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ECIS】故事壹、药罐

壹、药罐

 

以至精至微之事,求之于至粗至浅之思,其不殆哉!若盈而溢之,虚而损之,通而彻之,塞而壅之,寒而冷之,热而温之,是重加其疾,而望其生,吾见其死矣!

 

一、

    这日早晨,唐飞跨进异现场调查科上海分部所在的天空大厦109层时,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这让他犹豫要不要走第二步,却见丁奇走了出来。

“有人在熬药?”他很是疑惑。“灵儿突发奇想,说是要做魔药。”丁奇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显然是被这味道荼毒了许久。“做魔药…这是要去找哈利波特吗?”唐飞看向了罗灵儿所在的房间。

“那肯定是要去找斯内普教授一争高下的了。”端木笙笑意盈盈地挽着诸葛羽踏了进来,而在他们之后的苏七七说:“灵儿来那么早,真是奇迹啊。”听到端木笙这么说话,苏七七有些吃惊,“端木姐你也看哈利波特么?”

这头问题刚落音,办公室里电话响了起来,诸葛羽走进办公室去接电话。

此时罗灵儿也走了出来,带着些沮丧的神色。“又失败了,为什么就做不出人偶大小的真人呢?”

“灵儿亲爱的,”丁奇安慰道,“毕竟人偶这般大小也跟我们一般人类有所不同吧。”唐飞闻言嘀咕了一句:“这不是上次还要做个迷你小象么,怎么这回换人了?”

“不过,为什么进来闻到的是一股中药的味道?”看到罗灵儿气鼓鼓瞪了他一眼,唐飞立刻转移了话题。“中药主要起源于中国,有极少数是外国起源的,就比如西洋参。所以说魔药会有所谓的中药味,也不算奇怪。”唐飞闻言,心想,不吃死人真是谢天谢地。

“不过,听说这两日中医药相关的会议,就在举行。”

罗灵儿带着些探究问道:“中医药相关的?难道是一群两鬓斑白的中医聚在一起?”想到那些老头聚在一起说些文绉绉的话题,罗灵儿不知为何打了个颤。“其实类似的非正式的会议很多的,不过是一群中医或者是中医药的爱好者聚会罢了,其中会有国手也会有菜鸟。而且,不是那种耄耋老头才被叫做国手的,个中高手齐聚,肯定有年轻也有年长的。”丁奇给罗灵儿解释。

“那不会还有外国人吧?”唐飞有些惊奇道。“法国就开设了许多学中医的学校。”丁奇给唐飞解了惑。“不会吧,还真有外国人学中医啊。”闻言唐飞一愣。“菜鸟,你真以为现在还是在古代吗?外面那些金发碧眼的老外也有会武术的啊。”苏七七鄙视道。“不,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唐飞有些委屈。“我又没说外国人不会武术。”

“我看阿飞最知道外国人会不会武术了吧,毕竟也算是个武痴啊。”罗灵儿添了一把火。“就算是武痴,依旧是个菜鸟。”苏七七立刻接话。

唐飞刚想张嘴反驳她们,诸葛羽却从透明办公室走了出来:“有案子,准备出发。”许久没有活动筋骨的唐飞兴奋了起来:“去哪儿,老大?”

“豫园街,不夜侯府。”诸葛羽道,“唐飞你来开车。”

“啥?”唐飞一愣,侯府?

不仅是他,其他几人都是怔愣了一下。

 

二、

 

不夜侯府是一栋三层高的阁状建筑,一见到这样建筑的时候,唐飞硬生生从中品出了一点滕王阁的味道来。那建筑的门口挂着一副对联,上联“家植状元榜眼探花佳种”,下联“枝分北苑建小岘名区”,在那“不夜侯府”的牌匾下方挂着横批“姓卜余甘氏官封不夜侯”。

“原来是个茶楼,”罗灵儿慨叹,“可是为什么要叫不夜侯呢?”

