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五

后来,唐君默摸出了林卿玦来论剑峰的规律。当林卿玦不到论剑峰来的时候,唐君默偶尔会偷偷跑到纯阳宫去,毕竟唐门的浮光掠影极少会有人发现他的踪迹。他常常是蹲在屋顶看林卿玦,不管是他早课、指导师弟师妹,还是焚香抚琴,唐君默就会在屋顶上蹲上一整日。

就这样唐君默在华山上待了大半年,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宁静。

那日的早课结束,太极广场上的众人就见一个美艳的女子款款而来,她那银色的饰品以及衣着与这里可谓是格格不入。

“喂……”她展颜一笑,娇媚动人的模样,几乎是让太极广场上所有的香客都丢了魂。纯阳门人有些面面相觑,几个常年在江湖上跑的弟子一看这女子的衣着饰品以及她身边的那两条蛇,便就知道这名女子来自苗疆的五毒教。那女子拿出了一张纸来,信手一挥展开了问道,“你们,谁知道这个人在哪儿?”

那女子询问时。林卿玦正巧在场,他一眼就看到,那张画像上的人是唐君默。

“我门弟子,都未曾见过姑娘这画像上之人。”他怕这五毒会是恶人,便如此回答。“是吗?可是我的宝贝蛊虫告诉我,他就在这里啊。你们说他不在这里,如果我找到他了,你说怎么办啊?”

林卿玦神色一凛:“还请姑娘指教了。”那五毒带着些笑意看了他一眼,长哨一声换来了自己的坐骑,骑上了马便绝尘而去。“师兄,这……”有一个纯阳弟子有些担忧。“我且去看看,”林卿玦暗道不好,如此对师弟说着,对着另外一个师妹嘱咐了几句,也骑着匹马上了论剑峰。

唐君默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他原本是在附近的森林晃悠了一圈,远远就看见什么明晃晃的东西在屋子附近。

走近了就听那五毒姑娘抱着臂,“哟,那些小道士倒是把你养肥了。”唐君默见到那五毒,愕然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本来是想到长安找你,没想若儿却说你躲到华山了。”五毒说着,笑嘻嘻打量着唐君默。“你能不能……”唐君默话还没说,那道上疾驰而来一匹白马。

“哟,”看到下马的人,正是先前太极广场上同她说话那个纯阳,五毒女子开口调侃唐君默。“怎么?是你相好?那么护着你。”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上前就挽住了唐君默的手臂。

“阿君,你躲到这儿来了,叫我好找!”唐君默看到五毒这动作语气,一个
激灵,不知道这女人又要干什么?“这道士还不让我来找你!”说着,五毒指向了林卿玦。“我可跟你说,我是阿君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林卿玦在下了马之后,就看到这五毒亲昵的挽住了唐君默的手臂,不知为何就觉得这动作有些碍眼。

“贫道并不知姑娘是唐公子的未婚妻,多有得罪了。”林卿玦说道,眉头却微蹙。“不然呢,你以为我是谁?”看到林卿玦这表情,五毒有些愉悦地问道。“道长有没见过你,大约是以为你是恶人谷来寻人的,师父!”最后那个“师父”二字,说得很重。

“阿君,你还是那么无趣。”五毒嗤之以鼻,“不玩笑了,我是阿君的师父,玖安。阿君多亏了道长照顾了。”林卿玦有些释然,“举手之劳,无需特意道谢。”

玖安打量了林卿玦许久,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唐君默就是一笑。“阿君乖徒儿,你可知道为师来中原是为了什么?”唐君默心想,我哪儿能知道你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玖安还没想说什么呢,林卿玦就先行开口道:“外头凉,不如先进屋去说吧。”唐君默点点头,就将玖安引进屋里。

“你可知道,我最近发现你有桃花劫了。用中原话怎么说来的……啊,是红鸾行动了。”唐君默是忍不住就道:“师父,你又不是道……”本想说又不是道士,算什么挂,但是一看到旁边的林卿玦就住了嘴。“呵,死小子,你可能不知道在你出师的时候,为师在你身上种下了几个蛊。其中有一个,就有我特制的情花蛊。”

