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第二人生】 第四章 在黑暗中建造我仙境的华屋

04第四章 在黑暗中建造我仙境的华屋


我打了个哈欠,带着些许迷离的神色看着天空,啊……天空好蓝啊。然而我有点困。

“其实我们应该晚上来的,”我这样对身边的祈说道,毕竟是夏天嘛,还是有点热的。”我的脚曾踏过复成桥的脊,在十三四岁的时候。【①】”他突然这么对我说。其他七个人带着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我们。”南京的日光,大概没有杭州猛烈;西湖的夏夜老是热蓬蓬的,水像沸着一般,秦淮河的水却尽是这样冷冷地绿着。任你人影的憧憧,歌声的扰扰,总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绿纱面幂似的;它尽是这样静静的,冷冷的绿着。【②】”

我看着远方的柳树,慢慢说道。

突然想起来,高中上语文课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总是喜欢叫我起来朗读,不管是课文还是诗词。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怀念高中的时光了。

“啊~祈祈,我们明天去绍兴吧!”江苏玩了一个地方,当然要再去浙江玩了。”突然有些想念绍兴黄酒了呢~”我这么说道。”好。”他没有异议,其他几位,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的了。

感觉这几天下来,包邮区要给我逛遍了。

“好啦~我们去中山陵吧。”我说着,指挥容容和辰琰划船。某两只抱怨,说我包庇另外三只。

不服就憋着,我就是包庇怎么了w。

刚上了岸,我的手机就响起了主唱大人(陈信宏)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夜访吸血鬼》。看到那个来电显示的瞬间,我一点都不想接这个电话。即使是那些事情还没来得及,也永远不会再发生了,但是我还是不想接这个电话。

因为,我有些厌恶。

然而祈他们都看着我,意思很明显,让我接电话。

“喂,你好?”我一般接电话都是这样的。”喂,死肥羊,明天早上十点半,我在我家附近的车站等你们。”啊?我愣了一下,明天?我立刻看向了祈,明天是几号?他他手机给我看,呵,八号么。想起来了,那时候是她生日的,所以我得去她家过生日什么的。

看来下午是游不成了呢。

挂了电话,叹了口气,我对其他六位帅哥说:”来来来,帅哥们陪我去逛街吧。”生日礼物什么的,选什么好呢?

“对了祈祈,MayDay有演唱会哦,要不要去?”他淡淡看了我一眼,问道:”哪里?”哪里啊?我瞅瞅哈~”杭州有一场八月的,南京是在十月头。”我决定买这两场最靠前的票送她,顺便再加上一些别的东西好了。

“好。”祈是这样回答我的。

那么然后呢?我这样想着,却对该送些什么犯难。如果是睿睿他们的话,500块钱直接塞过去就搞定的了。

那时我将梦见泛青的地平线,

花园,在白石地中呜咽的喷泉,

亲吻,早晚都啁啾鸣唱的鸟雀,

以及牧歌当中最天真的一切。

暴乱徒然地在我的窗前怒吼,

不会让我从我的书桌上抬头;

因为我已然在快乐之中陶醉,

但凭我的意志就把春天唤醒,

并从我的心中拉出红日一轮,

将我的炽热的思想化作温馨。


“这是什么?”梵梵(梵素问-花哥)突然问我。”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名为《风景》。”真不愧是我亲爱的哥哥。

啊!我想到买什么了。”走吧,帅哥们!我们去逛SWAROVSKI的专卖店。”我说着,大家开始准备神行了,目标自然是淮海中路。

那个莲花太好看了,实在是舍不得送人,然后祈就看不下去了。他掏钱给我买了一个,我勒个去……不过礼物好歹算是齐全了,两张演唱会门票,SWAROVSKI的生肖羊和莲花。

不知道我的礼物会不会是最贵的……不过无所谓了。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了她家门口的车站,看到了以前两个和她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还有一些是她的高中同学。和以前的同学打了招呼,就说起了分数的事情。我很是随意的听着,却发现她常常往我这边看几眼。我就假装没看到,依旧和同学聊着天。

她带我们去她家,和她的家里人打了招呼之后,把生日礼物给了她。看到那些东西,她愣了一下,似乎是有点吃惊的样子。

到了吃饭时间,是该出去吃饭的,我跟着一起出去了。

用餐中,说到了下午安排是去唱歌的,我就说下午还有事,那就不去了。听到这句话,别人倒也没什么,只是她惊愕地看着我。那惊愕只有一瞬间,被她很好的藏了起来。然后,她笑嘻嘻地问我都高考完了,还能有什么事情啊?

一如既往,没有半点差池的模样。

“家里有些事,不过我生日你们一定要来!”没记错的话,我是有邀请她的。”哦,如果有空我就来。”最好是没空的,那我就可以和睿睿他们神行去别的地方了。

这一顿饭,吃的还算是热闹的。只是不论什么时候,我果然还是不喜欢和陌生人相处啊,太不自在了。

午后一点三十分,离开饭店,我已经收到祈的短信了。说是我亲爱的儿子们在路口等我,我要去买些东西,自然是要他们做苦力的!

