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二

    

第三次见到唐君默,是在长安。

那一日林卿玦本是到师兄在长安的宅子里小住几日,却在长安天都镇外,看见一身纯阳蚩灵的青年,显然是刚出师门不久的纯阳弟子。那纯阳弟子在天都镇外的地上,低着头不知是在寻些什么。

就这样低着头,连要撞到林卿玦的马也不自知。“小心!”林卿玦喝道,显然那小道士也被吓了一跳。那小道士抬头,看到了坐在马上的林卿玦,那一个穿着破军的同门却是神色淡漠。

“你在这里找些什么?”因着是同门,林卿玦就关心了一下。“我在找三七,谷姑娘要治天都镇内的瘟疫。”在林卿玦的帮助下,这小道士是帮助谷之岚治疗了些许天都镇的镇民,看到林卿玦对付那些天都镇飞虫的英姿,小道士是满目崇拜。

那小道士问他能不能收他为徒,林卿玦本想着是拒绝的,只是在小道士崇拜和真挚的目光之下,无法拒绝他,便答应收了这个江湖徒弟。

“师父在上,受徒儿唐宁越一拜。”至此,林卿玦知晓了这个徒弟的名字。在敬师堂边,林卿玦就接过唐宁越从敬师堂里拿出的拜师茶。“既然如此,你就先在我身边随我游历一段时日。”林卿玦对唐宁越这般说道。“好,多谢师父!”

“长安城外的树林里有一些狼和鹿,”林卿玦对唐宁越说道,“你去长安城外的茶馆边,找茶馆的老板娘,她会叫你去做一些事情。”唐宁越点了点头,就听话的跑去长安城外的茶馆了。

“老板娘的事做完,就到长安大街找我。”林卿玦说着,给了唐宁越一些大黄和甘草。“是!谢谢师父!”

拿着老板娘给的帮忙的银两,唐宁越在一家医馆门口找到了林卿玦。“师父,我做完了!”

“宁越?你是宁越吧?”一个女音引起了唐宁越的注意。“若姐姐?”唐宁越定睛一看,那个一身唐门破军的女子,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你刚刚叫林卿玦……师父?”唐门女子带着一丝好笑的神情,看了看这师徒两个。“啊,是啊。”

“没想到宁越一下子长那么高了,还记得你以前总是跟在你哥后面。”唐门女子比了一个手势。

“对了,我大哥他还没到吗?”说到了自家哥兄长,唐宁越突然问道。

唐门女子刚想说什么,就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师弟?”

“大哥!”

林卿玦赫然发现,这个骑在麟驹上的唐门,正是他之前两次遇到的。“师父,这是我大哥唐君默。”原来他叫唐君默,林卿玦这般想到。

“师弟,怎么样?到手了吗?”唐门女子上前问他。“没有!半路杀出个明教,但是那家伙身上,也没有。”

“本来应当是我们浩气盟内部去寻找的,实在是麻烦你了。”女子如此说,然后看到下马的唐君默身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伤口。“师弟,你受伤了?”唐君默摇摇头:“都是些小……”那个伤字还没出口,唐君默的身体已然是往前倾。

“小心!”离唐君默最近的林卿玦托住了他。

唐君默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日上三竿了。他一脸迷离地看着床帐,似乎是不知道今夕何夕,直到一个声音把他拖回现实。

“大哥你醒了!”唐宁越一看到自家大哥清醒很是高兴。“我师父去端药了,你等一会。”师父?

唐君默一脸的迷糊。

“他醒了?”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屋门口,“这是药。”唐君默看到之前遇到两次的那个道长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递到他面前。“药?”他不解。“你身上除了那些伤口之外,还有蛊毒,不过幸好只是药蛊。”

五毒……唐君默心里清楚,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中这蛊毒的。

“有劳道长了。”唐君默接过了那一碗药,被那气味冲的直皱眉,却是二话不说就将药给喝个精光。

林卿玦点点头,他的好友正是万花杏林弟子,好友在长安医馆行医之时,林卿玦有时候也会帮忙,自然而然,对医药是有些许的了解。这次唐君默受伤中毒,林卿玦的好友,也就是在这医馆行医的安轻墨就为他诊了脉,再开了一副药方,就交给林卿玦。这段时日天都镇瘟疫,安轻墨忙的不可开交,能用的上的人都是忙的脚不沾地。