“因茶可提神,饮后夜不能睡。另外,五代胡峤《饮茶诗》云:沾牙旧姓余甘氏,破睡当封不夜侯。”后头突然就出现一个声音道,众人回头一看,那是个身长六尺有余的青年男子(此指唐朝的一尺平均为29.75cm,这个人180cm),着一身青莲色对襟长衫(就是基佬紫),那一身长衫的盘扣、镶边包括领子上的花纹都是黑色的,而那衣裳上的凤凰羽图案是用抽金丝线秀成。

那是个俊秀的青年,两条弦月弯眉下,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琥珀色的眸,放若能洞穿一切。薄唇微弯,翘起了一抹调皮的弧度,而那勾起的嘴角,好似是在嘲笑这世界。

这青年身量挺拔颀长,在这不冷不热的五月里,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唐飞一瞥,那打开的折扇一面画着一个白衣男子,而另一边则是颜体字写着四句诗。因着角度的缘故,唐飞只看请了其中一句是有“祸所伏”这三个字。

看到这么几个人在“不夜侯府”门口,这个青年对他们笑了笑,点头示意之后,就离开了。

众人却带着一肚子的疑惑,走进了不夜侯府。

这一日“不夜侯府”却是被包场了,在这里见到的都是来参加聚会的人,形形色色的老少男女有大约二十来人。看到坐在堂上的那些人,唐飞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警方已经把那茶楼的周边都封锁了,那个青年又是怎么路过门口的?

“你好,诸葛先生,我是这一区的重案组组长林觉。时间紧迫,案件十分诡异,我上司第一时间叫我向你求助。”

“没有问题,这里我们会接手。”诸葛羽点点头,端木笙立马上前去了解情况,其他几个人也都上前去交接。

死者死状有些怪异,脸色泛青,倒在地上时嘴角隐隐有些血迹,除此之外,身边还有一个粗陶制的药罐。丁奇上前去仔细查看,起身后扶了一下眼镜:“初步判断,应该是中毒身亡的。”他想了一下,对诸葛羽道:“至于是什么毒……”说着他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端木笙走过来,“死者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名叫韩素问。”美丽的吸血鬼微微一笑,让周围的警察都失了神。“韩素问?”闻言,丁奇诧异。“你知道这人?”诸葛羽发觉了丁奇的诧异。

“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国手,前段时间还在相关的杂志上发文谴责一个不法行医的人,这件事算是当时听挺轰动的了。”

苏七七和唐飞也走了过来,“这次参与聚会的,一共是有二十五人,但是实际到的只有二十二人。名单在这里,未签名的就是未到的人。”说着,苏七七将手中的名单递给了诸葛羽。

诸葛羽扫了一眼名单上未签名的四个名字,说道:“端木,七七,你们在现场调查每一个人。另外,七七你去查一下韩素问之前发表文章谴责的是哪一个人。唐飞,随我去调查没到现场的那三个人。”

 

三、

 

瑞金路上有一扇白墙黛瓦的门,门是明朝时期的风格,与这个原本是法租界所在地的建筑完全是格格不入。那扇上了丹红色漆的门上方的牌匾上,写着“荟祺颐阁”四个柳体字。

“是这里?”乍一看到这样的建筑,唐飞有些吃惊,询问诸葛羽。“确实是他。”故而在那张名单上看到这名字的时候,诸葛羽也是有些惊奇的。唐飞凑过去一看,唯一一个未曾拜访的,就是那“祈颐先生”了。

“老大,你认识他?”唐飞闻得诸葛羽似乎对这人很熟识的样子,问道。“知道,从没见过这人。”

居然还有老大没见过的人?

唐飞又抬头看了看那大门,那大门上的门环是丹漆金钉的两只麒麟,就如同镇门兽一模一样的麒麟头。他只好拿起了门环,轻轻叩门。

却不曾想,在他叩两下门之后,大门就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张年轻漂亮的脸。那是一个妙龄女子,柳眉杏眼,小巧的瓜子脸,肤色白皙。穿着一身红色曲裾,曲裾的两边广袖上,各绣着三朵黑色的曼珠沙华。

“贵客前来,有失远迎。”女子屈膝,道了一声万福,“我家主人在屋内久侯了,快请进。”说着,打开了一边的大门,将二人迎了进来。

进门后,诸葛羽和唐飞跨过门槛走进门内。迎面的,是一方影壁,影壁的上方墙帽部分的瓦为青瓷瓦和琉璃瓦,每一块瓦片上都雕有一个异兽。影壁心的中央,是四方神兽:朱雀,白虎,青龙与玄武,围着一只麒麟。那麒麟身上的鳞片,每一块都是用黑碧玺雕琢而成。

