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三

唐君默只道是林卿玦与安轻墨是好友,却不知他亦是这浩气盟之人。实则不然,林卿玦也与唐君默一样,偶尔为浩气盟做事。

找到那藏剑时候,那藏剑却是在和一个五毒喝酒。唐君默一个浮光掠影到了藏剑上方的梁上,仔细观察了藏剑半晌,这才回到了林卿玦身边。“那藏剑身上有一个锦囊,师姐他们所要的消息,大约是在锦囊里头。”

林卿玦闻言点点头,略一思索,对唐君默道:“为今之计,是埋伏在那藏剑所下榻的客栈,待到夜半时去将锦囊摸出来。”唐君默认同林卿玦的计策,只道:“这样最好,那就到了三更天,我去将东西摸出来。”

是夜,唐夜君摸着夜色,偷偷潜到了客栈里头。在白日里头就已经打听到了那个藏剑工资的屋子,如今只消潜入取走那锦囊便可。

刚摸进了屋子,刚摸到那个锦囊,屋子里的蜡烛却突然亮了起来。

“耗子,等你很久了。”一声轻佻的笑响起,唐君默大惊之下,满脸的戒备。“呵,没想到竟是个唐门。”藏剑一跃而起,就越到了唐君默的面前。唐君默后退了一步,一见到藏剑出现在他面前,就立刻要隐身离开。却不曾想到,藏剑快他一步,抓住了唐君默的领子。

“啧,”一把挑开了唐君默的面具,“是陌生面孔啊,浩气盟又进新人了?”话音刚落,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叶辰,离开恶人谷三年,你的风流本性还没改。”那被称作叶辰的藏剑哈哈一笑,“都说是天性了,怎么能改。”

“放手。”唐君默冷静道。“呵,若我不放手呢。”说着,叶辰看向了唐君默那破军大敞的领口,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笑。唐君默则是二话不说,化血镖招呼了上去。

叶辰眼见着唐君默甩出了化血镖,也甩开了手,一个侧身堪堪躲过了化血镖。却见唐君默等候的就是这个时机,浮光掠影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消失了?”那后来出现的声音主人,表示白日里与叶辰攀谈的五毒。他走向了叶辰,叶辰却看向自己的手里的面具,漫不经心道:“无妨,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脸。”

看到唐君默匆匆忙忙跑进再来镇的树林里,林卿玦忙迎了上去:“可是到手了?”在看到唐君默时,林卿玦一愣,眼前的唐门那原本就敞开的破军如今就像是被人特意拉开过一般,而那人脸上的面具也不知所踪。那张面容姣好的脸上,带着深深地戒备。“快走,这里不安全了!”唐君默对林卿玦说道。

看到唐君默这般,林卿玦也知道事情有变,二话不说从树林里牵出了两匹马。二人上马之后,便是一路狂奔。

还未能出扬州,路上便被人堵截,打头的正是叶辰。

“道长!快走!”一看到面前出现这人,正是之前在客栈里头的那个藏剑,唐君默则是二话不说立刻叫林卿玦离开。“不行,要走一起走。”林卿玦对唐君默说。“道长,这人是冲我而来,你不要再管我了!”

“东西留下,你们就能走了。”叶辰指了指唐君默说道。“那锦囊在我身上,你放道长离开,我便交换与你。”听到锦囊二字,林卿玦眉头微蹙,要知道这锦囊刚一到手就要还给人家,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好,本少爷言而有信,既然东西在你身上,就让那道士先离开。”叶辰带着一丝笑意对唐君默说道。

林卿玦却不同意,这二人一道出来,自然是得一道回去才行。“道长先走吧!我过会儿便赶上来!”说着,一抽马屁股,那马便拔足狂奔而去。林卿玦见到这样的变故,脸色变得难看,刚想牵住缰绳,却见怀里掉出一个东西。

那显然是一个锦囊。

唐君默是打算假意留下,却先一步将锦囊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交给了他,想为了将锦囊顺利的送出去,而唐君默本人……一旦恶人知道锦囊不在他身上,必定会对他严刑拷问。只是自己如果回去了,这锦囊依旧未必会安全到达浩气盟手上。

