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后续之一】

【后续一】

日头还未升起的时候,林卿玦已经醒了,他睁开了眼,摸向枕边的那块面具。阿君,已经是一年三个多月了……也是林卿玦回华山一年多。他每日都摸着这块面具入睡,醒时又看向这面具。那日,最后浩气的指挥李慕然带着人摸上来之时,就见他这个师弟是紧紧攥着那块面具。

林卿玦紧紧抱着唐君默,不管是谁上前去都会被他斥退。最终是唐君默的师姐唐若看不下去,劈晕了林卿玦将之带回长安。

回了长安的林卿玦却如同一潭死水,李慕然让人将林卿玦送回纯阳,而目睹了自家兄长死亡的唐宁越却说什么都要留下来,说是有朝一日, 一定要手刃叶辰。唐若管不住他,也只能由得他去。

回了华山的林卿玦,却从纯阳宫搬离,住到了论剑峰的屋子里去。

李茗溪上山,又看到师父待在了论剑峰的崖边,眺望着远方。对于师父的事情,在自己同门的口中,他是闻得一二,只是这之中,他却有些不太明白。

“师父,到论剑台去走走吧。”李茗溪上前说道,为的就是打破师父的这种悲伤。“论剑台……”他只听林卿玦低喃道,“走罢。”

这日论剑台没有半点雪,林卿玦复又忆起第一次见到唐君默的时候……

“师兄师兄,你到底认不认路啊!”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林卿玦的回忆,他抬眼便看见一个熟悉的鸦青色影子。“阿君……”那个身影熟悉到,让林卿玦以为是幻觉。那背影,显然是一个唐门,他身边还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

唐门挠挠头,左顾右盼,看到了林卿玦二人。“打扰了,请问二位道长,论剑台该怎么走?”

不知这论剑台……该怎么走?林卿玦几乎以为,那人又回来了。却一抬眼,那是一张年轻的脸,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清秀却带着些许稚嫩。

不是他……林卿玦在心里说。却,这年轻唐门的背影,与他如此相似。

“这边就是论剑台了,”李茗溪指了指眼前的高台,对这唐门的师兄妹二人说道。“多谢道长!”确实不是他,他是在自己怀中一点一点冰凉了下去的,林卿玦又看了看那张未戴面具的脸,思绪却又回到了那段在论剑峰上的日子。

他闭上了眼睛,却在此刻做了一个决定。

到达扬州那一日,扬州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再来镇依旧是熙熙攘攘的繁华,林卿玦骑着素月进了再来镇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也开始放晴。

烟花三月下扬州……

当扬州再来镇上,出现着一个骑着白马、白衣的道人出现时,不管是路人还是店家,都停了下。且不说林卿玦的相貌如何,那一身出尘的气质,自是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许是因为扬州离藏剑和秀坊近的缘故,镇上常见到些七秀的姑娘以及藏剑山庄的少爷小姐。当林卿玦出现时候,那些秀坊姑娘和藏剑的少爷小姐,也都不住打量这眼前的年轻道人。

路边一个挑着首饰的秀坊姑娘,听到了马的嘶鸣之后,也抬起了头来。在她身边那个男子,在看到她抬头,也就看了过去。

要说在扬州,纯阳弟子少见,其实唐门也非常少见。这样一个鸦青色的身影出现在金灿灿和嫩粉的颜色之中,自然是比较惹眼了。

让林卿玦注意的,并非是那一身的定国,而是那张脸。

一如一年半以前,那样冷厉俊美,却没有戴唐门专有的面具。而他身边那个七秀的姑娘,也是清丽秀美,二人站在一道,可谓是郎才女貌。

郎才女貌……不知为何,林卿玦从心头升起了一种恼怒的情绪。

“林……”看到林卿玦,那唐门是有些愕然。“师父?”发现了唐门看着那白衣道人,七秀的姑娘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对方。那人的眉宇间,似乎带着些生气的情绪。

“不知这位道长是……?”七秀姑娘有些奇怪。只见这白衣道人下了马,几步向那唐门走去,拉住了他的手之后对他说:“上马。”唐门怔了怔,却也听话乖乖上了马。

“那个……”唐君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却听得林卿玦道:“那个七秀是什么人,阿君?”听到那个称呼,唐君默身子微微一颤。“我徒弟……”唐君默轻声道。