绕过了影壁,是三间会客厅,而这女子却带着二人向左侧的圆形门走去。

进了圆形门,又是另一方天地,小桥、流水、假山,完全是一副江南园林的模样。那人工湖有半亩之大,湖中有一小亭,亭上有字曰“赏月亭”,亭两侧的对联却是“长啸惊天地,风吟动山川”,而亭子四面却挂着紫色的纱。

亭中可见一方茶桌,茶桌颇大,放了一张古琴还可以放置一套茶具。因为那淡紫色的纱帘遮着,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有一个人影拨弄琴弦,奏出一曲美妙的音乐。

“主人。”

停住了脚步的女子恭敬唤道,诸葛羽和唐飞二人也收了脚步。低头一看,脚下的路由一颗颗或黑、或红、或黄、或蓝的不规则玛瑙石铺成,唐飞一愣,顿时觉得脚不知该如何放置才好。

“过来。”那边亭中人道,只见这水中慢慢升起了一个个的石阶。石阶一个个有十寸(33厘米)见方,十分规则,而那些石阶每一个都是翠碧色,仔细一瞧会发现那一块块都是独山玉。比之那路上的所有玛瑙,这十数块更是值钱。

走近了那建着赏月亭的湖心岛,才看清那亭子上,挂着紫纱帘的外面有一圈紫色的珠帘。珠帘每一条长度相同,约三寸(十厘米)长,珠帘上所挂的珠子皆为一般大小,是由三分长(一寸等于十分,三分约为1厘米)直径的淡紫色紫罗兰玉串成。

“二位请进。”隔着纱帘,唐飞发现这个青年的声音很是熟悉。“岚儿,去准备一壶明前龙井。”青年如此吩咐道。“哎~那我就用虎跑的泉水了。”那被叫做岚儿的女子笑着应了。

 

四、

 

掀开了纱帘,亭子中央确实摆着一张桌子,而桌上也有一架古琴。那亭子的四根柱子边,放置着四个紫檀架子,每个架子上都放着直径有十寸之大的夜明珠。

“叩天地向祭求福,万物发长养百年。绸缪雨前祸所伏,四方古今灵皆出。”

唐飞惊诧地看到,眼前那坐在桌后的男子正拿着打开了的折扇遮住了半张脸。“二位请坐。”他一指桌后的座位,那椅子是用紫檀木制成,椅背上有雕着龙腾的图案,那龙睛是用墨玉镶嵌,龙爪所抓的球是由月光石雕成。

眼前的男子,穿着一身素色宽袍广袖。上身的衣着是高领,领口上有一对用紫珍珠绣嵌的祥云图案盘扣。之外一件白色锦缎制成、衣缘为丁香色绣有紫色竹图案的直裾,那竹每一支竹子的尾端都有一颗同样色泽的冰花芙蓉玉。那直裾外头,是一件立领的似是大氅的素色外衣,立领和衣缘都是紫色的锦缎。立领下方,两边有一条饰带,饰带链接着衣服左右边,饰带上挂着三条有六颗冰花芙蓉玉和羊脂白玉相间串成的饰珠串。而在外两边的衣袖子上,有用金银抽丝绣成的麒麟踏云图案。

男子半绾发,那发饰是一支银色的簪子,簪子上镶嵌一枚冰种翡翠,水头极佳。

“不知二位找某,所谓何事?”男子十分有礼地问道。“祈颐先生,”诸葛羽开口,并且递上了那张名单,“听闻你今天应该是要参加这场聚会的,不知为何,你却未到现场?”那被唤作“祈颐先生”的男子眸中有一丝笑意:“某与韩老说过,视心情而往。”

唐飞诧异,抬头看了看祈颐先生。此时,岚儿端着茶壶与茶盏来到了湖心岛。“主人。”她撩开纱帘走了进来,将茶壶茶盏放到桌上未放置琴的那一端。唐飞心想着,祈颐先生如此奢华,不会连茶杯也是吧?

定睛一瞧,幸好只是一只形状有些怪异的紫砂茶壶。而那茶盏,却是由水晶制成!

“请。”祈颐先生拿起了茶壶,往那小小的水晶杯里倒满了茶,唐飞却见那个茶壶的侧边有印着“供春”及“嘉靖三年”的字样。

“理由?”喝了一口茶,诸葛羽问道。

“太阳太大。”抿一口清茶,祈颐先生也答道。

这四个字,叫唐飞差点没一口茶喷了出来,堪堪咽下,却不小心呛着了。一边心想着你又不是吸血鬼,一边咳嗽。

“没事吧?”抬头一看,祈颐先生眸中带着些诧异与好笑,却关心地问道。“没事。”唐飞摇摇头。“不过,异现场调查科到某这小小的荟祺颐阁来,想必不会只是问询某为何不去这聚会罢?”

