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第二人生】 第三章 放假就该吃吃吃

03 第三章 放假就该吃吃吃

 

  吃是我最大的爱好,尤其是现在,有了大笔的资金。真心不用担心买东西和吃吃吃的问题了,果然是有钱任性。我们在买好了所有东西之后,回我大天朝把钱兑换了一小部分,办了一张银行卡存了。然后,约好了晚上去泡吧。

只是,如今有了几个新问题:第一,到时候,如果那么一大笔资金被发现了,那该怎么办?在帝都还好,魔都这茬,暂时先这么着吧。

另外一个问题,是有关于我们儿子们的。对,也就是那些从剑三里面跑出来的家伙,该怎么安置。祈的想法跟我一样,是找个屋子安置。只是我认为是租个房子,而祈提议买。

那么买就买吧,先让他们住宾馆了。

最后一个,就是这些家伙的身份,该如何解决呢?好在暂时还没有需要他们用身份证的地方,能出面的,我和祈出面就行了。

回家之后,趁着爸妈还没到家,开了空调。等到了八点,终于是可以去查询成绩的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居然成绩还算是不错的,而且是超出了本科分数线几十分,到了479。不过,祈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比我高了,这次还高了三十多分。

衡山路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只是未曾去过。晚上等我爸妈睡着了,我们约好了在衡山路碰头。

走在路上,我不禁慨叹,魔都真不愧是魔都啊。所谓,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啊。容容(军爷)说,帝都和魔都,大约就是长安和洛阳的区别了。东都之狼么……突然却想起了那篇《谁是最可爱的人》。

夜晚和白天相比,少了一份匆忙,多了一点宁静祥和。我们选了一家大家都看上去顺眼的酒吧走进去,路路用五毒的蛊把自己弄回以前的模样,也没有什么人看着我们,可能以为我们是高考结束的学生,出来玩的那种。

这个时候的酒吧里面人很多,气氛也很high的,我们找了一个可以坐很多人的桌子,正好是对着吧台的。吧台上坐着两个嗯……帅大叔,一个看起来二十多,二十七八吧,另一个我觉得顶多也不过三十了。

其实我看人,一向不大准的。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15年快年底时候,某个人的事情了不是么?

这间酒吧的那么多款鸡尾酒,我对鸡尾酒……也不大了解,只知道其中的长岛冰茶和血腥玛丽。于是就点了两打啤酒,和三份果汁。我看了一眼乖乖喝果汁的路路和睿睿,突然冒起了坏水。

拿了一瓶开了的啤酒放到他们面前,叫她们喝。她们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经不住我软磨硬泡,而且还不停说这酒度数不高,也才只有四度,她们两个打算喝一瓶。这一瓶,并不算多,才只有300毫升。

边喝边聊,还点了一些吃的东西。

酒后乱性的估计没有,但是喝了酒打架的,倒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这不,一张椅子就朝我们飞过来了。我秉承着什么都可以撒,就是柠檬红茶不能撒的基本原则被小夜(唐夜君)一把给带走了。我的柠檬红茶!!!

是日了狗了的,心塞。

我要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什么叫做喝水都塞牙缝,这是最好的诠释了。这次朝我们飞过来的,不是一把椅子了,而是一个茶几。

果然人生就像一个茶几,上面放满了杯具啊!

这么一个茶几,连了许多锅碗瓢盆,啊错了,许多刀叉杯瓶飞了过来。这时候,我真想放一发暴雨梨花针,或者用太素九针,或者扔个大蛋壳(纯阳技能坐忘无我,可化解攻击)也可以啊。只是,一下子人懵比了,然后被一个人扑倒之后,看到了漫天的细针(唐夜君的暴雨梨花针)。

“你是不是傻!”容容(容煜)咬牙切齿地说。我却感觉到了,又粘稠又热的东西……“容容你流血了!!!”而且还是头上啊!“笨蛋!”喂喂,这样骂你亲娘真的好?

我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跟我过不去,而且还让我特别生气的话……那人死定了!

现在,我就非常生气!什么玩意儿嘛!出来泡个吧,就不能愉快的玩耍吗?!!

当然我不会打他们的,因为那边已经有人倒下了。最奇特的是,他身上没有半点伤痕,只有衣服上有些血迹。这种时候就应该……

对,拍照发微博!

噢错了,不好意思,是打电话报警。

然而没想到的是,我刚刚看到的那两个大叔已经出现在了那边。我们都没看清楚他们是怎么过去的,似乎是……瞬间移动?然后呢,其中一个板寸头的大叔打了一通电话,再和这里的酒保说了不让任何人出去。

酒保似乎是认识他的样子?

祈是一直在观察那边的那两个人,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值得他观察的地方。难道说……祈是看上那两个大叔中的一个了?!我打了一个冷战,从来不知道祈喜欢男的,更不知道他是个大叔控啊!

可(xing)怕(fen)!

“凡人的智慧。”祈如此说道,然而这句话是对我说的。我用一副“不服来战,不然就憋着,不要说我们男神的口头禅”的眼神看他,他却推了一下眼镜。

“我是上海E科的负责人,”那两个帅大叔中,年长的板寸头的那个如此说道,然后,我跟觉自己被雷到了。

嗯,对,被雷到了。

赞美撒旦!

