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异闻录(四)

第四章万万没想到我买回来的居然是个老司机地冥

 

 

     绮罗生总觉得眼前这个叫落轻竹的姑娘,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是就算觉得哪里不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

    那……究竟是哪里不对呢?看到面前桌子上那一大堆吃的,绮罗生坐在桌子上,又抬起头来看了看落轻竹。

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本所在的那个不一样,他很肯定,而且这个世界看起来很是平和。另外……眼前这个姑娘很是热情,从他刚到这个世界开始,落轻竹就一直给他拿吃的东西。这早餐,又是一大堆。

不能仅仅是拿吃的给他,还特地收拾了一间客房,担心他住不习惯再三表示可以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他。他看了看那间有他海报的卧室,拒绝了落轻竹的好意。

早上十点,快递员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落轻竹的快递!”只见原本在自己房间里整理的落轻竹欢快的跑了下来,哼着歌从快递手里接过了快递盒子,然后是一脸兴奋地招呼绮罗生。打开盒子那一瞬间,落轻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迫不及待想把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塞回去,没想到那家伙一下子变成了黑发版神毓逍遥的模样。“啊……”看到地冥无神论的瞬间,落轻竹很头疼,仿佛见到了暴雨心奴一般的头疼,她于是决定马不停蹄地带着俩豆丁去君攸宁家里。

途中,她询问商家,那商家没想到一点都没有悔过之意,还建议她把那个地冥娃给买下来。

好吧好吧,买个地冥你们给我送最光阴是吧?

啧啧。

然而到了我家里啊,落轻竹同志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没有头疼,只有更头疼。因为,我家也有俩大宝贝,然后其中一个就是天迹。

我看到轻竹落同志的同情的眼神了,闭眼好吗。

“我突然想起了小可。”拿出了一堆吃的东西,我发现好像自从有了天迹之后,我家的食物是急剧增多,然后又急剧减少的?把东西放到了桌上,我指了指他们四个:“看你这个,还有我买的两个,我怀疑那家店有问题。”打了个哈欠,这般说道。“什么意思?”然后,我就又起身去给轻竹拿出了属于她的马克杯,马克杯上印着一个撑着伞的绮罗生。

因为互相家里都知道的,所以也就会给对方准备一点东西的。“恐怖宠物店。”给轻竹泡了杯奶茶,端给她后说道。“那是什么?”她原本是看着我把茶杯端给她再给她加冰块的,听到我提刀这个,就抬头问我、

“这个世界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壹原侑子的话,她应该能明白的吧?而且,恐怖宠物店的性质和这个又不大一样。

“那就是说……”

“继续买!”我肯定道。

然后坐在桌子上吃着东西的四位豆丁(性别男),一脸莫名看着这俩姑娘家的,说了一大堆不知所谓的话,最后达成了一个诡异的共识。

“亲爱的,来来来~”我就去到书房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来到客厅里,招呼轻竹。打开了淘宝,那个叫做“偃师之魂”的店铺,发现又有好多JP娃下架了。于是咱们两悄咪咪地讨论着,一定要找些安静点的娃,逗比的也行!反正至少……不会像天迹地冥那样一见面就炸的。

我和轻竹这边正这么说着呢,那边那两个果然杠起来了。他们杠起来的时候,总是先打嘴炮。一个说迟早要把你家师弟雕兄等人做掉,另外一个说你想得美今天我不打的你满脸桃花开我就不叫天迹。

“像杀之前,要相爱才够精彩。”绮罗生边喝茶边说道。

“嚯~”我和轻竹斜眼看绮罗生,一副“行家啊”的表情。

“对了!”我想起来了!突然拍桌子,在桌子上剑拔弩张那两位被拍的震了起来。“轻点儿轻点儿。”轻竹是一把抱住了绮罗生。“那家店名叫偃师之魂!”我看了一眼绮罗生,鼠标指向了淘宝店名。

“怎么了?”轻竹也放开了绮罗生。有些不明所以,当然,剑拔弩张的那几个也一脸莫名。

唉……“你们等等哈。”我光着脚丫子,就跑到楼上去了。

拿出了我那工作笔记,一本绿色的有倒五芒星与一个恶魔头的活页本,开始迅速翻了起来。“偃师,是记载在《列子·汤问》中的一位工匠,他专长制造能歌善舞的木偶。”说着就把本子放在了桌子上,指向了其中一行,那一行写着:巧夫!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

逍遥哥此时是吓得吃叉烧包噎住了,把大漠苍鹰给吓一跳,赶紧倒了杯茶给他拿过去。“你是说,我们其实真的只是人偶?”他那一双紫色的眸子看向了我,大眼睛眨呀眨呀。不行……我一定要找个奶妈给我补血。

等等我自己好像就是离经来的?

