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异闻录(三)

第一卷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第三章地主家傻儿砸的老婆才是个大美人

 

    落轻竹和我道了别之后,就准备下楼去乘地铁二号线。还走在台阶上,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珠子,你到魔都了吗?”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钱昊天。“刚到,怎么了?”一看到地铁的关门灯在闪烁,她赶忙跑了过去。

    “没有,就是有点想你了,要不晚上吃个饭吧?”看看时间,也才下午三点,但是刚才在机场等转机的时候,物流提示她快递今日正在派发。此时此刻,落轻竹想看到的并不是身为男友的钱昊天,而是那个正在派送中的男神绮罗生。“不了,有点累,想睡觉了,要不明天吧?”她拒绝了钱昊天的邀饭。

“累?”那头的钱昊天有些不满,“明天我们公司聚餐,而且你每次都这么说。结果我每次打电话找你,你都说在看什么木偶戏。”那是霹雳布袋戏!落轻竹腹诽。“一群木头人有什么好看的?”总比你好看!

“你不会跟君攸宁在一起吧?”钱昊天突然提高了嗓音,“都跟你说了不要跟她在一起,这个女人神经兮兮的,还总喜欢穿一些奇怪的东西。”汉服是奇怪的东西吗?落轻竹突然就想起来那天君攸宁把钱昊天从好友群里面踢出去的时候说的话:奇怪的东西?那你也不要说中文了,那对你来说也是个奇怪的东西,滚!

要不是刚刚相亲的时候,觉得这人还不错,加上他是妈妈的老友介绍的……

“可是我今天真的很累啊。”她也拔高了声音,看到旁边的乘客投来了怪异的目光,落轻竹放低了音量。“而且几个小时前刚刚从国外回来。”虽然在飞机上睡饱了的。“你一女孩子的,为什么要找这样到处跑的工作,不知道这样很不安全吗?我不希望以后我亲戚都说我没能力,我媳妇儿都在外面工作。”听到这句话,落轻竹差点没炸。

我在外面工作还不是因为我喜欢现在做的事儿,外加我想用的是自己的钱,虽然我并不缺钱。但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允许我看布袋戏,还不让我看动漫,你以为你谁啊?哦,看动漫就是不爱国了咯?那你那么爱国,怎么连汉服都不认识啊?还有,我们现在只是谈恋爱,还没有确立关系,别说的好像已经领了证一样的。

我周遭的所有人排行下来,你是最不重要的!

“说完了吗?”听到钱昊天那边的话音落下,落轻竹反而冷静了下来。“珠子?”她淡淡地说道:“那就这样吧,祝你找到一个能帮你在家里孝敬爸妈,替你打扫房间承包所有的家务,会做好吃的饭菜,不会化妆,不败家,不会玩游戏,支持你所有的事情,觉得你说的都对,不出去上班的媳妇儿。”说完这段,落轻竹又加了一句:“建议你买个机器的女娃娃吧,以上都符合。”

说着,就挂了电话,在周围乘客震惊的目光下,下了车。

有点不爽。想着反正家里也没人,自从出现了剑三的技能之后,她有了一大笔钱。通过君攸宁,找到了一份比较特别的工作之后,她发现自己很闲。恩,很闲就能补剧。然后,就买了一套大房子,不用再活在爷爷和堂哥的阴影里了。再然后呢……撺掇爹妈出去旅游,爱玩多久玩多久。

有时候有些羡慕君攸宁这个女权主义者,还是重女轻男的家庭里面出生的。她看上去是个世界观比黑洞还大的人,却也有着自己的底线。同时她也对素还真肃然起敬,包括君攸宁也是。素还真这样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人?

儒有君子小人之别。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若夫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且如扬雄以文章名世,而屈身事莽,不免投阁而死,此所谓小人之儒也;虽日赋万言,亦何取哉!

大约……也只有书中有,也只有,布袋戏里有了罢。

买了自己想吃的东西,晃晃悠悠在门卫取了件,小心翼翼就抱着绮罗生回到了家里。嗯,有时候还是安静的好。太阳还未西下,她突然托腮看着窗外。

日暮斜阳里,愿君生绮罗。

突然就想起了君攸宁写的这两句诗,突然就又想起了自己还要拆快递来着。于是放弃了伤春悲秋,对着一个快递……外包装食指大动外加流口水。

盒子里的可是绮罗生啊,嗯,绮罗生……

落轻竹突然想起了某个表情包,想必她现在的表情,就像那个很荡漾的表情包一样……也很荡漾。诶嘿嘿~绮罗生~要是君攸宁在身边看到她这样,一定会吐槽:收起你那淫荡的表情,淡定!

怕自己的刀或者剪刀伤害到里面的绮罗生,即使只是一个偶不会叫痛,落轻竹还是舍不得的。她决定用内力,这修炼了一年的内力,终于派上用场了。喵哈哈!刚一开封带,就见一只白花花的小手冒了出来。

落轻竹很懵。

卧槽什么情况?怎么有只手?手手手手手????

吓得她马上就把盒子给丢了出去。她想起了自己曾经经历的灵异事件,那时候她还没有剑三技能,那时候她还是个普通人。

不过好像自从有了技能之后,遇到的事也少了诶?

等等,我到底在想什么啊!!!但是……那个到底是什么?

落轻竹决定非常谨慎地跑过去,看看究竟怎么一回事。她挪了过去,就看到那个盒子里爬出了一个白花花的……

绮罗生?!!!!!

居然是一个JP娃大小的绮罗生!!!

绮罗生站了起来,拿起了掉出来的扇子,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看到了等着她看的妹子,他欠了欠身,道:“在下白衣沽酒绮罗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然而,眼前的妹子盯着他看,看到仿佛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位姑娘……?”

然后,绮罗生发现自己被眼前这个体积是她数倍大的姑娘给熊抱了。“哇!!!!活的绮罗生!”说着,就把绮罗生捧在手心里,开始用脸蹭。“姑娘……?”想要制止这个姑娘的行为,却不想自己都被蹭的说不出话来了。

蹭够了的落轻竹终于意识到,眼前的绮罗生还只是个孩子,啊不对,还只是个JP娃。她马上把绮罗生放到了床上,而绮罗生被她蹭的有点懵。放在软靠垫上的绮罗生此时的表情,在落轻竹看来就是“一个大写的懵逼”。

意外归意外,落轻竹还是知道轻重的。等绮罗生回过神来了,她询问起了绮罗生的来历,很快便确认了这个绮罗生就是布袋戏里那个,同时也想向绮罗生介绍这个世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说来说去的,总觉得自己说的有问题,于是决定放弃了,打算把这个难题扔给君攸宁。

既然有活生生的绮罗生,怎么能没有傻狗砸呢对不对!一想到最光阴,落轻竹是一把跳了起来,把自己所有吃的东西一股脑儿都放到了绮罗生面前。“绮罗生,你先吃,我去去就回。”说着,跳起来开了电脑。

在之前买绮罗生的店里下单买了一个最光阴的JP,才想起来这个绮罗生都不知道是怎么会变成活体豆丁的,那不就是不能确定买回来的最光阴……

哦不对,那个最光阴肯定是JP不会是活物的啦。

不过……诶嘿嘿嘿嘿,过了不久就会看见一个最光阴啦哈哈哈哈哈。

落轻竹是很兴奋的,身为一个最绮党,既然有了绮罗生,怎么可以没有意琦行呢!

有了地主家的傻野兽,怎么能没有美女呢!

刚刚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好像没有吧?嗯,就这样愉悦地决定了!

 


发表于2017-05-28.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