收起了那张名单表,诸葛羽说道:“韩老在不夜侯府中毒而亡。”祈颐先生沉默了一下,“那真是可惜了。”

“那先前的两个小时,你在做什么?”

“某出去遛弯了。”

遛弯?

“不错,某从这里走到了豫园。”

真是好有闲情雅致,喝着茶,唐飞这样想。

不过,不管怎么看,这祈颐先生,确实没有杀韩素问的动机。诸葛羽又看了祈颐先生一眼,听到了他心中的惋惜。看着他复又给喝尽了茶盏里面添上了茶,闻得他叹了口气。

“不过,二位认为凶手最右可能会是什么人?”他嘴里说着二位,看向的却是诸葛羽。

“或许,是被他批判的人。”

拿起了茶盏,诸葛羽不知为何突然就回答了他的话——原本,他是不想对一个嫌疑人如此说出自己的猜测的。

 

五、

 

“如果有 什 么 问 题,我 们 再 会 来 联 系 你的。”喝完了第二杯茶,诸葛羽起身准备告辞了。那祈颐先生扇不离手,却也点了点头。

“岚儿,送客。”

那道红色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湖心岛上,掀开了纱帘,迎出了诸葛羽和唐飞。“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已经转身的诸葛羽听到这句话,又回身看向祈颐先生,只见那男子已经站了起来,背对着他们,手背在了背后,手里拿着那个纸扇子。他面对的那个纱帘已经掀了起来,似乎是看着那先前他们二人进来的圆门外。

再一次走过影壁的时候,他问岚儿这个是什么,岚儿有些诧异只答道:“这个是影壁,也叫照壁,是用于遮挡视线的。”闻言,诸葛羽便不再说什么。

待岚儿送了二人回宅之后,却见祈颐先生离开了湖心亭。“主人?”她有些疑惑。“岚儿啊,看来以后我们这荟祺颐阁要不太平喽。”说着,右手摇扇,左手背在身后就打算要离开了。

“主人,刚刚跟那两个E科的人说的那句话,是甚么意思?”岚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且去我拂樱斋将那儒经看一遍,便可知晓。”

“甚么拂樱斋~!”一听祈颐先生要自己将儒经统统看个遍,岚儿就生气,“那儿可没甚么拂缨斋主!”祈颐先生停下脚步,摇摇头道:“那又是谁在我书斋外头,种上了数棵樱花树的?”

“先生!”

走到了小湖畔的假山边,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的孩童扑进了祈颐先生的怀里。只是这孩童一头白色的长发,在后脑处扎了个麻花辫,而鬓角两处的毛团团也扎了两个小髻。除此之外,再让人惊诧的,就是这孩童头上那一对白色的猫耳了。

“先生!”抱住这男孩,祈颐先生有些愕然。“素儿,你是一直待在那边么?”男孩抬起了小脑袋,一双猫儿眼扑闪扑闪望着自家先生。“嗯呐~刚刚闻到了一点点同类的味道,就出来看看。”祈颐先生叹了口气:“以后我接待客人的时候,你可别再乱跑了。”男孩儿点点头,便将毛茸茸的脑袋往祈颐先生怀里是蹭了又蹭。

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祈颐先生垂眸,拍了拍怀中的男孩儿,如此想。

“老大,他刚刚说那话,是什么意思?”离开了荟祺颐阁,唐飞问道。“不知道,而且他的态度,很奇怪。”唐飞只觉得这人太过故弄玄虚了,有点装的过头了。难道,真当自己是诸葛亮了?还一直遮住自己的脸。

那边,苏七七已经查到了被韩素问批评的人,同他一样,也是一个中医。而这个人,正是他们在祈颐先生之前拜访的钱乾。

听到这个消息,唐飞这是今天的第二次吃惊,叫他回忆起了之前去拜访前乾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还是一脸惋惜的样子,说韩老对他有再造之恩。

只是,那究竟是恩还是怨?

