,那动作之滑稽,惹得蓝玲珑一手捂着嘴儿,另一只手撑在唐啸君肩上,浑身抖个不停。

这会儿就算再迟钝,穆熙乾也明白是被蓝玲珑给耍了。“好你个小妮子!”他倒也没真生气,只是装着愤怒模样,作势要追蓝玲珑。唐啸君只是看着他们追追打打,忍不住好笑来的,又怀念起儿时了。

“走吧走吧,时候不早了。”打闹完了,蓝玲珑走过来拉住唐啸君的袖子,“到时候曲师父要出来找我们了。”

闻言唐啸君却腹诽了一句,师父是不会来找我们的,肯定会遣白道长出来。

“小君你什么时候回去?我过来还想要找曲师父一起去过年呢。”唐啸君却摇摇头,说自己并不确定,“不过如果你要想一起过年,我可以去堡内把绵竹酒拿来。”

“那好哇!就这么说定了。”说着,蓝玲珑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小君你知道雪灵酒吗?”唐啸君自然不知,问她是什么酒。“其实我也不知道,也是道听途说的。”说着,她还吐了吐舌头。

蓝玲珑拉着唐啸君一路说个不停,唐啸君也一直听着蓝玲珑说些趣事儿,而穆熙乾则走在两人身后,那目光,如芒在背。

他不知为何觉得,这穆军爷竟然对蓝玲珑有是势在必得的坚定,穆熙乾对蓝玲珑的想法他能看清,那自家这发小呢?他有些捉摸不透。更何况,玲珑是叶伊自小领回家的,爱如掌上明珠,吃穿用度,当真如千金闺秀一般。

在浩气盟,毫不夸张说,蓝玲珑的爱慕者能有从主堡排到唐家集那么多。这穆熙乾……若是到了浩气盟里,怕不是也要被玲珑拿着大扇子抽着喊:“叫我蓝指挥!”

“我以为你们不到晚上,又是不会回来的。”进了屋子,琴雅看到这回来的三人,很是自然地说道,显然很是明白这两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白道长呢?”看了一眼屋子,并未发现白秦素,若是在平时,琴雅在这里煮汤,白秦素定是陪在旁边的。“鬼晓得这姓白的跑哪里去了。”琴雅眼神都没给一个,把手边的蛊盅拿了起来。

坐在屋子里,三个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又看看自己专心捣腾着不知道什么汤料的琴雅。看到那大锅子里那汤,蓝玲珑朝着唐啸君挤挤眼睛,意思是:难道我们晚上要吃这个?唐啸君看了眼那个在沸腾的锅,不知为何,竟吓得寒毛直竖。

他还是站起了身,决定到厨房里自给自足。其实比起厨艺而言,唐啸君更擅长酿酒,尝过他那绵竹酒的人都赞口不绝。

而看到发小跑到厨房里,蓝玲珑也是明白了,自然也是起身来到了厨房里。相比唐啸君,蓝玲珑即使被当做千金小姐养大,她却对吃的更感兴趣写,自然偶尔也会钻研些有趣儿的菜式,再加之叶伊那一手好厨艺,她亦是学到了六七分。

“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穆熙乾自然不甚明白他们的心思,却看到人都跑厨房,也就跟了来。“我跟你说。”站在厨房门口,悄悄看了一眼外面的琴雅,蓝玲珑是压低了嗓音,轻声对穆熙乾说道:“如果说师父最擅长烧菜的话,曲师父就是相反的,她最擅长做蛊,你想她做出来的是什么?”

听到这话来,穆熙乾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了,一头的汗。

———昏割———


在玲珑妹子(本体)的威逼利诱(。)下,我让她拉着她穆军爷出来溜溜,感谢有这个基友的陪伴,小君才不会迷茫

发表于2018-03-18.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