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情潇(一)

1.初遇

 

第一次见到唐啸君的时候,是在长安城外的茶馆里。原本只是想喝口茶,再行去找自己的好友。到了茶馆才发现已经是满座,张墨筠只好同一个唐门弟子拼一桌。

若不是自己好友和关系较好的师兄在浩气盟,且他偶尔为浩气做事,他也不会到长安来。

自然,那也是唐啸君第一次见张墨筠,只觉这道人与他以往所见那些纯阳都不同。张墨筠身材颀长,眉目精致却异常淡漠,举止优雅,也能看出他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这样便惹得唐啸君多看了他两眼。

唐啸君却不知,他在打量张墨筠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唐啸君那半张脸未被唐门专属的面具遮住,露出的小半张脸却也得以看见这个唐门弟子那些许的冷厉俊美。

却没曾想,旁边一桌上发生了争执,这二人本是安安静静地喝着茶,突然一个茶盏就往他们这桌飞来。

唐啸君本就是唐门中人,在唐门面前耍暗器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只见唐啸君左手一翻,轻轻松松就接住了飞来的茶盏,然后又是轻轻一送,又将茶盏送回了原本的桌子上。

旁边原本是闹得不可开交的几人中,有一个看到了唐啸君这般动作,自然是觉得自己被挑战了。“嘿,你这家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呢,同伴就拦住了他。“你没看到他戴着面具,是蜀中唐门的人。”

往往一提到唐门,便是一身不寒而栗。

原本这是不会引起张墨筠的注意,却在唐啸君离开时候,问老板娘要了两个稻香饼。随后,他走到茶棚外头,将稻香饼递给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

长安城外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却不曾有人注意到那么一个总角的小丫头。张墨筠仔细看了看,那个小姑娘未曾有过影子。

不过,既然是无害的鬼,他也不会过多关注。张墨筠便离开了茶棚,是要去长安城内的医馆。

届时,张墨筠的好友、这个万花的医馆里头有许多伤患,唐啸君原本只是替浩气办完了事,正巧都是在长安,便去医馆里走一遭,寻自家师姐。

“安先生。”唐啸君招呼道,这医馆的主人、一身墨衣的安子倾微微一笑,显得是温润如玉。也只有张墨筠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许久不见了,你师姐就在里头。”唐啸君点点头,也就走进了屋里去。

却也不禁偷偷看了张墨筠两眼。

“他是浩气的新人?”许是因为第二次见他,张墨筠难得勾起了好奇,便问这好友。“唐门唐啸君,”安子倾放下了笔,“不是阵营中人,却也帮浩气做事。他一般是唐门的刺客工作,或者是长安同捕快们一道。你问这个作甚么?”安子倾突然有些奇怪。

“好奇罢了。”张墨筠淡淡地说道。“难得,你竟然会好奇。我以为,你的生活只有是修道、除魔。只修长生道,不问凡尘事。”安子倾对着自己这好友是看了又看,仿佛张墨筠是被什么附身了。

里头房间里,唐啸君却和他师姐也是如出一辙的谈话。

“外面那位道长是来向安先生求医的?”将从蜀中带来的食品给了师姐,唐啸君问道。“你回堡里去了?外头那位道长是安先生的好友,张墨筠张道长。”师姐却有些吃惊,“师弟你不是……只关心那个人么?怎倒是关心起别的道士来了?”唐啸君摇摇头,便不再多说什么。师姐也就不再多说话,她知道那人在唐啸君心中分量何等的重要。

“说起来,师弟你之后可有什么要紧事?”唐啸君听得这句问话,怔了一下,摇头说没有。“那就好,过两日就是七夕了,我们姐妹几个约好了去扬州放花灯。”那又与我何干?唐啸君心想,却没有说出口。“我那些姐妹们有带着情缘一道去,你师姐我却没有情缘。”说着,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看向唐啸君,意思很明确,便是让他陪了。

唐啸君本是想拒绝的,却见师姐那笑容,只好答应了。

但是唐啸君忘了一件事,从长安到扬州,必须经过枫华谷。枫华谷红叶如火,算得上是大唐美景之一了,在唐啸君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感觉。

唐啸君总觉得,那些红叶,是用血染上的色。况且,在他身上,还有一个问题。不管是平日里,他走在街上,还是他要去完成任务,总能莫名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