唐飞不得知。他看了一眼身边的诸葛羽,却想着也许老大是知道的。

“唐飞,再去钱乾那边一次。”他是这样说的。

 

六、

 

    

到达钱乾那处时,那楼下已经围满了人,还有警车。“出事了?”唐飞看到这一阵仗,只觉不妙。拨开人群,二人走上楼去,那钱乾已经身亡,死状与韩素问是一般无二。

没一会儿,端木笙与苏七七也赶到了现场。

先前诸葛羽同唐飞一道来拜访之时,钱乾就只有一人在室内看书,现在死亡现场也只有他一人。

“最有嫌疑的人居然死了。”苏七七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老大,这下该怎么办?”她问诸葛羽,同时把查到的讯息交给他。“那边的人对韩素问的死都是非常之惋惜。”端木笙说道,“你那边怎么样?”

诸葛羽看着地上的尸体,又想到了祈颐先生的话。

“去他亲友那边调查一下。”他对端木笙这样说。“都询问过了,韩素问有三个徒弟,都非常的敬重自己这位师父,对于师傅的死非常痛心。”端木笙刚一说完话,就听见外边传出了惊呼声。

对于外围的声音,屋内的人有点奇怪,都走了出来。看见封锁线外边,站着一个穿着红色曲裾黑色下裙的漂亮姑娘,那姑娘头上的发簪是一只黄花梨木钗,制成一副朱鸾腾云的图案,而那鸾鸟的羽毛上镶嵌的是蓝水翡翠。

那个姑娘正式诸葛羽和唐飞二人在荟祺颐阁见到的岚儿。

“二位先生,我家主人要我将这张纸交给二位。”看到诸葛羽和唐飞出来,岚儿上前一步。看到诸葛羽接过了那卷纸,岚儿便就告辞了。

诸葛羽拿过纸卷,打开一看,那是一行用毛笔写成的小楷:此云悦意华,又曰杂色华,亦云柔软华,亦云天妙华。苏七七在后头看到了这行字,对着身边的端木笙嘀咕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姑娘,给老大的情书呢。

端木笙脸上的笑容却未变。

“老大,他是什么意思?”唐飞却有些疑惑,不是很明白这纸上的意思。

而此时,丁奇和罗灵儿接到了通知便赶到了。“诸葛,韩素问主要曼陀罗中毒。”再一看到钱乾,丁奇也是确定他同样主要是曼陀罗中毒。他看到了诸葛羽手中那张纸,只说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这弄得唐飞、苏七七和罗灵儿是一头雾水。

“慧苑音义上曰:曼陀罗华,此云悦意华,又曰杂色华,亦云柔软华,亦云天妙华。”丁奇给他们三个解释道,“说的就是曼陀罗。”

“但是这张纸,是别人交给老大的。”苏七七说道。“别人?是老大之前拜访的人吗?”罗灵儿有些好奇,问唐飞,“阿飞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飞搜肠刮肚了半点,说了六个字:“装过头的神棍。”

罗灵儿闻言,瞪大了眼睛,嘴上不客气道:“是看别人比你厉害才这么说的吧?他和老大还有你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丁奇哈哈笑道:“圣人观其玄虚,用其周行,强字之曰道。”

“连脸都不露一个,不是故弄玄虚是什么?”唐飞有些不屑。“说不定是个漂亮姑娘,才不愿意在大男人面前露脸的。”苏七七闻言,想到刚刚来传话的那个姑娘,这样推测。“是个男的。”唐飞撇嘴,“我看他八成是因为自己长得太丑,才不愿意露面的。”

“传说中的黄月英,不就是不算好看,但是她很有才啊。”

“原来丁奇你喜欢黄月英这样的。”女士们开始打趣他。

那边的诸葛羽却道:“我们还要去一下荟祺颐阁。”不知是为何,听到要去那边,有人兴奋了起来。

 

八、

 

在看到荟祺颐阁的门,苏七七和罗灵儿都为之惊叹,就只有唐飞一人为之不屑。迎接他们的,依然是岚儿。

“主人在赏月亭等你们。”岚儿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众人绕过了会客厅。走到湖岸边的时候,罗灵儿咋舌:“好奢侈啊。”

这时候,看到那亭子中的身影是正在抚琴,而那桌边上没有放琴的位置坐着一个小娃儿。那抚琴的手停下了,只听亭中之人道:“素儿,莫要顽皮。”亭中传来一个小孩儿的声音:“先生抱抱~”

