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羊唐】红尘劫 之一

羊唐】红尘劫 之一

林卿玦第一次见到唐君默是在论剑台,那一日只是因为友人的要求想要去看看论剑台,便将人带上了论剑台。

刚下了马,就见一个蓝色劲装、戴着半块面具的青年现在道边。那另外半张未被遮住的脸上,有些淡淡的茫然。

直到听到林卿玦二人的脚步声,那戴着面具的青年才回过神来。“啊……是否是纯阳宫的道长?”林卿玦一愣,是专在这候着他?但看这人衣着,长发干净利落束在脑后,未被面具遮住那部分倒是可以看得出那几分俊美冷厉。只是那护腕上的倒刺,甚至是劲装胸口处那一排齐整的短匕首,以及手中那被他牢牢拿在手里的机甲弩一般的武器,无一不说明眼前这人,应当是来自蜀中唐门。

“不知这论剑台……该如何走?”这唐门脸上有一丝尴尬的神情。

身边的好友已然笑出了声,林卿玦也不禁有些好笑。

“这里便是论剑台。”林卿玦信手一指,那唐门也就随着林卿玦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赫然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边有“剑道”二字。

“我听说……纯阳一直有下雪,却没想到这两日没看到半点雪。”摸了摸鼻子,唐门自言自语道。

“这两日雪正好是停了,前两日正是鹅毛大雪。”林卿玦如此答道。

※※※

唐君默在长安找到了自家师姐,将东西交给师姐后,师姐问他这段时日是否有任务,唐君默说没有。师姐闻言便是二话不说,拉起了唐君默就走,说是要张罗婚礼。

婚礼?唐君默发愣,这才分道扬镳几个月,师姐就有情缘了?“自然不是你师姐我的婚事,”师姐扬了扬下巴,笑道,“是我在浩气盟中的好姐妹。”那是一个娉婷玉立的七秀姑娘,和一个风流倜傥的藏剑少爷,这两人站在一起,也算的上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了。

“他们两个,都是浩气盟的成员,”师姐说道,唐君默未曾入阵营,却已经算的上是半个浩气盟的人了。“那个藏剑,是浩气指挥之一李慕然的好友。”

浩气指挥之一的李慕然,唐君默自然是略有耳闻,是一名纯阳弟子,算的上是浩气数一数二的指挥了。

 不过这情缘啊……对于可以算的上是做人命买卖的唐君默而言,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啊。也罢,唐君默如此想,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倒也不错。

“说起来,师弟,你这在长安住了一两日,接下来是怎么一个打算?”师姐这般问道,叫唐君默想起了他先前刚出师的那个江湖徒弟,正是一个纯阳门人。

那个出师了的少年曾对唐君默提到过纯阳的雪,说是如果在论剑台上眺望远处,会觉得心境开阔。唐君默就对师姐说去看看纯阳雪。

只是没想到,他会在华山上迷了路。这一路,只有皑皑白雪,和一些偶尔路过的一两只鹿或者白狼,没有半点人烟迹象。

这一日,唐君默打算再等不到人,便就离开华山。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就有人来了。

走近的,是一袭白衣和一袭黑袍。这白衣束冠,显然就是一位纯阳道人,而那黑衣……唐君默一眼便认出那是万花弟子。长安就有一位万花弟子时常会在那里坐诊,而那位万花,又是浩气指挥李慕然麾下的医师。

唐君默只觉那黑衣万花有些眼熟。

 白衣道人眉目淡漠,却那五官的清隽是无法遮掩的,只是那一身出尘的气质,让唐君默几乎以为那道人是从天上而来。

这一类人,带着从骨子里就有了的漠然,只求长生道,不问凡间事。而眼前的这位道长,给唐君默的感觉更是如此,那一身不曾踏入红尘超脱感,似乎是不会被红尘俗世所扰。

带着些许的尴尬,唐君默出口询问。却见那道人信手一指,便就是他要找的地方,此时他更是尴尬,只是喃喃道:“ 我听说……纯阳一直有下雪,却没想到这两日没看到半点雪。 ”却没想到,那道人好心解释:“ 这两日雪正好是停了,前两日正是鹅毛大雪。 ”

唐君默站在崖边的大石上,默默看着远处的山。只听一个声音喊他:“那边的唐公子,不去与我们一同小酌几杯如何?”唐君默转头,那黑衣万花带着温润的笑意看着他。
 他突然想起了临行前师姐往他包袱里塞了什么东西,说是这一对新人从江南带来的下酒菜,无聊时候倒是可以解馋。

 “那就叨扰了。”唐君默也不矫情,从大石上一跃而下。“正巧我也带了些下酒菜,不嫌弃就一起吃吧。”说着,从包袱中寻出了那个油纸包。

林卿玦向唐君默处看了一眼,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唐门,看起来不是这种会到这里来喝酒打发时间的魏晋风度之士士【①】。倒反而,会这样做的,应当是他这万花友人才对。

※※※

林卿玦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毕竟这江湖太大,离开了这里,往后未必会有交集。几日后,他离了纯阳前往洛阳办事,途径一个小镇,便打算在这小镇歇脚。

只是在他刚下了马时,从来一路而来的方向传来喧杂的车马声。随着声音的临近,林卿玦看清那是一大队的人马,围着一辆豪华的那车。

走在前头开道之人手执皮鞭,看到前头有行走的过路人,就一鞭子下去,打得路人是哀叫连连,逃窜不已。这原本与林卿玦无关,他只是看的皱眉,却那一路人马是经过他身边。

他听得马车中之人说了一声:“停。”所有人都停下了,从马车里出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把他给我带过来。”他指着林卿玦说道,还有意舔了舔唇,眼眸中带着淫逸之色。随着中年人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围上林卿玦。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支羽箭,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暗箭如雨点般落下,那中年人瞬间就变成了刺猬,在他倒地的时候,眼中还有着惊愕。

“有人杀了大人!”

“是唐门的人!”

那些人在看到中年人死后,神色戒备,盯上了林卿玦。见状,林卿玦不动声色地抽出了佩剑。“纯阳宫的道士,”其中有一个人打量了林卿玦,露出了淫邪的笑容,上前两步抬起手还未来得及摸到林卿玦的脸,一支羽箭呼啸而过,那淫笑凝固在了脸上,这人便应声倒地。

紧接着,数支暗箭又飞了出来。有人眼见着自己的首领死去,觉得大事不妙就想拔腿就跑,显然对方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一会儿时间里,这条道上便是横尸数多。林卿玦依旧戒备着,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并且他在明那人在暗处。

却让林卿玦没想到的是,那一个藏蓝色的身影飘然而下,林卿玦只看到对方的背影,高束的马尾,是一个一身南皇的唐门。

那人走向了第一个被杀死的中年人,在他身上翻找了许久。“啧!”最终,这唐门咂了砸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居然不在他身上。”说着,从中年人的要带上拽下了什么东西藏进了怀里,转身却打算离开。

还没迈步,唐门却转了个身。“道长,可有受伤?”林卿玦一愣,不知这唐门为何会这般关心一个萍水相逢之人。“无碍。”唐门点了点头,打开了机关翼就离开了。

在唐门转身之时,林卿玦看到了唐门那张年轻的脸,突然就忆起了那日在论剑台上的那个唐门。那只露出的半张脸,是一模一样的。

【①】魏晋风度:魏晋风度指的是魏晋时期名士们所具有的那种率直任诞、清俊通脱的行为风格。饮酒、服药、清谈和纵情山水是魏晋时期名士所普遍崇尚的生活方式。


发表于2015-04-08.14热度. 
  1.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虹梓辰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