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鹰迹/神雕】吐花症(上)

  “咳……”

    一口碎花瓣随着一口血冲口而出,大漠苍鹰猛地顿住脚步,扶着路边的石头,额上青筋暴起。“呃……”本以为已经吐干净,喉咙口又是一阵腥甜上涌,又是些许花瓣呕出。
    吐在地上的精白花瓣上,有着鲜红血丝,狰狞刺目。
    “花瓣?”他有些奇怪。
“雕兄。”后方传来清朗的唤声,大漠苍鹰原本打算站起继续向前的身形顿了一下,旋即像是未被任何人事物打断那般,起身继续前行。“雕兄~”看到大漠苍鹰起身打算走,身后那人急匆匆赶了上来。“喂喂,好歹我们相识一场,”那人的手拍到大漠苍鹰肩上,“别到了仙脚之外的地方,就假装不认识我啊。”
说话者正是仙脚的主人,天迹·神毓逍遥。
“你手里……?”大漠苍鹰没有抬头看那张清俊的面容,便注意到他手中之物。“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天迹语气带着欢快,“我刚和师弟打香肠回来。”他一把将手里的香肠塞给了大漠苍鹰。“师弟也真是的,每一次叫他出来,都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说着,天迹摇摇头。“雕兄,这是从人觉那边带来的奶茶,你也尝尝。”
说完,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杯奶茶来。
只见天迹是边吃香肠边说道:“我还给师弟捎去一杯奶茶,叫他带给离经尝尝。”说着,就把奶茶也塞到了大漠苍鹰手里面。“走,我们回仙脚去!”
边走边吃香肠,还边不知道嘟嘟哝哝说这些什么,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又在说有关于法儒——他那师弟君奉天之事了。
师弟师弟师弟……
大漠苍鹰心口微微有些绞起,一股不能言喻的难受从心口涌上来,化成一口精白的曼陀罗华碎瓣散落地上。那些碎花瓣上,还沾染着红色,把曼陀罗华映衬得妖艳绝美,几乎将那精白染成血色曼珠沙华。
“所以当时我就说师弟啊……”走在前头的天迹,自然是未能发现大漠苍鹰的异样,自顾自叨叨着。殊不知,那“师弟”二字,如同一柄利刃,狠狠捅进了大漠苍鹰心口。
没有听到那神雕兄的日常怼他,天迹才感觉到了不对劲,顿步发现大漠苍鹰根本就未曾跟他一道行走。“喂!雕兄你没事吧?”转身一看,扶着身旁巨石的大漠苍鹰,脸色略显苍白。
“没事……”那没事二字刚一出口,又是一口夹着血的曼陀罗华花瓣。“先回仙脚!”天迹是二话不说,就携大漠苍鹰化光而去。
“怎么回事?”一回到仙脚,秦假仙、炼仙者等人就围了上来。“天下第三人,你赶紧去打探一下有关于呕花的病症。”天迹一回到自己的地盘,就吩咐起了秦假仙。“呕花?这我老秦纵横霹雳数十年,可是闻所未闻啊。”即使这样说,秦假仙还是领命而去。
像是松了口气,天迹对还有些虚弱的大漠苍鹰道:“不如你也去休息一下,我想很快天下第三人就会带回消息来。能知道这症结所在,便有治愈的可能性。”
大漠苍鹰亦是知晓自己如今这般模样,当真是帮不上什么忙。况且,这呕花之症,像是病势尪羸,怕是一时半刻都好不了了。“那不如雕兄去天宙之间,躺在床上看看小电影也是好的。”闻得天迹这般说辞,大漠苍鹰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叫天迹一把打断:“安啦,我现在还死不了,再说我死了,岂不是让地冥那家伙看好戏了?”大漠苍鹰也就只有点点头,离开了仙崖。
“不过,雕兄这花……”
看着大漠苍鹰离开,天迹若有所思。
大漠苍鹰却知晓那是甚么的花瓣,曼陀罗华,白色的彼岸花。花开不长叶,叶生不开花。花叶两不见……
这意味着什么?
大漠苍鹰不愿深思。
天宙之间却意外播放着天迹的时光碎片——他与天迹的相处过往。不知不觉间,一抹淡笑竟爬上大漠苍鹰嘴角。天迹这人,纵然有时候有些不在状态,还爱说些冷笑话……只是,这就是天迹呵。
不知何时,那些时光碎片转换成天迹与君奉天。
大漠苍鹰只觉顿时笑容凝结与面上,那眼眶竟有些酸涩。他知晓天迹这人在对待亲近之人时候,很是随意,只是看到他与法儒的相处,竟不知为有一股郁气积于胸口。那股抑郁之气,叫他抑制不住的难受。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受阴。所希望处,求不能得,真真叫人断了心肠。
罢了,他想。
罢了。佛门有八苦,亦有八正,其一便是正念。人之所在,无我,无常,那就不会苦。
曼陀罗华,无尽的思念,亦是绝望的爱恋。

发表于2017-03-23.1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