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十八)

上一章(十七)


18.金鱼落音琴

 

“嚯!”看到唐啸君怀中这架琴,白秦素倒是小吃了一惊。“琴身乃是整块昆仑雪玉。”这琴本就是神农式,汉代桓谭《新论》中记载:“神农之琴,以纯丝做弦,刻桐木为琴。至五帝时,始改为八尺六寸。虞舜改为五弦,武王改为七弦。”这架琴同样为丝质琴弦,与所记载有些许相似。

——蓝玲珑自小在秀坊学习的是琵琶,一曲《楚汉》弹的极为出色,如今每次听来,真颇有阵营攻防之感。而叶伊除却琵琶外,确实还会琴,唐啸君想起那架名为“飞花落泉”的琴,却是自从林将军走后便没再响过。

再一仔细打量这架琴,白秦素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唐啸君手中拿过这架琴来,手悬空一拂。只见这琴头白玉渐渐变得透明,那玉石中,出现两尾金色有寸长鱼来。“金鲤龙?”看到那两尾鱼时候,琴雅亦是吃惊。

而看到唐啸君不明所以然,自然是给他解释。“小君你该知道鱼跃龙门这一传言吧?”看到唐啸君点头,琴雅继续道:“并非所有鱼越过那龙门都能成龙的,只有一种鱼,那便是金鲤龙。这种金鲤龙本就是龙之一子所传承,跃过龙门自然就是龙了。”

“难得一见的整块雪玉制琴身,天桑喂养的月蚕丝做琴弦,雪玉中还有两尾金鲤龙。”白秦素把琴还给了唐啸君,轻声笑道:“小君当真是好运道。这架琴名为‘金鱼落音’,是那边以为极有名的斫琴师所斫。”

白秦素总称呼他们所在为“那边”或是“那头”,而不知是为何,现在是要说到“那边”来,唐啸君就想起张墨筠来。那一身风骨,淡漠出尘,这把琴真真是能衬托。

唐啸君就生出要把这琴,送给张墨筠的想法来。毕竟,张道长数次救了他——唐啸君是这么想的。

“我记得,臭小子并不会弹琴吧?”琴雅一挑眉,她不是没见过唐啸君吹竹叶,如果那也算会乐器的话。“你是要给伊儿么?”她更记得,叶伊那架琴封存了六七年。“不是,我……要送人。”看着手中的琴,唐啸君说道。

“送人?送琴啊……”白秦素闻言,说这话时候,有些意味深长。琴雅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这琴怎么说都不是凡物,”她只哼了一声,便不理会白秦素,对唐啸君带着些许师父的威严,语重心长道,“你要送人,还是三思罢。”

而在琴雅说这话时,唐啸君却有些恍惚,张墨筠淡漠精致的眉眼仿佛是就在眼前。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三思?这还有甚么好三思的,唐啸君看着前方,双瞳却没有焦距。他下意识就认为,不凡之物,就应当属于不凡之人。自然,送给张墨筠,没有什么不对。要是琴雅知道自家徒弟脑袋里想得是另外一个男人,她保准会气得叫自己那两条蛇把唐啸君捆起来,然后大喊着师门不幸。

自小,唐啸君就是个聪敏好学,却同时还十分调皮的孩子。他和蓝玲珑,没有少被自家师父教训过。相比较蓝玲珑上头还有个师姐,她有时候会被拿来与师姐比较,当然唐啸君也有过。小时候闯祸过了,琴雅就叫自己家的蛇恐吓他,时间久了唐啸君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只是恐吓。而叶伊,则是教唐啸君抄书,把道德经、论语的抄个十遍,想不倒背如流也难。

这是成年后,唐啸君十分感激的地方,若没有幼时这般抄书,大约他与莫君逸甚么共同语言都不会有了罢?

蓝玲珑要是知道唐啸君有这般想法,也一定会气个半死。

不知不觉,在琴雅这边待了快三个月,在九月中旬时候,蓝玲珑突然找到这个地方来。与蓝玲珑一道来的,是一位自称穆熙乾的军爷。

乍一见到是那军爷,在毒池边的唐啸君是十分的警惕,随后,便看到一脸愤愤,快马加鞭赶来的蓝玲珑。“姓穆的,你真是可以的!”跳下马来,蓝玲珑是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穆熙乾跟前,指着他就怒骂。“我说玲珑姑娘,这可是愿赌服输啊。”穆熙乾脸上挂着笑。“我……你作弊!”看到如此嬉皮笑脸的穆熙乾,蓝玲珑怒到手叉腰。“之前打赌,可没说不能给人下障碍。”听到蓝玲珑如此指控,穆熙乾自然有去语,堵得她张口结舌,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姓穆的,你给我等着!还有,谁准许你直接叫我小字的?”

哼了一声,蓝玲珑是十分欢快来到唐啸君面前。“小君!”看到前来的发小,唐啸君自然是有些诧异的。“玲珑,你怎么过来了?”