这照顾唐君默的任务,就到林卿玦师徒身上了。

“你看顾你兄长,我先将他晚上的药热起来。”林卿玦对唐宁越嘱咐了一通,就离开了屋子。

“大哥,你可吓坏我和若姐姐了。”才十七岁的唐宁越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状,想想还是心有余悸。“这还不算太严重的状况,也幸好你入了纯阳门下。”唐君默对于自家幼弟没有拜入唐门很是欣慰。

“对了大哥,”坐到床边的唐宁越突然想起了件事,“你是怎么认识师父的?”

“那位道长是你师父?”唐君默问道,这却是他第三次遇到林卿玦了。“是啊,师父人很好。”

唐君默暗自叹了口气,想到小时候唐宁越总爱黏在他屁股后头,看来这样的日子,以后是不会再有了。

不过这样也好,唐君默如此想着,自己毕竟是做这种人头的买卖,倘若有一天……至少,唐宁越也会有人照顾不是么。

其实唐君默的伤势并不重,只在床上躺了一日,就下来活动筋骨了。最主要的,还是他身上的那些蛊毒,他的师姐唐若又找来了两个浩气盟中的五毒弟子替唐君默看了看,几副药下去也都是好的差不太多了。

毕竟唐君默还不算是浩气盟的人,也不会被浩气盟的事务缠身。所以在他自己身上的伤好了之后,他便随着自家幼弟到处跑。

这月余的相处,让唐君默对林卿玦有了新的认识。在唐君默刚见到林卿玦只是,他只是一脸的出尘淡漠,这时候唐君默却知道,林卿玦并非像表面上那么的冷漠。

这下,他更放心唐宁越的这个师父了。

某一日,趁着唐宁越去跑腿,唐君默对林卿玦道谢:“有劳道长这段时日对幼弟的照顾了。”林卿玦看了他须臾,只道:“宁越是贫道的徒弟,身为师尊,自然会多照顾些。”唐君默听到这句话,对林卿玦笑了笑:“有道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林卿玦听着这话觉得有些不对,就转头看唐君默,却意外唐君默此时笑了。唐君默虽长得是俊美冷厉,却不想他笑起来,整张脸的线条都变得柔和了。

“我和宁越相差七岁,”唐君默摸了摸面具,说道,“我们的父母都是唐门中人,幼时我就拜入了唐门,习得唐门的武功,却不想宁越与我一样走上这条极其危险之道。宁越八岁那年,我就将他送走了,闻得师兄师姐们说可以将宁越送进去万花谷,却没想到将他送入了纯阳。不过这样也好……”

说着,唐君默的声音没有了,似乎是陷入了幼时的回忆中。

林卿玦点点头,他能够明白唐君默的担忧,既然唐宁越拜他为师,他自然会多多照顾自己的徒弟。

得到了林卿玦的正面回答,唐君默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在三人到达扬州再来镇时,唐君默却收到了自家师姐的一封飞鸽传书。之前,唐君默一直在找的是一个携带者恶人谷重要讯息之人,第一次听说是将此信息藏在一个即将路过洛阳的达官身上,唐君默得到的任务便是杀了这个大官,取回信息,却没想到的是那信息根本不在他身上。

第二次据说是在离长安不远的另外一群人身上,却不想半路杀出了一个明教,致使唐君默受伤。

这次三次的信息,在那飞鸽传说中,写的是斩钉截铁的,会出现在扬州的一个藏剑身上。那个藏剑据说早年间是恶人谷中一员,如今是退出恶人谷,却有时还为恶人谷做事。

这次的任务,是要求唐君默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与林卿玦一道将信息弄到手。

—TBC—

作者吐槽:为什么本想把自家弟弟送到万花的小君会把小宁送到纯阳去呢,那是因为……小君其实是个路痴。

他只认得自己常走的、熟悉的路。所以呢╮(╯▽╰)╭。

发表于2015-04-09.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