更何况,这是在这枫华谷里头。

让唐啸君有些讶异的,是那个一脸漠然的道长,也与他们同路。

“枫华谷还是这样,”安子倾环顾四周,说道。“一进枫华谷就能闻到一股血气,真不知道枫华谷有什么好的。”唐啸君听到师姐这么说,是深表认同。“澄姑娘,这枫华谷的红叶可是大唐十大至景之一啊。何况,枫华谷要比洛道好上许多了。”唐啸君的师姐单名一个澄字,浩气盟里头,都叫她澄姑娘。

洛道……

唐啸君不自觉就想起了十数年之前,洛道的相遇。

那时的唐啸君也就刚出师,自以为是学了天下第一的武艺,十五岁的年纪就外出闯荡。从十三岁,他就开始了他的刺客生涯,那两年的时间很好的磨砺了他。

许是因为每一次的任务都顺利完成,就算遇到一些小问题也能逢凶化吉,这让唐啸君心里有了些许傲气。

他便拜别了师门,外出去闯一闯。

这一日,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洛道。不是没有听闻过洛道毒人的传闻,只是他觉得那些半死不活之人,不足畏惧。寻了一匹快马,就打算穿过洛道。

唐啸君主修的是天罗诡道,就算身上携带再多的机关暗器,面对这络绎不绝、蜂拥而上的毒人也是会用完的。面对着即将弹尽粮绝的处境,唐啸君暗自叹了口气,若是给他那么一小会儿,制造机关就再好不过。

“小心身后!”突然就有一个声音提醒他,唐啸君一愣,转身看见一个一身白袍,手中提着一把剑的少年。那人看年纪,应该与他差不了多少,那一身白袍、束冠,手中那把剑,说明他可能来自于纯阳。

看到身后那几个扑上来的毒人,唐啸君暗自心惊。若不是他的提醒,他可能就交代在这儿了。“莫要分心。”那人对唐啸君说道,“这里的毒人,可顽固得很。”

“道长能否坚持片刻?”唐啸君沉思了片刻,询问道。“我最多也只能坚持一炷香的时间,不知你要作甚么?”那小道士听到唐啸君的话,问道。“做机关弹药,若我这一批机关能够做出来,也许我们都有活命走出洛道的机会。”

那小道士点点头:“好,那就交给你了!”说着,立刻在唐啸君身旁,一扬剑放了镇山河在二人身边。

这一会子,靠了小道士的坚持,就让唐啸君做成了足够多的机关弹药,二人说不上顺利,也只能算是毫发无损就从洛道出来了。这是二人都没曾想到的。

二人一路疾驰,到了洛阳找了间客栈才敢放松下来。要了个清净的小包间,二人卸下了武器,点了一大桌子菜,便是胡吃海喝一通。吃完了,看看桌上那一片狼藉,二人又是对看,最终大笑出声。

唐啸君觉得这小道士很对自己胃口,便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不知道长如何称呼?”这小道士显然也是性情中人,笑笑说道:“莫君逸,你就唤我君逸罢。”

唐啸君同莫君逸这天南海北的一聊,发现二人有不少的共同之处,是越聊越投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唐啸君说自己这一路上从成都来的所见所闻,而莫君逸则是说些大唐趣事。

二人年纪相仿,也都是刚出师门,又这么一同患难了一路,也是有相惜之情在。

“闻得我师兄说,这东都洛阳,可谓是: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①】”吃饱喝足,聊完了,就说起了二人来洛阳的目的。“也算是来见识一下这边。”莫君逸如此说道。

“也好,”唐啸君闻言有些高兴,“我也是第一次来洛阳,倒是可以到处走走看看。”

不过……唐啸君突然看向了莫君逸,觉得有些奇怪,这纯阳宫的小道士倒是和他以往见到的有些不同。以往那些纯阳门人,大多都是清修惯了的,就算是在外面走动,也总是带着些远离人世的气息。

而眼前这人,却有些像是对这外头的一切都好奇的感觉。

“好罢,”莫君逸说道,“今日早些去歇息,明日里大早我们就出去。”

对于这样的提议,唐啸君自然是同意。

这之后,二人便时常在一起游山玩水。若是唐啸君有了什么任务,莫君逸也是帮衬一二。

后来,唐啸君时常在想,若是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相遇,是不是自己早有准备,就不会再见到这样的结局?

只是,他知道,一切都不会有假如。

 

 

【①】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此句来自《红楼梦》,原文中,指的应该是江南一带地区。此处引用,指东都(洛阳)西都(长安)这一块热闹繁华的地区。


发表于2017-06-04.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