看到唐君默一脸不信的表情,玖安也不说什么,只说:“你且看看你胸口是否有什么图案。你那几个师兄师姐的胸口都有,且都是不同的图案。”

在玖安的目光下,唐君默不得不脱下了衣服。

唐君默左胸口处确实有一个图案,那是一朵雪白色的莲花。看到那样的一朵雪莲花,林卿玦心头有些不是滋味。“说吧,到底是谁啊?不过能让我徒弟看中,也算是那个家伙的荣幸了吧。”就按对着那朵雪莲花,研究了许久。

“师父……”玖安是一挥手:“我来猜猜啊,雪莲花……呵呵,不会是这纯阳宫的哪位姑娘吧?”对于玖安猜的十不离八九,唐君默是心头一跳,下意识就看向了林卿玦的方向。却不曾想,林卿玦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唐君默的胸口。

突然,林卿玦就站了起来。“既然是你们师徒俩相聚,贫道不便打扰,就先离开了。”说着,就打算离开屋子。看到林卿玦要离开了,唐君默几乎是想站起身来对林卿玦说些什么,却被玖安拉住了。

“诶!”走到了屋外,林卿玦还能听见屋里头的人在说,“什么时候带过来给为师瞅瞅,然后再生一堆徒子徒孙给为师玩玩儿啊?”听到这么一句话,林卿玦是胸口一阵发闷。

回到了纯阳宫,林卿玦对着没来由的浮躁有些无措,抄了大半日的道德经也不见好。

自从师父来看他的那日之后,一连几日不见林卿玦到论剑峰,唐君默感到很是奇怪,就去了纯阳宫。

林卿玦的那些师弟师妹一看到他,都叫起来并且围了上去。“林师兄下山去了。”有一个小师弟说道。下山?“道长他可有说过下山做什么?”那孩子撇嘴,“我哪儿知道!”

唐君默只有会论剑峰等,又是数日,虽说有人给他上来送吃食,却不是林卿玦,这让唐君默感觉有些怪异。但是他知道,这道长与自己非亲非故,安排他躲在这里已经是很好了。

他没等来林卿玦,却等来了另外两个人。

一见到唐宁越和唐若,说不高兴是假的。大半年没见到自家弟弟和师姐,他还是有些想念的。

“玖安来找你了吧。”唐若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玖安与唐若的母亲都是苗疆人,只是后来唐若的母亲嫁给了唐门中人,而玖安的母亲留在了五毒。五毒与唐门相去不远,唐若和玖安从小几乎可以说是一同长大。

所以最开始,得知自己这个江湖师父是这个同门师姐的表姐时候,可谓是非常吃惊。

“哥,你在纯阳还习惯嘛?”唐宁越开口就关心唐君默。“还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唐君默问唐若:“师姐,你知道林道长下山,是不是去找你们了。”

唐若听闻这句话,神色有些许古怪。“你知道了?慕然说,他现在有些奇怪,是出什么事了?”有些奇怪?一听自己在意的人不大对劲,唐君默担心上了。“他…林道长发生什么事了?”

“慕然说以前在纯阳的时候,林卿玦是最最波澜不惊的人,日复一日的做着同样的事,安静的像潭死水。师兄弟们都说他是真真像个不问世事的修道之人。”

听闻师姐如此说,唐君默心头有些酸涩,自己与道长终究是不同的。那人在他上华山的那日,一袭白衣像是融化在雪中那般……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蓦地,唐君默想起了这句。

“对了,我上山主要是为了这事。”说着,唐若拿出一张大红贴,抿嘴一笑:“三个月后,正巧是八月十五,你师姐我正好是在这一日里成亲。”

成亲?唐君默一愣,却没想到那么快,自己这一去也才快一年,自己的师姐竟然是要成亲了。

“过两日,你师父应该还会上山来的,你替我将这个交给她。”唐若还不忘了自己这个这段时日以来才见了一次的好姐妹,“好了,我也该走了,这会儿给你把宁越留下。”

之后还有其他事的唐若,把唐宁越留下后,就离开了华山。

发表于2015-04-2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