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第二人生】第六章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06 第六章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每个平凡的自我 都曾幻想过

以你为名的小说 会是枯燥 或是隽永

                               ——五月天《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我开始记录一些事情了,觉得有趣的,或者,甚至把平日里遇到些什么都记录下来。就比如说我们学校,哪里有地下室,哪里是小湖等等等等的。我确实有点无聊啊。那我考虑一下,什么时候去阿兹卡班好了,这个很有必要。

狼爹……

然后在课余,我就在帝都漫无目的的晃荡。

女生总喜欢一些神神秘秘的东西,连我的舍友也不例外。那天正好没课的时候,我在玩剑三,我室友里头一个叫韩媛媛的对那些灵异的东西也都十分好奇。她就撺掇大家一起玩笔仙什么的,还说到了关于故宫的传说。

无非就是什么,晚上下匙了之后,有人看到了宫女太监什么的。

老梗了。

但是,妹子们的好奇心是很大的,这个我很清楚。所以她们说,想去故宫看个究竟。我是很无所谓的,反正你们要去玩命么,我就陪陪你们好了。要知道,纯阳的技能真的很……奇特。其实在以前上游戏做日常的时候,就有一个日常是练符的。后来说到这事儿,我问过安君宇,他凉凉地给我来了一句,不然你以为那些符是干什么的?

我当时的反应就是:Excuse me?!

当然,用朱砂在这符上写字的话,效果是最好的。所以我曾经缠着小君教我画符,然后他夸奖我,真的画出个鬼画符来。

这一定不是我亲生的,说好的高冷的道长呢!

我就陪我的室友们去了故宫,趁着还没下匙,溜了进去,走到比较偏僻的地方去。她们看到周围的人不多了,就开始讨论该怎么玩笔仙了。

我就看着她们讨论,然后会时不时提出一些意见来。比如笔要用毛笔啊,在槐树下请仙之类的。

有时候我发现,我还真的挺坏的。

凌零却有些担心,问真的没问题吗什么的。而柳黎瑕很不在意地说:“没事的,又没有什么真的鬼啊什么的。”我在内心呵呵了一下,就在一边但笑不语。然后其他几个就在旁边附和,真不知道她们哪儿来的自信。

我就胡说了一句,四个人请仙是最好的,她们还真信了,把我和凌零自动排除在外了。我就在旁边看看好了,反正本来也就不打算玩的。

天突然就暗下来了,我看了看周围,看来要开始了呢。

阴风阵阵的,那群家伙才开始害怕起来,就连我身边的凌零也抓住了我的手。抓的很紧,而且还在发抖。我拍了拍她的手,是告诉她没关系的。慢慢的我就发现周围越来越冷,而且还有奇怪的呢喃声。

“不……不会吧。”卢果儿这样说着,声音还在发抖。不会吧?我觉得有点好笑,自己请出来的,当然要自己解决了。我?我只不过是煽风点火的而已。

我从来不是那种对陌生人下手的人,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脾气很好的,只有真的生气了才会发火的。而那四个家伙,自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有些事我都听说了。在我加入学生会的期间,都挺学生会里面的人说了。

也不知道这群家伙们哪儿来的自信,说一个只认识了一个多月的人的坏话?其实她们也有说凌零的,这个我也有听到。

无非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里而已。这种人,在我以前的时候,常常在微博上看到过。有些人说什么魔都的人傲慢瞧不起人什么的,还有说魔都女性爱财什么的。她们就是那种表面跟你是关系不错的,背地里说人坏话。

当然我知道她们还说过帝都的几个同学的坏话。

突然就出现一个人,说了一句这里怎么那么阴冷。那是一个男的,唔,看样子也不过二十岁的模样吧。长得算帅,嗯,这是我个人意见,因为我家儿子真的很帅!不亚于他的!但是奇特的是,他居然是双瞳!

有点意思了。

“你们……难道在这里招鬼?”他看着我们说道。“我……没,不是我们。”看到长得好看的,手都不知道放哪了,呵。“是我们在请笔仙。”我大大方方的承认,却没想到他在那里嘀咕了一句:“糟,林丹枫兄妹都不在,这下该怎么搞?”

