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四

唐君默到达纯阳的时候,纯阳的雪很大。之前唐君默来过纯阳一次,呆了三四天,却从未见过纯阳的雪。一见到这般鹅毛大雪,说不惊讶是假的。

林卿玦在前头引路,唐君默在后头跟着,看着眼前那一身白衣飘飘的道长,那一身白衣却如同是要融入了这皑皑白雪之中那般。

“小心路滑。”林卿玦提醒道。

道长……唐君默一想起他差点被叶辰侵犯,被林卿玦看到的事情,就觉得有些尴尬。

下意识想要摸面具,摸到脸上了才想起那面具已经被那个藏剑揭去了。

因着恶人那边大张旗鼓的找人,在唐君默醒的第二日,二人就往纯阳赶去。唐君默身上的伤,并没有好,这一路奔波,伤口自然是裂开了。

林卿玦在华山上远离纯阳宫的论剑峰找了个屋子,“晚些时候,我带些被褥来,这地方交远僻,到了夜间会冷些。”唐君默摸摸鼻子,连忙道:“让道长将我藏在这华山中已是十分劳烦道长,我怎么还……”话才说了一半,林卿玦冷冷道:“你现在身上的还未好,是想冻死在华山么?”

唐君默不敢再多说话,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道长,只有不再多说半句。而说出这话的林卿玦也是愣了一下,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用这严厉的语气同唐君默说话。

一时间,两人都杵在那里。

“我先下去替你拿些被褥,回来再替你伤药。”说着,便离开了屋子。

夜间,林卿玦是睡在了这间屋子里。在离开长安之前,安轻墨把一堆乱七八糟的药统统交给他,对他是千叮咛万嘱咐,在伤口未结痂之前一定要看着。

夜间唐君默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下意识就要去拿千机匣。却发现千机匣并不在身边,他心里更是警惕,小心翼翼下了床榻。

是为了找自己的千机匣,摸到了隔壁屋,意外发现屋子里有个人的呼吸声。唐君默一个隐身,一步一挪的走过去。

看到床榻上的林卿玦的时候,唐君默是一脸的愕然,站了好半晌才想起了怎么一回事。只是那道长正安安静静躺在那里,身为刺客,夜间视力好那也是必要的因素,他便看到那个道长脸上已经没有了淡漠,而是一种让人觉得心安的平静。

回到了纯阳的林卿玦,平日里做的事无非就是看书、练剑、看雪、指导一下同门。而如今,到了论剑峰,林卿玦少了一项指导同门,却要看顾唐君默。

第二日,唐君默是被外面的一片雪色晃醒的。穿上了衣裳,他走出去,雪还未有停的迹象。前一日他没能好好打量这里,这会儿他才发现这附近有一条冰泉。

不过这单薄的衣服,冻得他直打颤,唐君默只好原路返回。

回到屋子那边,只见林卿玦在门口,看到他回来便开口斥责:“伤都还没好,还穿着这单薄的衣服到处跑,赶紧进屋。”唐君默摸了摸鼻子,他发现自从到了纯阳,被这道长斥责了两次。

当晚唐君默就高热不退,林卿玦几乎是把所有被子给唐君默压上了,唐君默还是冻得直哆嗦。

看着唐君默的样子,林卿玦叹了一口气。

夜半唐君默醒的时候,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寒冷。他觉得有些奇怪,晚上吃了饭后,自己是感觉浑身发冷,脑袋发胀,完全没有力气。只是现在,虽然还有一些昏沉,却不觉得冷了。

他想翻个身,意外碰到了一个手。唐君默一愣,看到了旁边的林卿玦。唐君默大惊,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此时林卿玦被唐君默惊醒了,只道一句:“别动!”唐君默安静下来,默默不语,像是在等待审判。“你之前受了凉,压几床被子让你发汗。”只有出了汗,热度才能退,这是之前安轻墨偶然提到的,倒是叫林卿玦记得了。

“还没退热,继续睡吧。”摸了摸唐君默的额头,林卿玦说道。

“多谢道长……”唐君默喃喃道。

那些个小师弟小师妹得知林卿玦师兄藏了个人在论剑峰,都十分好奇跑过来看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能让那个冷淡的师兄藏到这里。

有些师弟很是失望,他们之中有些如是说:“还以为是个漂亮的姑娘呢!没想到是个男的!”