“不……我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叉起了一块凤梨,用凤梨点了点逍遥哥,“偃师所造的人偶,只是能歌善舞而已,而你们,出现的时候还带着自身的功体。虽然不是很厉害,隔空切西瓜还是没问题的。”

“啊?”逍遥哥的语气是有些失落的样子,“我们的功体只能隔空切西瓜吗?”那语气就像是在云海仙门的时候,他对云徽子说“啊?我的存在就是君奉天的师兄?”一模一样。

“重点难道不应该是还能隔空切吗?”轻竹端着茶杯,对逍遥哥道。

“重点难道不应该是这些偶比地冥家的蜡像牛逼多了吗?”说着,我摆摆手,“不对不对,应该是再多弄点JP娃回来吗?”说错了!

“你对眩者的永夜蜡像馆很有意见吗?”地冥拿起了权杖,还居然戳了戳我的手,虽然那种牙签似的东西,还是很痛的……下意识就抬起手来一巴掌拍了下去。“喂喂喂!”就见轻竹杯子差点没掉地上,马上伸手抓住了我。

被轻竹拉住之后,我看看自己的手,确实幸好没把地冥当成蚊子,于是直接吐槽道:“你说你到底什么毛病,居然拿逍遥哥的蜡像放在自己家里?这样难道不是变态所为吗?”简直痴汉啊地冥老师!

逍遥哥大宝贝儿第二次惊吓,差点儿没从桌上掉下去。我是被吓一跳,你好好儿的,做坐桌边干啥啊!马上就伸手去接,不过还好大漠苍鹰及时拉住了逍遥哥,额……的头发。

“雕兄……”紫色的眼睛立马变成了水泡泡。

“看到天迹的蜡像,眩者当然是无比愉悦。”听到这话突然想到的是“愉♂悦”,法克,我还能不能好了……而一听到这话的逍遥哥,是立马正经了起来。“地冥,你这个……变态!”说着,降神谕,一招天行日月就要和地冥怼起来。

“我觉得吧,地冥肯定在蜡像馆里面对天迹的蜡像做过酱酱酿酿的事情。”落轻竹看了看怼起来的俩人,对我说道。而此时我们却不知道,坐在一边喝茶看风景的绮罗生,也突然就想起了暴雨心奴。大漠苍鹰有些头疼,求助地看向了我。

嘶……雕兄啊,你这是什么毛病啊?

总觉得,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就竖起来一把将两人隔开了。“你别这么说,说的好像地冥是老司机似的。”对轻竹说了一句,然后提议她最好这俩家伙还是不要轻易见面为好,不然……所有人都看向了剑拔弩张气氛的两人,深以为然。

“那好吧,”轻竹是一把拉起了地冥的领子,另一只手伸向了绮罗生,叫绮罗生坐在自己手心里面。“有事就直接联络了,我先回去了。”对我看了一眼,密聊我说记得别忘了买JP娃,我也密聊回去说是知道了~

“眩者还会再来的!”爬到轻竹的肩膀上,地冥老司机对逍遥哥说道。“最好你赶紧被猫叼走!”逍遥哥怒怼,还把叉烧包扔出去了。

唉,法儒爸爸你在哪儿啊……

然而在等我后续购入的JP娃的时候,有接到一个是“天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业务找我,说是有个学校要校庆,做的是汉服系列的活动。好像是之前看到我在微博上发的图片视频什么的,希望我能参加这个活动。

因为院校是他们老大的母校,自然是不是去一分费用,还会给参与的人员出场费。因为是汉服和那个公司的名字,我想去跟他们谈谈这个合作,于是说好了就在逍遥哥到我家的第三天去公司谈合作。

然而……


发表于2017-06-04.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