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六

    林卿玦是正巧收到了自己的二徒弟的飞鸽传书,就下了山去帮这徒弟一道去闯三才阵。

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然是会有些想念唐君默,在他外出的时日里,他就在想自己安排的这个师弟是不是有按时给唐君默送东西,唐君默一人住在那论剑峰上,是不是会无聊…… 一个回神,林卿玦蓦地发现,自己对唐君默关注的太多了。

只是一想到,他可能是有了心上人,就难免有些浮躁。那种浮躁,是他二十来年不曾有过的。 那到底是什么?他突然有些不愿去考虑,可能是一种病症,他这样认为着。打算从三才回来之后,去找自己的好友咨询一下。

在到了长安之后,他发现唐君默已经在那边了,就连唐宁越也在了。唐君默是前前后后在张罗着,似乎是什么大事的样子。林卿玦就抓住唐宁越问究竟怎么回事,他们在忙些什么? 唐宁越其实也在忙着,因着手上有事,也就不能停下来仔细回答林卿玦的疑问,只答了一句在忙着筹备婚礼,就匆匆离开了。

林卿玦却一愣,婚礼二字在他心头炸开了,他一下就将之与之前论剑峰上唐君默与他师父的谈话联系了起来。

果然,看到了带着笑意的唐君默,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那心头的难受更甚,他刚想转身离开,却叫唐君默看见了。

“道长!”唐君默很是高兴,因为他得知了自己师姐要嫁的,是林卿玦的师兄,浩气盟指挥之一的李慕然。“道长你先往里面坐。”林卿玦点点头,只道了一句:“你先忙。”说完,却有些后悔,为甚不问唐君默是与哪个师妹成亲。

唐君默喜欢林卿玦,自然是将一些好吃的都往林卿玦这边摆。这一来二去的,有人就看出那么些门道来了。“大哥,你怎么净往师父那边拿好吃的啊?”唐宁越寻了个两人都空的时候,问他道。唐君默被他问的一愣,打了个岔就去做别的事去了。

“你在发什么呆?”林卿玦的好友安轻墨,自然也是在这邀请之列,他一进屋,就见林卿玦在发呆。林卿玦只道自己是病了,身为医者,安轻墨自然而然便问林卿玦有何不适。

“你这哪儿是病……或者说是病也无可厚非,相思病。”安轻墨嗤笑他,他这个好友,几乎是很少下华山。从前就是在纯阳宫内潜心修道,淡漠的如同纯阳的雪一般,无趣,却很好看。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心无外物之人,如今却是坠入了红尘中。

相思病……林卿玦敛眉,兀的便想起一句话来:情不知所起。【①】

夜间林卿玦是无法入眠,唯有到李慕然这长安宅子的院落中去。中秋时节,这夜也是有些凉了的。他即兴,抽出了自己的止水剑,在这院落中练起了剑。

在一个转身,他看到唐君默坐在屋顶,他便归剑入鞘,一个越身也来到了屋顶上。

看到突然出现的林卿玦,唐君默愣了一愣,只道:“道长方才不是在下头练剑么,怎会到房顶来?”林卿玦不答反问:“你又为何坐在房顶?”

“我听说,嫦娥就住月亮上……”唐君默抬头看了看月亮,如此说道。“小子,我找了你好半天。”林卿玦刚想说什么,就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玖安和唐若一道出现在了房顶之上。“师父,师姐?”

“你该不会是没准备送给新人的的东西,就躲到这儿来了吧?”玖安说道。“玖儿,我这师弟帮衬着忙里忙外,你到好一来就问人要礼。”唐君默真以为自家师姐帮他说话,却没想唐若又道,“若不是玖儿提起来,我还真忘了……师弟,你和宁越的礼呢?”说着,还朝着唐君默伸出了手。

唐君默是一阵尴尬,自从华山下来,他是直奔长安,中间没有片刻的停留,自然也没想到送礼这一说。

看到唐君默尴尬的情形,玖安唐若姐妹两个笑了起来,显然这姐妹两个是拿唐君默做了玩笑。倒是林卿玦,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这成亲的,并非唐君默了。

“好了,师弟,”唐若拍了拍唐君默的肩,“哪一日你带上你堂客来给师姐瞧瞧,也就算是送师姐一份礼了。”

“若儿,你这么说,君默怕是要害羞呢。他身上多了个雪莲的纹,想是华山上哪个姑娘入了他的眼,他却是不敢说呢。”玖安大喇喇就将唐君默身上那雪莲图案的事说了出来。

唐若闻言有些惊奇,只问:“是纯阳宫的哪位姑娘么?”