被那么多人围观,对于唐君默来说还是头一回,他看到那么多半大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也正巧,林卿玦是回纯阳宫去了,只有他一人,还有那些孩子们。

“喂!”有一个小姑娘叫他,“你喜不喜欢我林师兄啊?”

啥子?!唐君默被问蒙了。

“你做我媳妇吧!”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趾高气昂的对唐君默说道。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冷淡却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些孩子们都面面相觑,马上有人说道:“糟了,是林师兄回来了!”

“快跑!”

“跑什么?”说话间,林卿玦已经走到了那些孩子们的身边。

“师兄。”

“林师兄。”

“都在闹腾些什么,”林卿玦道,“他身上还有伤未好,你们都给我回去,别打扰到他养伤。”

“哼,师兄有了相好,都不带给我们看。”一个小姑娘噘着嘴说。“就是啊,林师兄!”也有一些孩子七嘴八舌地说道。

“胡说些什么!都回去!”看到自家师兄有些生气了,那些孩子们有的是吐舌头,有的是扮鬼脸,都纷纷散了开。唐君默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些还在唐家堡内的小师弟和小师妹,原来每家都有那么些比较熊的孩子啊……

看到师弟师妹走了,林卿玦对唐君默道:“外头凉,进屋去吧。”随后二人进了屋里,林卿玦又道:“师弟师妹不懂事,还请见谅。”

虽说那些孩子有些熊,却还是挺有趣儿的。“没关系,都是挺可爱的孩子。”唐君默说着,有些想念唐宁越了。这是唐宁越第一次去外头闯荡,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唐君默在论剑峰上呆了一个月,身上的伤也算是好的差不多了,却想着是别人的地方,也不随便乱跑,偶尔的是到论剑峰后头那溪涧边上去。看到唐君默的伤也无大碍了,林卿玦是回到纯阳宫里去,隔个几日会到论剑峰上去一回。

慢慢的,唐君默开始习惯了这每日看雪、练功,偶尔有些孩子上来,每隔几日林卿玦送东西来的日子。同时,他也开始习惯了林卿玦。

林卿玦虽看起来比较冷淡,如果让他上心,他便会多加照顾。答应了让唐君默就在论剑峰,也答应了他师姐和自家师兄要多多照看他,自然是会做到。

这是唐君默二十多年来,头一次被人如此的照顾。从小他就是在唐家堡内,虽说也会有师兄师姐不时照顾一下,只是同门颇多,师兄师姐也未必是每个人都能看顾到。

后来入了江湖,有时候替捕快捉拿案犯,又有时候替浩气盟传递消息,总是独来独往,接触到的人也无非就是些捕快、师姐唐若或者是一些浩气盟的人。接触的人少,相处时间也不多,难免会淡漠一些。

到了后来,唐君默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起,几乎每日从早晨开始,候在那条唯一能上论剑峰的道上,等着林卿玦上山。

这些年来,几乎没有能够与唐君默长时间相处一起之人,除了吃喝睡,他也极少考虑别的东西。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一旦爆发,就会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林卿玦送东西给唐君默后,两人会一起吃饭,他总能看到唐君默吃着饭,就咬着筷子神色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出声提醒,唐君默会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赶紧扒饭,脸却有些红。

唐君默发现,自己对林卿玦有了些旖旎的小心思。

–TBC–

感觉写出来了嘛……好像没啊……
嘛……算了,反正下一章有个重要的人出场。

发表于2015-04-18.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