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异闻录(二)

第一卷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第二章 反正就这样吧,我知道逍遥哥努力过

 

翌日一早,我给书房里的海藻球宝宝们换好水,加上营养液,再把别的植物浇上水,一一搬到了天台上去。最后洗漱完,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开洗衣机,就要出门买早饭。

“你要吃些什么?”离开之前,先泡好一壶普洱,问坐在桌面上的逍遥哥。而他,正在看我的《圣经》。“叉烧包。”叉……好吧,你赢了。“你天天都吃叉烧包,难怪会变得叉烧包一样大小。”我忍不住就吐槽他现在的模样。

他听到我说话,目光从圣经上移开了,那双紫色的眼睛盯着我看:“你还可以买些别的,我很好养活的。”说着,还眨巴眨巴的。

我是一口气猛地顿住了……靠靠靠!!!哪里有速效救心丸!!!我滴个祖宗啊,我可能需要拨打120才行。

突然就在想啊,我是不是积了八辈子德了。

把iPad拿出来,调到了淘宝上去。“关注一下物流情况哦。”虽然我出去了带着手机,手机还会提醒我的。而那个iPad他捧在手里,就像是我们这般大小的人捧着个十来寸的电脑屏幕似的。“你家雕兄就要到了。”

昨天听到逍遥哥的叹息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难受了,就上淘宝到之前买逍遥哥的那家名叫“偃师之魂”的店去,想给他买个法儒爸爸。虽然吧…买回来的就是那种JP娃,不可能再像现在的逍遥哥那样活生生的存在,好歹他也有个伴儿不是么。只是,当我登录这家店的时候,发现法儒爸爸下架了,那就只剩下大漠苍鹰可以选择。

为什么还是之前买逍遥哥的那家店……因为这家店当天下单,第二天就能送到的。

“你说不可能是每个娃都像我那样,那要一个木偶有什么意思?”他戳戳屏幕。“你可以和他跳舞嘛,反正他不会反抗你。”不过好像就算是雕兄本人,也顶多怼你,不会反抗你的。“这个是怎么回事?”他指向我的另一个订单,那是一个枫岫主人的JP娃。“地址好像不是这里吧?”我推了一下眼镜:“是啊,是我家亲爱的那里。”

本来想给她买个拂樱斋主的,可惜也下架了。

“欺负单身狗么?”我不理会他,穿上鞋出了门。

正在熟食店给逍遥哥挑吃的,手机就响了。“阿君。”哦呀~“亲爱的w”会这样叫我的,就只有我家阿玉了。“你给我寄快递了?”那么快就到了?那雕兄那只也应该是到了的。“嗯呐~是一只三十厘米的柚子。”我点完想要的东西,准备去付账。“好的,那我马上回家拆。”

但愿会是个惊喜吧,虽然说出来是什么东西了的。

回到小区,门卫大叔说我买了好多东西。

是啊,为了端午的汉服活动,我也是拼了的。回到家里,我坐在书房里,这个时候逍遥哥把圣经搬回了书房。他盯着我,我盯着快递。

“快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急什么呀!

一打开快递盒,大漠苍鹰就迫不及待跳了出来。跳……????有了第一次逍遥哥的经验,看到大漠苍鹰出来,我是非常淡定。

“雕兄?”看到活生生的大漠苍鹰,连天迹都惊讶了。

“天迹?”果然,不管什么人,变成了团子都会很萌。

“我不是应该……”在仙山吗?那四个字,大漠苍鹰却没有说出来。“天迹,难道你也死了?”他突然就问那个和他一样大小的豆丁。

“我的木炭呢。”天迹突然抢话。“额……”大漠苍鹰看到了我,我脑仁疼,倒是叫逍遥哥去解释了。大漠苍鹰闻言沉默,这段时日在仙山上,看到那么多亲人冤家相遇。虽然也只是初到仙山,看到那么多人摒弃前嫌,他亦是沉静了下来,只是,那心底唯一的遗憾是还有歉意未来得及对天迹说,却有极其不希望在仙山看到他。

“所以说!”逍遥哥执起醉逍遥敲敲我的手,“攸宁!哪里有木炭?我们还来得及办个烧烤宴。”

嗯!说得好!

在生存和尊严中,我选择死亡。

只见大漠苍鹰是一拳头怼上了逍遥哥的脑袋:“别人的地盘,你好歹收敛点。”我把买的东西拿进来:“现在只有这个,而且,可别把东西掉我书上!”说完,我就坐下来开始整理资料。

吃着东西的天迹看到我手上这些资料,问我是些什么玩意儿。“啊……脑仁疼。”全都是一些历史资料,历史资料也就算了,还是文言的。文言的也就算了,有的还比较脆。“工作相关的资料。”我抄下一段文字后,合上眼前的书,“前段时间出现了一枚音息,很快就又消失找不着了,见到印玺的人说那是传国玉玺。”

这是在逗我么?传国玉玺?怎么不说是鬼玺呢?