她们要在路口拦车,直接打车过去唱歌什么的,而我呢,一眼就看到他们那么显眼的五个人了。果然,不管在哪里,他们都会有回头率呢。

“哈喽!这里!”我朝他们挥手,但是侠士不愧是侠士,一眼就看到我了。”OK,那我先走了。”我对他们说着,准备穿马路了。这时候,我耳边突然刮过一阵风,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呢,就听得耳边一阵巨响。

似乎是撞车了?

等我看清楚的时候,我家那五只已经出现在我身边,容容和小夜(唐夜君-唐门)都挡在了我前面;在我左侧小君(安君宇-纯阳)是冷着一张俊脸,手里拿着他的若水剑;梵梵手里也拿着判官笔,包括在我右侧的辰琰手执轻剑,都是一脸严肃的模样。

大概只有我不明所以了。

确实是起交通事故,只是我眼前的集装箱卡车的车头已经瘪进去,玻璃上全是血污,根本看不见里头的情况。可能,已经死了吧。

但是不管怎样,还是要打电话报警的。还没等我拿出手机呢,容容摸我的脑袋。”喂!丫头你没事吧?”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是离那起事故最近的人。”哈士奇别摸我头!万一我以后长不高怎么办!”容容嗤之以鼻,”就你还想长高?”

喂!你几个意思啊!

“等等,”小夜(唐夜君)突然说道,手里的的机关匣”咔”的一声轻响,像是手枪上膛了那般。别介啊,容我先报个警!

刚打完了电话,就听到玻璃碎了的声响。那车门上碎裂的玻璃,统统向我们飞了过来!小夜举起了机关匣,对着天空就是一发天女散花。

“小心!”突然小夜就把我扑倒在了地上。”小夜!!”我尖叫起来。妈的,那些玻璃可是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的啊!

我想推开小夜,但是这家伙怎么那么重?!!”小夜!”我终于把他推开了,果然那一身定国上都是玻璃渣子。”梵梵,你快来看看小夜!”我话刚落音,就听小夜说:”没……没事。”没事你个毛线!

我说我扶着小夜,让后让梵梵把小夜背上的玻璃弄掉,小夜死活不同意。”废话少说,脱衣服!不然我就扒了!”我就是这样简单粗暴。见我真要扒衣服,小夜只有把衣服脱了。

为了防止有小的玻璃渣残留,梵梵是检查的很仔细。

然而我们等来的不是警察叔叔,而是异现场调查科的那几个人。苏七七询问莫珹君他们是怎么一个情况,大约那些她的同学们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的。只有莫珹君这家伙,还算是比较冷静的,能够有条理的说清楚了她所看到的这一过程。

诸葛羽带着唐飞和罗灵儿——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人谁是谁的,这真的是很一目了然的事情。比如,小鲜肉唐飞,确实长得帅;再比如罗灵儿,确实有那种古灵精怪的感觉。那应该,算是一种感觉吧。

“小夜夜,你真呆胶布?”看到梵梵给小夜缠纱布,我这样问他。“没事。”他是一脸的淡定。真的假的啊?“哦……你也不多靠一会儿~”他看向我,意思很明显:为什么要多靠一会儿?“我的胸很软啊,让你多靠一会儿不好咩?”

那边在和罗灵儿讨论这个卡车到底怎么会变这样的唐飞,显然是听到我们这里的对话了,用一种震惊+见了鬼了的表情看我。

对不起,我就是这样的没节操。

然而,我们的二少(叶辰琰)开启了嘲讽技能。他瞄了我的胸,然后哼了一声:“就你这点,完全不够看。”我斜视他:“你是说你有大胸么?亮出来我看看!”要是大盾那样的胸,才够看啊!

诶,对了,不知道能不能摸到大盾的胸?

期待。

辰琰突然问我,为什么总是盯着ECIS的人看。“他们很有趣啊。”我是这样回答的,而且我一直都觉得,他们很有意思。“人生经历很多不同的路,比如现在,比如昨天我们在秦淮河上泛舟。反正,总要经历的事情,不如把它们当做一个风景来看待。既然有参与,将来就不会后悔。”

人生就如同风景。我带着笑意,看向了异现场调查科的那些人。

真惬意啊,透过沉沉雾霭观望

蓝天生出星斗,明窗露出灯光,

煤烟的江河高高地升上天外,

月亮洒下它令人着魔的苍白。

我还将观望春天、夏天和秋天;

当冬天带着单调的白雪出现,

我就到处都关好大门和窗户,

在黑暗中建造我仙境的华屋。【③】






【①】、【②】皆为朱自清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的选段。

【③】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其中一篇《风景》节选


发表于2015-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