听到玖安和唐若如此说,林卿玦突然站了起来,将所有人目光引了过去。“你们先聊,”他冷淡道,“贫道先下去了。”三人都愣了愣,不知道林卿玦这是怎么了。

林卿玦还刚落地,唐君默本是想同自己的师父师姐说话,却一个转身看见了林卿玦的止水剑。“道长,你的剑!”唐君默拾起剑,站了起来想要去找林卿玦,一时忘了自己是在房顶,脚上是一个踏空,便从屋顶上摔了下去。

“小心!”林卿玦听到唐君默的声音便抬头,看到的是一脚踏空的唐君默,情急之下他大声道。

“阿君?”

“师弟?!”

唐若和玖安注意到的时候,唐君默已经摔倒了地上。

“师弟你没事吧?”

“没事。”唐君默爬了起来,虽然是脸上一片淡定,其实是感觉自己丢脸丢大发了。搔了搔脸颊,想要把止水剑还给林卿玦。却没想到,林卿玦走过来问他是否没事。这让唐君默更是尴尬,毕竟林卿玦是他喜欢之人。可以说是没有比在心上人面前丢脸更尴尬的事情了。“没事,”唐君默摸了摸鼻子,“道长你的剑忘在屋顶了。”林卿玦点点头,接过了止水剑。“多谢。”

林卿玦看了看唐君默,欲言又止。

二人却都没看见房顶上,玖安对着唐若挤眉弄眼,也就这一时间的事情,两人做了一个决定。

翌日是婚礼正日,来往的宾客可谓是络绎不绝,唐若和李慕然二人自然是在屋内接待,而玖安却拉着唐君默、唐宁越兄弟二人在一边喝酒。

玖安拉着唐君默,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灌他酒,坐在一旁的唐宁越自然是看出这门道来了,被玖安瞪了一眼,悻悻然只好闭了嘴。

就在玖安实在找不到理由了,安轻墨正巧与林卿玦走到他们这边来。“好巧啊,黑大夫,你和你徒弟怎么样了?”安轻墨的江湖徒弟,也是一个纯阳,浩气盟上下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和徒弟有那么点小暧昧。“他呀……”安轻墨坐下后,就往自己酒杯里倒酒。“也就那样吧。”

“不说了,喝酒吧。”安轻墨说道,满饮一杯,又给自己满上了。

“师父,我不喝了……”此时的唐君默已经是有些醉醺醺的。“你才喝了多少,不行,咱们继续!”唐君默摆手,知道是真的不行了,玖安还不放过他。

“他已经醉了,又何必再逼他喝酒。”林卿玦有些看不过去,出言劝玖安放弃。旁边的安轻墨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卿玦一眼。玖安听到林卿玦如此说,带着些探究的意味打量了林卿玦。

玖安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拉过了唐君默的领子:“你给我出来!”说着,就提溜着唐君默离开了大堂。

“师父?”

“怎么那道士老帮你说话啊?”现在墙边,玖安抱着臂问。“该不会……那道士看上你了吧。”玖安说着,就压低了声音。唐君默还是迷迷瞪瞪的,却听得自家师父说“那道士喜欢你”,抬起了迷离的眼神:“怎么可能……师姐和李指挥都说……林道长从来都是心无外物,潜心修道的……”

呵……听这口气,该不会是自家徒儿喜欢上对方了吧?玖安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就想起了唐君默身上的那个纹。

叹了口气,玖安突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劝劝他了。

【①】情不知所起:原句应当是“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是明朝剧作家汤显祖《牡丹亭》里的一句话。

-TBC-

这章终于完了!!!!
(ಥ_ಥ)写的我脑仁好疼啊!!!
下一章样不要表白呢?谁先表白呢?

发表于2015-04-25.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