“师父!”这一道突然出现的声音,倒是解决了林卿玦的燃眉之急。出现的,便是他刚收不久的徒弟唐宁越。“宁越,你先行将这锦囊带到长安去!”林卿玦说着,将锦囊交给了唐宁越。“好,可是师父你…”

“我要去找你兄长,他被一群恶人围住了。”说着,调转了马头,疾驰回去。

再回到刚才那个遇到恶人的地方,已经没有半点人影,却在地上有些许的血迹。林卿玦看到那些血迹,心头浮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寻着血迹找去,那血迹在一间茅草屋的门口消失了。

他一把推门进去,却见那藏剑将失了血几乎陷于半昏迷的唐君默压在了桌上,那破军已经是半褪,衣衫都已经被撕烂。

“你放开他。”林卿玦已然将剑攥在手上。“放开他?”叶辰低笑一声,“到手的美味,我怎可能放手。”林卿玦神色一冷,一个七星拱瑞出去,将藏剑定在了原地。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拉过了唐君默,就离开了那茅草屋。

唐君默的马已经不知所踪,林卿玦只觉这样的唐君默不大好,一时间身上却没有可以替他遮挡的东西,只有紧紧抱住了唐君默,一路疾奔。

“师父!大哥!”林卿玦大老远就能看见夜色中一抹移动的白影,随着那呼唤声,唐宁越逐渐靠近了。

“你怎么来了?”林卿玦蹙眉,问道。“我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了若姐姐派来的人,就将锦囊交给他了。大哥他…没事吧?”看到自家兄长几乎是衣不蔽体模样,唐宁越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这…这是谁干的!”

“先不说这个!你身上可有伤药?”

“有!安大夫在我出来时候给了我一罐!”说着,唐越将带着的伤药递给了林卿玦。

唐君默虽说多数时候都是干人命的买卖,也经常昼伏夜出,那肤色却是略显麦色,这身上也极少有伤痕。看上去显瘦的身材,却也是精壮,只是平日里穿着衣裳并不是很明显。随着伤药涂抹在伤口,唐君默显然会抖一下。

只能随便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从唐宁越这边拿出了纯阳弟子的南皇披在唐君默身上,三人星夜启程,紧赶慢赶是感到了长安城。

“幸好并不是什么致命伤,”替唐君默治疗过后,安轻墨对众人说道。唐宁越闻言是松了一口气,看到自家徒弟松了一口气,林卿玦也感觉自己轻松了些。

休在长安养了几日,唐若全带来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因着叶辰的关系,唐君默那张脸却已经被恶人谷上下统统知晓了,若是唐君默再在外头一跑动,怕是会成为恶人的目标。何况,叶辰放下话了,说是若是活捉了唐君默,就给呢活捉了唐君默之人三千金和一把武器。

叶辰可算得上是有名的铸造武器的藏剑,他所铸造的武器,也有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怕是叶辰这话一放下,找唐君默的人,更是趋之若鹜了。

“那…那该如何是好?”唐宁越有着一丝慌乱,毕竟这还只是他刚步入江湖。林卿玦听到这样的消息,神色却有些阴晴不定。“真不知道师弟你是怎么入了那大少爷的眼的,离了恶人谷三年的他居然为此回到恶人谷去发出这样一个讯息。”唐若也有些惊讶。

却见唐君默,神色冷厉,似乎是想到了那一日,那个藏剑几欲对他侵犯。“不过不论如何,师弟你暂时都不能到处跑动了。”唐若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就算你在外面,也未必会安全…”

唐若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声音出现在屋子门口:“或许他可以随着我师弟回纯阳。”众人向门口望去,那一身白衣,显然是浩气指挥之一的李慕然。

“师姐…”唐君默不能认同这样的方案,唐若却立刻拍板:“这样最好,等到所有人将师弟忘的差不多,你再出山吧。”

“可…”

“我知道你放心不下宁越,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他入浩气的。”唐若用保证堵住了唐君默的嘴。

-TBC-

道长救了炮哥,之后干了个爽!

我要真这么写,我情缘非打死我不可

下一章估计就是炮哥心境的变化了

发表于2015-04-10.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