WTF!

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真的。不是,应该是我对这个世界更加期待了!好像还会有更多人出现的样子啊w

然而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因为既然有ECIS老大=E科会过来=大概能看到全员,Oh,yeah!我要看小鲜肉唐飞,我要看萌萌哒灵儿,我要看……等一哈,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容容你真的没事吗?”我问容容,梵梵(梵素问)正在给他上药。“只是些皮肉伤。”我们的万花大夫如此说道,嗯,那我就能够放心地去看帅哥了。

我给祈递了个眼色,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接下来,E科所有人员都到齐了。E科和别的不一样,因为风格都很明显,也就非常好认的。我看了那些人,拿出了新买的iPhone手机拍照。偷拍这种事情,用浮光掠影(剑三唐门的隐身技能),外加千万别想到这事儿就行了。

那个询问我们的,穿着打扮什么的像是白领的美女想必就是苏七七了吧。她询问了一些基本的事情,例如我们看到的案发经过啦什么的,然后头她看了看我们家的几个儿子。嗯,我家儿子果然帅。

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是很有吸引力的不是么。帅就一个字。

被询问完的我们还不能走,于是待在一边讨论明天继续去哪里玩。“我觉得我们可以一天去一个地方。”这是睿睿说的。

“不对,我现在有另一个问题!”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什么问题?”他们一群人问我。我并没有回答他们,而是转到了团队聊天。

 

崔梓涵:既然那个大叔是诸葛羽,那另外一个大叔,难道是……

赵睿希:诸葛羽是谁啊?

叶辰琰:异现场调查科?

崔子祈:那个人,应该是时飞扬吧

崔梓涵:yep~我就是这样猜测的

伊路路:那到底是谁?

崔梓涵:有一部小说叫《异现场调查科》【①】,里面那个叫做异现场调查科的特殊机构,专门调查一些特殊的案件。

赵睿希:这也算是特殊案件了吗?

崔梓涵:杀人不见血,除了毒药,我觉得应该算得上特殊案件了吧

唐夜君:不是毒药

崔梓涵:不知道可不可以问时飞扬要个签名?

容煜:就你这点出息,人家才不会看上你这个小姑娘的

崔梓涵:喂!容容你这样说别人真的好吗!说好的沉稳呢!而且而我二十四岁!

容煜:呵

赵睿希:瞎说,你明明才十八

伊路路:就是!

崔梓涵:欠揍哦你们

 

 

刚刚苏七七离开了一会儿之后带了点资料回来,那边好像说是那群打架的人里面有几个是异能者什么的。那么问题就来了,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异能者,不用异能打架?百思不得其解。

反正这事儿轮不到我们,我换成视频拍摄好了,有趣的东西,当然可不能只用照片来记录啊。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糊里糊涂的就被他们告知可以回去了。好像是发现凶手了?那我可以说一句:“真実はいつもひとつ!”(真相只有一个)吗?哦,我既不叫新一,也不姓江户川,那还是算了吧。

我们几个于是约好了第二天先到容容他们几个住的地方集合,然后一起去吃早茶的。就这样离开了酒吧。

“今天真是很奇特的一天啊,”已经是第二天的一点多了,没想到人还不算少。“不过后面有三个人,跟了我们好久了。”祈淡淡地嗯了一声,表示他也早就发现了。“唔,劫财的可能性大于劫色的。而且是从我们从酒吧出来,互相道别开始就跟着了的。”我如此分析道。“可能是我们之前点了那么多东西,最后还买单引起他们注意的。”

于是,我们两个人决定走到了偏僻的地方,身后的三个人看到我们两个人走到了比较偏僻的角落,大概是觉得机会来了,就冲了上来。

 

“把钱交出来!”其中有一个人吼道,却定睛一看,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白袍、神色淡漠的年轻男子,却根本不是刚才的那两个人。

另外一个穿着一身鸦青色的青年却戴着半块面具,另外半张看得见的脸孔带着笑意。“那就雷震子吧。”他笑嘻嘻地说道,然后三个人感觉到了晕眩。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两个人不见了,只有他们三个在。而且,他们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过了半个小时才能够重新活动了起来。

却也发现自己身上啥都没了,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①】《异现场调查科》:非常规犯罪行为,非常规罪犯,非常规事件,三者有其一,则称之为“ 异事件”现场。

一九八一年,为了整合世界各地的力量共同对付愈演愈烈的异能者犯罪,国际刑警组织在伦敦成立了一个叫“异犯罪调查科”的特殊机构。英文名称为ESPECIAL Criminal Investigative Service,缩写为“ECIS”。

九十年代后,“ECIS” 的总部依然在雾都伦敦,工作重心则逐渐东移至亚洲。1993年,异犯罪调查科独立出国际刑警组织,改名为更民间化的“异现场调查科”,但“ECIS”这个具有非凡意义的标示被沿用下来。

如今世界各地的分部共有三十一个。由于“异现场调查科”这个名字过于显眼,在中国为了更好的与民间机构进行交流,将名字简化为“犯罪E科”。

 


发表于2015-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