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鹰迹】蓝莲花(一)

剑非道觉得很奇怪,自从大漠苍鹰死了之后,天迹除了办正事之外,几乎都泡在天宙之间。他自然还记的那日天迹前辈的情况,显然是急红了眼,誓不放过地冥,便一阵风般飞了出去。好在后来法儒尊驾阻止了天迹前辈,不然……
不然会发生什么,剑非道仿佛能察觉一二。这样的情况,他不是没有经历过。轻叹口气,他抬头。
“晚晴……”
剑非道却不知,在他叹息时,有一道虚影进了天宙之间。
“好友……”天宙之间里的天迹却在看剧时候睡着了,那道虚影也只能叹气,因为他根本无法将眼前熟睡之人带走。
奈何?奈何。神毓逍遥,若我不是虚影,是不是就能安慰你一二?
那包木炭被放在一旁,不曾有过被动用的痕迹,那虚影多希望自己能够触碰到它们。而这段时日天迹一直呆在天宙之间,这木炭也一直在这里,睹物思人,何其伤感。
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难得安静下来的天迹,仿若池中一朵蓝莲,玲珑剔透。虚幻的手伸出去,却又收回。事到如今,一切都已如风,不会再有什么可能性。
忘了罢,幻影对自己说,忘了罢大漠苍鹰,你就只有到这儿了。再看他一眼,你就该离开了,这里已经不属于你。
他合上眼,只待最终的黑暗。
“雕兄……好友……”唯独剩下那人的喃喃声。


再睁眼时,看到的却是天下第三人。
“你终于醒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模样,大漠苍鹰不可置信,明明自己就已经死了才对,为何会……
他自然还记得,成为鬼魂时,所看到的场景。天迹拿着他的头,然后……
他看向自己的手,那是真实存在的。“我……”他问天下第三人。“详细情况你得问天迹,他为了复活你现在还是体力透支的情况。”秦假仙摇了摇扇子,一句话打发了大漠苍鹰,实际他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情况。
大漠苍鹰决定去看看。
“天迹?”他走进屋内,看到的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女子。白发紫眸,像极了某个人。“姑娘是何人?为何会在天迹的房内?”只见那双樱唇轻启,慢慢吐出两个字:“好友……”随着这姑娘娇声萦萦,那双紫眸立刻变得水汪汪的。一百个念头飘过大漠苍鹰的脑海,这却是唯独没想到的一个可能性。
天迹·神毓逍遥,是个女的。
“你……”知道这个事的时候,大漠苍鹰如遭雷劈,与之相比自己死而复生已经不重要了。
于是就浑浑噩噩,离开了。
然而在走出房间,面对大众的时候……
“我勒个去!天迹你居然是女的!还是个水妹子!”秦假仙也是不可置信。“好友!你要相信我绝对是男的!”当剑非道和大漠苍鹰看向他时,他……不对,是她立刻反驳。“前辈……究竟……是什么情况?”
天迹娓娓道来。
原来天迹知道极寒之地的雪域上,有一种蓝色莲花,能使死去的人复活,而普天之下这花只有一朵,五百年才开一次。天迹为了找寻蓝莲花的,才不分日夜在天宙之间内看剧,一寻线索。然而在复活了大漠苍鹰之后的第二天,天迹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子。
活成了一个先天
还变成了个女的
天迹神毓逍遥,此生,圆满了。
“我该怎么出去见奉天啊……”天迹(性别女)撒泼,在霹雳车上嘤嘤嘤哭。大漠苍鹰很头疼,一切跟自己有关的事情,看来是要放一边去了。如果他,哦不,是她不是个逗比先天的话,应该看起来会是个高冷的美人。
恩,即使是他的时候,也很好看就是了。
大漠苍鹰是这样想的。


躲在天宙之间的第四天,天迹说是自己没脸见人了,所以才不出来了。其实不然,真·仙脚总管,已经死了之后再复活的大漠苍鹰表示,其实天迹是在天宙之间看剧喝奶茶吃蛋糕。
啊,当然还有叉烧包。
大漠苍鹰终于忍无可忍,拿着一笼叉烧包进到天宙之间。“你要懒在这里到什么时候?”他将叉烧包重重放到地上,居高临下看着坐着的天迹,语气有点嫌弃。
此时的天迹正在喝奶茶,看到她家雕兄用重语气对她说话,瞬间鼻头发酸。那双紫色的大眼睛漫起浓浓的水雾,连奶茶都不喝了,“雕兄,你居然凶人家!太过分了QAQ!”大漠苍鹰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居然凶人家……
凶人家……
人家……
这种女性化的口气,有点可怕。
大漠苍鹰打了个颤。
就见天迹丢下所有吃的,跳起来就跑了,期间还能听到她在嘤嘤嘤。大漠苍鹰非常头疼,这个天迹神毓逍遥平时已经很让人头疼了,现在变成女的,更让人头疼。
他走过去收拾天迹留下来的垃圾,却突然发现她坐的位置上有血迹。……?哪儿来的血?是天迹受伤了吗?大漠苍鹰不禁有些担忧了起来。

发表于2017-05-24.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