“是么……”林卿玦便不再说话,只将之带到了一间客栈。唐君默是一脸的莫名,只听林卿玦向小二要了一间上房,然后默默跟着那二人走。

进了屋子,林卿玦一把便将唐君默推到了门上,顺便就将门关上了。林卿玦略比唐君默高一些,唐君默被抵在门上,微抬着头看向林卿玦,心狂跳的厉害。

林卿玦从唐君默眼中看到了紧张,嘴角微翘,带着一丝温柔的意味。低下头来,只是用唇轻轻触碰唐君默的两瓣唇,发现唐君默紧张的抿着嘴,他“嗯?”了一声,伸出了舌,却没想唐君默竟张开了嘴。

温软的舌在嘴里,扫过牙齿,勾起了嘴里的那条舌,互相搅动勾缠。

一吻毕,林卿玦看见唐君默脸上有些红晕,就连耳朵都有些红了。

揽住唐君默细韧的腰,便往床榻上带。唐君默被他推倒在榻上,他一把拉开了唐君默的腰带,唐君默也解开了那白色定国上的扣子。唐门的破军只要一解开腰带,也算是将他的全副武装给褪去了。林卿玦顺手将他那满是暗刺倒钩的手套扔在了地上,一个低头就看见唐君默胸口的那朵白莲花,在这样的境况下,带着些许妖艳。

白色的雪莲花下边那颗暗红色的果实看得林卿玦有些心痒,低下头去含住了那颗果实,舌头不停拨弄着。舌头扫过时候,让唐君默感觉有些瘙痒,不觉挺起了胸膛,拱起了腰。

林卿玦干脆地拉去了鸦青色的裤子,看到林卿玦这般干脆,唐君默也开始剥林卿玦的外袍。看到唐君默如此主动,林卿玦也有些高兴,伸出手来轻轻触碰那具诱人的躯体。

一切都结束之后,林卿玦只觉得一回还不够,又轻轻吮吻唐君默。“阿君……你为何不来找我?”想起唐君默未死,却没去寻他,林卿玦略有些不悦。“我明明是……”一想到自己看着唐君默慢慢闭上了眼,逐渐失去了体温,心里总有些发堵。

“凤凰蛊,”唐君默知晓林卿玦想要说什么,“在我出师的时候,师父在我身上种下了许多蛊,其中就有凤凰蛊。”

林卿玦听说过凤凰蛊,并也知道阵营战中,凤凰蛊也是不可或缺的。

像是想起了什么,唐君默突然从榻上弹了起来:“香寒!”

“怎么了?”林卿玦问道。“今日本是给徒弟买出师礼的……”却不想遇到了林卿玦,并且……一想到二人刚才之事,唐君默有些脸红。

“徒弟?那个七秀么?”

唐君默点点头,却默默拾起了衣服,要替林卿玦穿上。见唐君默如此,林卿玦自是愉悦地任由他摆布。

唐君默与林卿玦是并肩离开客栈,一路上林卿玦是询问了些唐君默的近况。

“香寒是我一年之前收的徒弟,当时我以为你……”我话还没说完,唐君默却感觉一只手握住了他,唐君默一愣,抬头看了看带着一丝笑意的林卿玦。借着定国那宽大的袖子,唐君默也回握住林卿玦的手。

“走罢,去找你徒弟。”林卿玦这般说。

“师父!”回到那之前,林卿玦见到唐君默之处,那个七秀少女果然还在。看到唐君默的她很是无奈,却对着这二人是看了又看。

“抱歉,有你看中的吗?”唐君默摸了摸鼻子,问道。

七秀少女却是笑嘻嘻地,指了指被她拿到一边的那些首饰:“就这些吧。”

却见林卿玦拿出了银两:“这些统共多少两?”

那少女却是愣上一愣,欢快道:“多谢师爹!”

-TBC-

咳咳,炮哥尴尬的时候就会摸自己的鼻子……大家发现了没有?

我们家香香徒儿说她师爹是个很机智的师爹……【这是什么情况?】

全是HE了吧╭(╯ε╰)╮

发表于2015-05-20.1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