“啊啊……”终于整理完了,然后突然就瞥见大漠苍鹰拿着JP专用的茶杯喝着普洱。看到我伸懒腰,朝着我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原来是逍遥哥睡着了。他靠着我的书,头一点一点的,我有点忍不住……

戳他。

软萌软萌的。

啊我好像才整理了一个多小时,一个时辰都没到,你怎么就把东西吃完还睡着了?而且,我看了一眼大漠苍鹰的碗,嗯,还是吃过东西了的,不过我估计大部分也是进了逍遥哥的肚子了吧?

窗开着的关系,我们小区里的流浪猫就悄咪咪溜了进来。

因为是超级高档的别墅群小区,里面富人也就不在少数,有些人是很相信算命之类的,当然也会相信因果报应的。他们对这些在开售之前就还是原住民的流浪猫,也显得比较不错,总是时不时准备一些猫粮什么的。而本人就是个爱猫人士,即使爹妈不允许养猫,架不住偷偷喂食什么,更遑论他们还不在的时候。

流浪猫集团的大Boss,那只全黑金瞳猫就领着它三两个小弟进来了。金瞳猫是我们小区唯一一个我取名字的猫,名叫麒麟,绝对霸气侧漏!而且这只猫很聪明,似乎能看出来谁是真心对他好,谁是为了因果那种对他好。另外,如果你对他说不要打扰逍遥哥,他却是听得懂的。

我对着麒麟嘘了一声,就悄悄地把东西收拾了,去削个苹果吃,刚一起身,手机突然就响了。我的手机铃声是五月天的《离开地球表面》,一出来就是炸响的那种。所以这一炸,把大漠苍鹰手里的杯子给吓掉了;同时,逍遥哥也被吓醒了。只见他一个翻身,就从我书桌上掉了下去。

那些猫一开始也被吓一跳,在看到逍遥哥掉下桌子,其中一只橘色的猫就扑了过去。“卧槽!”我追了过去。“放开那只逍遥哥!”

要疯啊!

“啊啊啊,麒麟!!!”我看向麒麟猫,他居然在看大漠苍鹰!似乎是对这豆丁物种很感兴趣的样子,别啊!!听到我叫他,他丢给我一个“我才不要理你,还是豆丁好玩”的表情。

我快哭了好吗!

我马上跑了出去,那只猫居然!!!!叼着逍遥哥就往天台跑去了,我又不敢放机关,不然会把猫和逍遥哥都伤着的,咋办啊!!

“阿宁!”楼下有人叫我,声音无比熟悉,我往下一看吧,居然是轻竹!!“阿宁你在天台上干嘛啊!”我朝她挥挥手,示意她等一下,就见逍遥哥醉逍遥一扫。好像是把猫打疼了吧,猫嘴一松,就见逍遥哥掉了下去。

啊啊啊啊!逍遥哥啊!歹势!

“轻竹!”

“啊??????”

“酷爱接住那个逍遥哥!”

“啊????”

然后……逍遥哥脸先着地,啊不对,是直接掉在了轻竹的脸上!“赞美撒旦~!”轻竹你的脸!

“啊!!!!!!”

紧接着听到了震破云霄的尖叫声。

“老娘的初吻啊!!!!!!”

啊……终于世界安静了。

我看了看坐在我家餐厅里面一脸呆滞的落轻竹同志,还有已经晕过去了,但是现在被大漠苍鹰抱着的逍遥哥。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就感觉她好像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的表情,突然就想回一句……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佛是我,魔是我,唯我是我。

然后就听到一句……

“永夜是映照永生之光,洗礼万民,荣耀殿堂。”

啊,我看到了爬上桌子的绮罗生和……地冥。

“哈~天迹,你也有今天啊!”说着,地冥拿着自己的手杖,戳了戳已经晕过去的逍遥哥。“地冥这个戴着面具拿着手杖的造型,好像唐长老……”

“噗!”轻竹终于回魂了。“唐长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笑趴在了桌子上。“同学……”我凑过去,“你还好吧?”

“哈哈哈哈……”我决定去冰箱给他们拿饮料。

“地冥!你怎会在这里!”苏醒的逍遥哥拿着醉逍遥指着地冥。“攸宁!你朋友为什么会把地冥带回家!为什么不是奉天?”啊……“天迹,看到你的注意力全在君奉天身上,眩者心中真是如遭火焚啊!”

“搞得好像他把注意力放在大漠苍鹰身上,你就不会吃醋似的。”我面无表情斜眼看地冥,“你还不是把大漠苍鹰给打死了。”此时的大漠苍鹰乖巧地坐在一边喝茶,听到我叫他的名字,表示他坐着也中枪。

“哼!眩者还可以再打死一次大漠苍鹰。这样,你的注意力就会放到眩者身上了吧?”地冥权杖一挥。“这醋吃的……”轻竹摇头。

“相杀的典范啊。”我把易拉罐打开,递给了逍遥哥。“话说亲爱的,你是什么情况?”我看了看乖巧坐在一边喝茶的绮罗生,还有把手杖耍的像双截棍似的地冥。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君攸宁,取名来自《诗经·斯干》的:殖殖其庭,有觉其楹。哙哙其正,哕哕其冥。君子攸宁。”我给绮罗生、大漠苍鹰和地冥分别到了点可乐,开始听轻竹说她发生的事儿。


发表于2017-05-21.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