林丹枫?双瞳青年……也许。呵呵,但愿我没猜错。

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官服、脸色惨白、长辫子的“人”。看来是个清朝的老鬼。“是谁将吾召唤出来?”不对啊,不应该是一些太监啊宫女之类的吗?或者后宫妃嫔也行啊。那个青年脸色微微一变。

“正是在下等人将阁下召唤。”我这样说道。它把头“转向”了我:“你又是何许人也?可知吾是谁?”我哪儿会知道你是谁啊!“那阁下又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它冷冷地看向我:“你可知将吾唤出的代价是什么?”代价?我不知道啊?“自然是,要你们的命!”说着,就像我这边扑来。

“小心!”那个青年紧张道。

我一个后退,拿出了一张符。那个老鬼看了我手中的纸符一眼,冷笑了一声,似乎不把这些放在眼中。那个青年却突然冲过来,挡在我和那老鬼中间,却没想到老鬼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冲过来。

“喂,你不要命啦!”我一把推开了那个青年,顺便自己也跳开了。没想到,那个青年的胳膊上还是被抓到了。“你,在旁边呆着就好。”我指着他说,额,好像有点装逼的味道啊。

然后,就扬起了手中的符,打了过去。

那老鬼大约是认为我的这些只是糊弄人的,就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接,然后……啊的一声惨叫,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被开水烫了的那种感觉吧。

啊,真惨。

它的一个胳膊没了。啧啧啧,下次直接打他脑门心。

我没想到的是,它的下一轮攻击改变策略了。周围都有幽蓝色的鬼火,吓得我室友们都不敢动弹,甚至有些还飘飘荡荡地来到她们面前。她们更是吓得尖叫。如果能直接打晕她们就好了。

嘛……我掏出了第二张符,它看到我这动作,自然是警觉了。我于是又把符收起来了,它有些奇怪于我的动作,却没想到我立刻撒出了五六张符过去。

呵,凡人的智慧。

它一看到这阵仗,自然而然就想逃走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那些符是一把就贴在它背上,把它给笼罩了起来。最后,我坐在床前看着指尖已经如烟【①】。

哦,不好意思,是它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慢慢消散才对。

“喂,你没事吧?”看到一切都结束了,我就问那个青年。“啊……没事。”没事个鬼。“你跟我来。”我招呼他,至于其他人么,我就不管他们了。“等我一下,”他说着,拿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大意是,让电话那头的人,找两个人来善后。

跳出围墙,我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在这个青年疑惑的目光下报了一个地址。

这时候其实太阳也快下山了,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大概他们见到我,也会惊讶的吧。可惜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治疗这个被老鬼抓的伤口,不然也就不麻烦他们了。

我给了司机整钱,让他不用找了。

进花园的时候,就看到梵梵在给花浇水,看到我进来十分的惊讶。“梵梵,我回来啦~”诶黑,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嘛。“怎么又回来了?”要我说我想他们了,他们肯定不信的,那我就实话实说吧。“出了一点小状况,需要你和小君帮忙。”我说着,走进了屋里。“啊对了,梵梵你有做饭吗?”

就见梵梵叹了一口气,说道:“做了。”哎呀呀,干嘛叹气啦。

容容一见到我,就说你怎么又来了,我给了个鬼脸,毫不客气直接坐下来。“小君,你帮我看一下他的伤口,是给一个清朝的老鬼抓的。”一听到是好兄弟干的活,小君自然就过来研究了。

老半天他说出来一句:“喝符水。”我差点没笑场。“哦,那梵梵来看看吧w。”梵梵也是看了好半天,大手一挥,写出了一长条的东西。“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即可。”他是这样说的。

我一看那些东西。

真的好想笑!!!连红花都有啊!金线莲紫灵芝,不行了,我先哈为敬!

别的我不知道啊,但是金线莲是主治咳嗽的,然而紫灵芝是调节很多功能,唯独没有外伤。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2015年最后一个月我就是在吃这些中度过的。

“怎么要那么多药?”他显然不信。“你不信就拉倒。”我说着就想拿走那张药方,却被他快一步收起来了。“对了,还没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到那个地方去?”我一连问出了两个问题。

“这该是我问的吧。你们几个姑娘家的,没事请什么仙?”我说我就喜欢,你管得着么。听到我请仙,我家五个儿砸都盯着我看,意思是你干嘛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好了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在给你说我的事情。”

“我叫欧阳轩。”他只好自报家门了。“哦,你好,我叫崔梓涵。崔护的崔,木辛为梓,内涵的涵。我同学们想去见识一下故宫的传说,就到那边去了。”言下之意就是完全与我无关。

他于是丢下了一句叫我们不要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就走了。

诶,等等,把梵梵写的药方留下来啊!

然后呢,等欧阳轩走了之后,他们集体申讨我。说是什么这个叫欧阳轩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让我不要招惹他之类之类的。“每次冲动留下的都有所不同,然而有天你会懂: 就是那些让你不同。Understand?”我最后回了一句英语。

“不要拿歌来敷衍我们。”喂喂,要不要这么异口同声啊?!!!

“但是要知道啊,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我这样说道,“更何况,是《中国龙组》呢?”

 

 

 

【①】我坐在床前看着指尖已经如烟:来自五月天的歌曲《如烟》。

----------作者说---------

接下来的部分是《中国龙组》的部分,大约会有好几章的样子

其实没看过《龙组》也是么得关系的,因为是独立的事件,不是龙组的原剧情哦w

发表于2015-12-12.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