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异闻录(一)

第一卷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第一章 一定是我舔男神图片的姿势太正确了,男神才会出现的

 

揉了揉眼睛,发现有人靠近,暂停了视频,抬头看到的是漂亮的空乘小姐。她带着微笑提示我说马上就要降落了,要我把安全带系好。我表示知道了,转身想给身边的人扣上安全带,她就醒了,一脸茫然看我。

“马上到帝都了,”我这样说道。“嗯?那么快?”她打了个哈欠,看向窗外。“还在看霹雳啊?看到哪儿了?”看到我暂停的屏幕,她问我。“在重温四轰的剧情,等着斩魔录完结了我就去看,懒得再追剧了。”想想大学时候追番的时光,还是很美好的呀。唉……那时候追的是《海贼王》,如果能带着现在一身技能到他们那边,我多希望能把艾斯救下来。

下了飞机,我翻了翻手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去见她了。

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是不是还在鉴定部,对着伤患或者是那些表格头疼。

突然手机淘宝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是我订购的JP娃到了,今天就能派送到我家。我放弃了去看她的打算,准备转机回魔都,去迎接我的天迹大宝贝~

“你不去你媳妇儿那儿了?”身边那家伙有些吃惊。“不去了,”我打了个哈欠,“回家补觉去。”订了机票,把飞机信息发给隔壁那家伙的QQ上,这样对她说道。而且……突然好想念避风塘的叉烧包……

啊……自从粉了天迹之后,开始对叉烧包有了莫名的执念。逍遥哥哥,你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抱紧了我的粉证)

啊……N个多小时的国际航班,又外加和别人搞了一个多少小时脑子,再加俩多小时国内航班,简直叫人难受了。不过一想到晚点时候我就能舔到男神的JP娃了,啊啊啊,魔都我来了!!!

好在是直接到虹桥而不是飞浦东,不过不管从哪个角度,都不是大问题。本就没什么行李——更准确地说,是因为从那年那月那一日开始剑三技能的诡异出现,我们有了一个集合了我们所有账号背包空格、可以放置任何活(动)物的大背包之后,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问题了。

和一起从国外飞国内,又同我一道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搞脑子再加俩多小时的国内航班的落轻竹同志兼同事道了别。她乘二号线而我是十号线,可惜到了这里就不同路了。似乎她晚上还约了男友去吃饭的样子,我就拿出了交通卡,看看眼前人群。

讲真,我果然还是喜欢一个人在闹嚷的人群中,慢慢走着。然后,神游天外,享受一个人的狂欢。再然后呢,如果一抬头,正巧走到了自己喜欢的店门口,那就拐进去买些东西带回家。接着回到家,打开电脑,边看着布袋戏,边吃好吃的。

唉,还是这样的生活比较惬意啊。

买了两杯一颗柠檬茶,又特意跑到离家最近的避风塘去买了些点心,回家接男神喽~

慢着,没接到之前,我先舔舔图片吧。

在门口拿了快递,回到家在玄关就随便把鞋子一踢,趿拉着天迹蓝的凉拖,就啪嗒啪嗒十分欢快跑回自己卧室去了。把快递先往床上一扔,就听到似乎是“哎哟”一声,我有些懵……哪儿来的声音啊?

要知道自从有了剑三技能并且被龙组招安之后,我把随着剑三技能背包等物品一起出现的金给换了。那个给我换金的妹子虽然是国安的人,却没想到还是个学生……好像我没记错的话,叫江涵来着。

攒了一些钱之后,就换了一套房子,叫爸妈把外公外婆借来一起住。再说了,这是一套三层小别墅,不可能会有邻居的才对啊。更何况,目前爸妈啊是带着外公外婆,现在应该是刚从俄罗斯到芬兰才对啊。

那……这声音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不会是那些古书……吧?

呃,再一听是没声音了。算了,待会儿再有声音的话再找找看吧。我去拿拆信的小刀来拆快递,用拆信刀,绝对不用担心损坏宝贝了~

JP娃有三十公分了,盒子看起来也并不是很小。我捧起了盒子,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拆快递。

刚刚划了一下,突然那盒子的盖子就弹了起来。拿刀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什么情况???只见那盖子弹起来的方位,出现一只小手。

手……?我就干脆盯着盒子看了,只见那只小爪子挥了挥又扒拉了一下盖子,彻底把盒盖子给拆了。

拆了?!!!