“声音很好听啊,看来有人是因为人家真的比较厉害很不服哦。”罗灵儿笑嘻嘻地摸了摸包里面的头骨。

在看到湖中的石阶,众人又是不免一番惊叹。

掀开纱帘,看到的是祈颐先生怀里抱着一个白发有猫耳的男孩,而桌边又有一个黑发有猫耳的男孩。

“请坐。”

这回的祈颐先生没有拿着折扇遮脸,那半张脸却叫那怀中的白发猫耳男孩儿给遮住了。

“诸葛先生是想到某的那句话了么?”他的桌上已经泡好了一壶茶,看到众人进来,就给大家倒茶。“什么意思?”诸葛羽拿起了其中一杯茶,问道。“某以为,诸葛先生在离开时询问岚儿那影壁是想到了。”祈颐先生眸中满是诧异。“不甚明了。”

祈颐先生拿过了桌上的扇子,打开看着扇面道:“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说到最后一句时,看向了诸葛羽。“可明了?”

“你是说……祸起萧墙?”诸葛羽沉吟了半晌,问道。“然也。”端木笙闻言却皱眉:“只是不管是韩老的家人还是徒弟,都不曾有这念头。”祈颐先生垂眸:“他们不会,却有‘人’会。”说那“人”时,他微微咬重了字。

这时候在刚刚将客人带到这里的岚儿急匆匆出现在了湖心岛上:“主人,古董阁外边有一位客人要岚儿将这个带给你。”说着,拿出了一封信。祈颐先生打开信,看了一眼之后神色一变,看到苏七七拿起了,茶盏放到嘴边准备喝了,急道:“姑娘!莫喝!”却不知已经来不及,苏七七已经咽下了一小口。

“怎么回事?”看到祈颐先生这急促的神色,诸葛羽肃然。“幕后之人出现了。”祈颐先生冷笑,将手中的信递给了诸葛羽。

那信纸上很是简单的几个字,说是那茶壶中已经泡了曼陀罗的种子,还有一些其他的毒,若不想中毒而亡的话,那就拿药罐来换。

“这人看是有备而来。”祈颐先生冷然。“他手中的死者皆是曼陀罗中毒而亡,岚儿,赶紧去准备绿豆120克、金银花60克、连翘30克、甘草15克煎水,给这位姑娘服下。某先去会会这位幕后主使。”

说着,祈颐先生一个转身,放下了手中那孩子。从后边掀开的纱帘那边走出,一跃到了湖面。往水中一点,就复又跳到了岸上,摇着折扇在岸边离开了。

“登萍度水!”唐飞惊诧。

“端木,唐飞,我们也去看看。”诸葛羽也站了起来。

那黑发的猫耳男孩冷淡地看着这群人,又看了看岸上的祈颐先生,跳下了桌子。

 

九、

 

而岚儿已经取了药材来湖心岛,一看到岚儿,诸葛羽问她那封信上所说道到的药罐是什么。岚儿想了一下:“应该是前段时间,主人得到的一个药罐,据说是药王爷的药罐。而且,主人说似乎这个药罐很是特别。”

药罐?诸葛羽想起来,那些死者身边确实都有放着一个药罐。难道这个凶手,意欲那个药罐?

诸葛羽点点头,对端木笙和唐飞说去看看。

“客人请稍等,你们不知道古董阁是在哪里,我叫素儿和玄儿带你们去。”说着,唤来了那两个猫耳男孩。

荟祺颐阁是个园林式的建筑,其实真正的荟祺颐阁应该是岚儿口中的古董阁,有些见地的人,都知道荟祺颐阁是个古玩店。

到古董阁后门时候,众人是很不相信眼前那栋极为普通的屋子竟然是荟祺颐阁的正体,根本与这园林不是同一风格。在走进古董阁,众人想错了,既然祈颐先生是个喜好华丽之人,这古董阁怎会布置的如此平庸呢。那后门进去,就是一个极大的屏风,屏风的整体皆是双面绣,两边是不同的图案。

后门那边是竹海听风,而转过来看到的图案却是仙鹤踏雪。这屏风有两米之高,光苏绣部分,就有一米,其余的部分为浮雕。浮雕材质并非一般屏风所用的木头,而是极大的四块玳瑁拼成。

本以为只是普通琥珀的唐飞在听到端木笙这般说时,更是诧异于这祈颐先生的奢华。

古董阁的一楼大堂中,陈列着四个多宝阁,那阁上放置着各式各样的古玩。大堂放着四把椅子,椅子亦是紫檀木制成,雕着花纹。

“既然祈颐先生已经知晓我的来意,不知先生的意思是?”