“师父问我你去哪里了,我说肯定是到曲师父这边来,正巧我们那儿准了假,我就来找你玩儿了。”对于浩气盟有了假期,蓝玲珑自然也乐得跑到琴雅这边来。

听到外边如此热闹,琴雅自然而然就出来看个究竟,一看到蓝玲珑,脸上也笑开了。“瞧瞧,我们的大姑娘来了。”蓝玲珑一看到出来的琴雅,就上前去行了个礼。“曲师父!好久不见啦!”说着,就转过身来,对着穆熙乾没好气道:“姓穆的!把师父的东西拿出来!”

穆熙乾倒也不生气,依旧是笑嘻嘻地,拿出了一个包袱。

“在下穆熙乾,正职天策府归德司戈。”对着琴雅,穆熙乾正正经经行了一礼,随后将那包袱交给琴雅继续道:“叶伊乃是我义嫂,义嫂得知玲珑姑娘要前来川蜀,便叫我随行。”听到穆熙乾叫“玲珑”二字,蓝玲珑是瞪了他一眼,可惜穆熙乾没看见,浪费了她一个表情。倒叫唐啸君看了整个过程,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

发现发小摇头,蓝玲珑转头看到了唐啸君的表情,也瞪了他一眼。

“伊儿是你义嫂啊?”琴雅看了眼接过的包袱,又看了看穆熙乾,“那行,你就叫我曲姐吧,我可比你义嫂年纪大些。”听到琴雅这么说,穆熙乾眼角一抽,又看了看琴雅。他一直觉得,义嫂叶伊这般快四十的人看上去三十模样已经是很奇特了,如今又有个超过四十之人,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

不禁让他慨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都进来吧。”说着,琴雅风情万种转身进屋去,对着外边人说道。

蓝玲珑是欢快地跑过去拉着唐啸君就进屋去了,而在走过穆熙乾时,唐啸君就感觉到这位军爷这一瞬间肌肉紧绷。他对这并不陌生,在他防备时候,他亦是会如此。他看了一眼这位军爷,却也没说什么。

此时穆熙乾也看着他,脸上并没有笑意,脸色冷淡,与方才那对着蓝玲珑嬉皮笑脸之人完全不是同一个。唐啸君立马就知道,眼前这位军爷与他一样,对不熟识之人便是冷着一张脸。

他与这位军爷都是满身的血腥气,不过那人是血战沙场,而自己身上挂的都是人头。

“别看了,别看了。”发现自己发小和穆熙乾在对视,蓝玲珑很是不高兴地一把拉过唐啸君的袖子,把他将屋子里面推。“那个姓穆的有什么好看的。”说着,脱口而出一句吴侬软语来:“看撒么子看,啊么撒好看呃,伊老烦呃,走走走。”

听到这样莺莺呖呖,如黄雀般娇滴滴地话语,穆熙乾还是有些怔愣的。虽说是常常往江南走,穆熙乾却还是不能明白这吴侬娇语的意思。那拐着弯儿的语言,听得细软柔美来,想要明白还是需要常住在那头的。

而唐啸君不同,他自小被琴雅带走,虽说是堡内弟子,却也是有些时日待在琴雅与叶伊身边的。叶伊专请了先生来教授官话与四书五经,对于江南话,他自然也是会说的。

“好漂亮的琴!”一看到那架琴,蓝玲珑是离不开眼,看上去很是喜欢模样。“这是小君淘来的。”琴雅对蓝玲珑说道。“你是要把琴送给师父吗?”她有些诧异。“不是。”唐啸君直接否认。“诶?”蓝玲珑眨巴着眼睛,显然有些没明白唐啸君这琴怎么是不送给叶伊的。

唐啸君没有多说些什么,而是拿出了另外的东西递给蓝玲珑。一看到那漂亮的发簪,更是惊呼了一声。“小君你那哪里淘来的!”从唐啸君手中拿过这发簪,在手里是翻来覆去看,爱不释手。

“哟,是有客人。”白秦素走进屋子来,看见两个陌生人,带着询问眼神看向琴雅。“这是玲珑,伊儿的二徒弟。”听到这个名字,白秦素像是并不陌生。“原来是小玲珑啊~”听到眼前这位白发道长这么唤她,蓝玲珑是有些茫然。“这只姓白。”琴雅很没好气说了白秦素的姓。

“原来是师父提到过的白道长。”对于这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白道长,蓝玲珑确实有些好奇的。其实就算是叶伊,都没有见到过白秦素。

“说起来,玲珑你是来找小君回去的么?”琴雅问蓝玲珑。“没有啊~就是来找小君和曲师父玩儿的!”说着,蓝玲珑朝着唐啸君眨眨眼,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哟,小玲珑终于闲下来了?”琴雅调侃她。“曲师父!”蓝玲珑有些无奈,自己加入浩气盟这事儿,还只有自己师姐、师父和发小知道,琴雅只知道她平日里有事比较繁忙。

“行了行了,你们自己捣腾去吧。”拿着叶伊的包袱,琴雅也不管他们了。

看到琴雅让他们走了,蓝玲珑欢喜地拉过了唐啸君,就要离开屋子。


发表于2018-03-08.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