然后,一个小小的脑袋冒了出来,就见那小家伙是一头白发和天蓝色发冠。等到整个身子都出来了,我才发现……什么情况?!!!!天迹活了?这真的是我的天迹吗吗吗吗吗吗?我呆愣了看着天迹爬出快递盒。

“卧槽!!!!”等到他彻底爬出来之后,我才反应了过来并且跳了起来。我这一跳,把天迹包括快递盒给一道弹了出去,他刚刚和盒子一起是在我腿上来着的。只见天迹飞了出去之后,撞上了我床对面靠着墙壁的那个书橱,然后掉到了地板上。

好在我的地板也就是在他掉落的这块地方,是铺着一块圆形的小樱魔法阵的地毯。这会儿天迹掉在地上,应该……大概……可能是不会有问题的吧?

好吧我错了!

我在第一时间扑了过去,趴在床沿上就看到扑街在地摊上的天迹,醉逍遥和神谕都掉落在了一旁。甚至,都能看得到天迹的眼睛变成了具象化的蚊香眼,还满头是飞舞的小星星呢。

逍遥哥,我对不起你!

“天迹!你没事吧!!!”我蹲下去,小心翼翼把天迹捧了起来,“天迹?神毓逍遥?逍遥哥???”我把天迹放到了随手一拿的抱枕上,有点担心他。“啊……你再叫一遍。”啥啥啥????

不过看到他爬起来,我算是松了一口气。

“逍遥哥?”我有点愣。

“终于有人叫我逍遥哥了!!”什么鬼!

“话说……?”我要转移话题!!“你怎么……”会变成活的豆丁逍遥哥?难道是JP娃成精,还是剧中的那个神毓逍遥?“我也不知道,”他耸耸肩,“有意识的时候,就在盒子里被你丢了一次。”

卧槽,刚刚果然是……

就见豆丁逍遥哥一跳,从床上跳到了我书桌上,指了指我放在桌上的两杯饮料,问我能不能喝一杯。

能能能,有什么不能的!

我看了看那个比天迹还高的饮料杯子,决定把小电脑桌搭到床上,让逍遥哥坐上去,替他把吸管插好。

“你是从哪里来的?”我是干脆坐到了地上,顺手就将叉烧包递了过去。“仙脚啊。”仙脚……还啊,就是说,你真的是那个传说中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逍遥哥????哦不对,是剧中那个逍遥哥,也就是说霹雳的世界,是真是存在的吗?

只是……我们却永远都到不了那个世界吗?

我一个恍神,再回神时候,就见他已经从我床上离开,又到我书桌上去了。啊啊啊啊!!!我的晚饭!我的奶黄包,虾饺皇,蛋挞还有红豆糕!!!“你……”

“可以赊账吗??”

“我……”该说什么?天迹你赢了,你全家都赢了,那么小的一个豆丁,居然能吃掉我的晚饭,你的胃是黑洞吗?还有啊,我又不是儒门的,凭什么让你赊账帮你签单!!

我……

好吧,谁叫我是他迷妹来着。

我盯着他看,他盯着我……床上的天迹抱枕看,然后他戳戳我胳膊:“你这个抱枕为什么有图案,”他指指我那个剑子仙迹的等身抱枕,“这个枕头为什么没有图案?”又指了指我天迹的抱枕——也就是刚才他睡的那个。

嗯?啥???这俩不都是霹雳抱枕吗?

我看看方枕,又看了看等身,突然就意识到了,仿佛方枕是官方周边来着的。嗯?难道说是……官方的看不见吗?我站起来,跑向了电脑桌,打开了电脑,上了B站开仙魔鏖锋,问他能看得见吗?

他歪着头看我。

嘤嘤嘤萌炸了。

实验结果是,他看不见任何官方,我开始向他解释霹雳布袋戏。听完后,他在那儿思考了半个多小时,期间又把我另一杯柠檬茶也一起喝了。

我的晚饭!!!!

终于,他问我之后如何了?我叹了口气,还是坐在了地板上,给他说了之后如何如何。他却告诉我,我刚刚说的那十来分钟,他一个字儿都没听到。

听不到?!!你TM在逗我?那我刚刚不是白说了!

滚!

唉……算了。

“不过……我也有粉丝?”额……“是啊,我就是你的迷弟,啊不对,迷妹来着。”自从有了剑三技能之后,我时常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性别,甚至有时候还要看看自己什么时候有胸。

我于是去橱里面找出自己的私藏,拿给他,他一张一张把那些同人周边图看了,十分仔细,看完后还非常得意地样子。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我可要吃完饭啊!于是定了晚餐,在客厅里吃饭时候,他坐在桌子上看我……算了其实还是我看他在吃,虽然我也有吃就是了。他问我,那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住?我说不是啊,是和父母外祖父母一起。

似乎刚刚听到了轻微的叹息声。

逍遥哥吗?


发表于2017-05-20.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