“你不是陈晓罢?”

那边的人一愣,哈哈笑:“祈颐先生好眼力。”

三人看到那边坐在椅上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很是轻狂的模样。“韩老的徒弟,陈晓。”端木笙带着些许诧异与不可置信。

“那你究竟是谁?”那陈晓看着祈颐先生,笑道:“你还是叫我陈晓吧,从有意识开始我就一直是这个名字。”他带着一丝痞笑:“没想到传说中的祈颐先生竟是如此俊秀的一个年轻人。”说着,伸出手去想要挑祈颐先生的下巴。因着祈颐先生背对着他们的缘故,诸葛羽三人是看不到他的正脸,只见祈颐先生是折扇一合,向陈晓伸出的手打了过去,打的对方痛呼出声。

“那么,真正的陈晓呢?”

祈颐先生毫不在意陈晓的痛呼,问道。“在这里。”那陈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什么时候开始的?”祈颐先生又问。

“什么时候?很小了罢。不过,真正让我完全控制这身体,是那一次韩素问那老家伙否决了我的提议!”说着陈晓的面目狰狞了起来。“你想要减少每一剂的药量,然后延长病人的服药周期?”祈颐先生淡淡地问道。“没错。而且我听说,孙思邈的药罐,有加重药的功效之力。”陈晓贪婪的眼光看向了祈颐先生。

“你可知有一句话叫欲速则不达?还有一句过犹不及?”祈颐先生淡淡道。“就是说,你不想给我?那,我们合作怎么样?五五分成。”陈晓开出了条件。“某不才,却也晓得自作孽不可活。”

祈颐先生说着站了起来,朗声道:“诸葛先生,刚才的话可都听到了?”

 

终、

 

陈晓闻言,脸色一变:“你把异现场调查科的人叫来了?”他见眼前这俊秀的青年狡黠地笑:“正巧是那几位到某这边来喝茶,也正巧,他们中有人喝到了你的茶。”听到这句“喝到了你的茶”,陈晓的脸色瞬间衰败了下去。

“好!好你个祈颐先生!”

那边诸葛羽等三人却出现在大堂,眼见着这三人出现了,陈晓却是冷笑一声说:“你们休想!”说着,手中就多了一个匕首。那匕首锋利异常,被他举在胸前,不断闪着寒光。“原来你是能力者。”

诸葛羽看着陈晓手中多了一柄匕首,说道。“没错,我就是用这方法,在他们的茶杯里面放了曼陀罗的种子的。”

那边的唐飞已然是飞身而起,想要上前夺去陈晓手中的匕首。陈晓见状,将其中一个多宝阁挪到了自己的面前。唐飞一脚踢碎了多宝阁,却见那陈晓已经是夺路而逃。

“可不能让他跑了,罪魁祸首应当知道解药的。”只见祈颐先生微蹙眉,那扇子依旧是遮着半张脸。

『你最好还是束手就擒。』陈晓脑海中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休想。”他这样说,“老子花了那么久,终于夺下了这具身体,可不是为了就此完蛋的。”脑海中的声音淡淡叹了口气:『你又何必呢?你可知辱了祈颐先生,也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呵,什么祈颐先生,不知道是谁家的鸭子罢了。”陈晓是一脸的轻蔑。『你没听师父说么,那个人的事情。』一听到“那个人”这三字,陈晓浑身一抖。“你是说,那个人是……”脑海中的那个声音深深叹了一口气。“不,我不会输的。”他脸上露出了诡谲的笑容,却听到脑海中那个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他一愣,感觉自己控制不了手上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药,塞进自己的嘴脸,吞了下去。

“你……你!”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药,喉咙口一股腥甜的味道涌上来,就重重倒在了地上。

不可能……

唐飞找到陈晓的时候,陈晓已经是七窍流血而亡了,他收起了武器,并且也拿走了陈晓手里的那柄匕首。

匕首当真是一把好武器,拿在手里,他有些爱不释手。

若干天后,诸葛羽叫唐飞与灵儿到荟祺颐阁走一趟。那爱装模作样的祈颐先生一如之前那样坐在了赏月亭里头,遮着半张脸。他递给了唐飞一个药罐子,药罐是粗陶制成,罐身上有一个怪异的黑色图案,还有四行诗。

唐飞有些疑惑,一抬头却看见这祈颐先生的脖子上有星星点点的红色痕迹。“这是?”他还是开口问了。“那位姑娘的解药。”祈颐先生说道。“不是说只有下毒的人才会解这个毒吗?”这段时间,诸葛羽和端木笙确实为了苏七七的事情略微奔波了。

他在祈颐先生眼中看到了一丝尴尬。

“只是某去求了一位深交得到的这方解药。”在唐飞和罗灵儿看不到的扇子后面,那白皙的面颊上带着些红色。

 

小组讨论会

 

罗灵儿:祈颐先生真是个很神秘的人啊

苏七七:是啊,比某人好太多了

唐飞:喂喂,他也装的太过了吧

祈颐先生:非也,某可没有故弄玄虚啊

唐飞: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祈颐先生:某一直在这儿啊

罗灵儿:举手!我有问题!

祈颐先生:灵儿姑娘你但说无妨

罗灵儿:那个深交是谁啊?

祈颐先生:(举扇遮脸)咳咳……就是一个深交啊

罗灵儿:好像闻到了基情的味道

苏七七:灵儿你这是腐眼看人基啊

诸葛羽:好了,别吵了!

罗灵儿:老大,祈颐先生会一直加入我们吗?

诸葛羽:这个要问我们的新老大

阿虹:大家好,不才阿虹,请多指教

丁奇:亲生的

苏七七:亲生的

罗灵儿:亲生的

阿虹:……下一个故事你们就别想出场了= =

罗灵儿:别啊,我们可是这要角色呢

阿虹:OK,祈颐先生是新角色,大家欢迎

祈颐先生:某身为新人,感谢大家的热忱

端木笙:只问一句,祈颐先生多大年纪呢?

祈颐先生:与端木小姐比就不足为道了

罗灵儿:我想知道祈颐先生到底长啥样

唐飞:+1

苏七七:+2

阿虹:好了好了~下一个故事是讲香的

祈颐先生:肯定是跟我有关的

唐飞:你咋知道

祈颐先生:凡人的智慧!

唐飞:……我要打他!

众人:唐飞住手!

 


※※※※※※※

花絮:

 

阿虹:来~小奇异你开始登萍度水,水下的暗桩准备!Action!

祈颐先生:(踏上水面)哎呀~!(掉到水里)

阿虹:?!!!!后勤!暗桩呢!

后勤:虹姐,暗桩刚刚被挪到前面去当台阶了

阿虹:哎呀呀,竟然忘了这事儿了!

祈颐先生:WTF?!!

 

陈晓:没想到传说中的祈颐先生竟是如此俊秀的一个年轻人。

阿虹:很好~!这条过!准备下一条

祈颐先生:陈晓你的手咋流血了

陈晓:被你下巴扎的

祈颐先生:……

阿虹:……

E科众:……

 

唐飞:这真是把好匕首(随手藏)

陈晓:虹姐!有人坑剧组财物!

唐飞:(踹)演好你的死人

 

岚儿:虹姐!!!!我拿错点心了额!!!

阿虹:你拿了啥?

岚儿:好像是主人存着的比比多味豆!(哈利波特里面那种各种怪异味道的糖)

阿虹:啊……诸葛羽和唐飞走好

诸葛羽&唐飞:点心?是糖果?(拿起吃)

祈颐先生:哎呀,岚儿拿错点心了

诸葛羽&唐飞:WTF?!!!

祈颐先生:诸葛羽刚刚吃的好像是鞋带味的,唐飞吃的是绿色的应该是芥末味的

诸葛羽:鞋带……

唐飞:芥末?!!!!!

诸葛羽&唐飞:WTF?!!!

祈颐先生:啊,我这个是血的味道的

 

岚儿:我家主人要我将这张纸交给二位

诸葛羽:(接过纸)……

苏七七:老大?

诸葛羽:……

罗灵儿:老大?

诸葛羽:……

唐飞:什么情况?(抢过纸来看,念)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不喜欢大叔

众人:……老大?

岚儿:(走到半路)啊呀!给错纸了!

 

 


发表于2016-10-05.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