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九人组】故事贰、魔女


序一

 

每一个人在年幼的时候,看那些小说漫画,都总会有一个英雄的梦想。也许是武功盖世的大侠,或许是想成为一个超人,也或许,想要一个超级灵活、有着超高智商的大脑。只是,如果真的在自己的身边,出现了那么一个很特别的人,又有多少人会把这个出现在身边的人,看成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类呢?

他们如果能看到我们所看不到的东西,我们是不是会恐惧那些我们所见不到的东西?如果他们能够知道我们内心的想法,我们是不是会害怕他们将我们内心所想说给别人?

在中世纪的时候,很多人被冠上“女巫”的称谓,被处以火刑,只因为大家都认为她们与平常人不太一样。

 

 

序二

 

她走出了浴室,来到了镜子前,看向镜中的那个人。镜子那头的那个人,有着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光滑细腻、吹弹可破的象牙色皮肤,小巧精致的五官,以及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她带着一丝笑看着那人,那人也带着笑意看着她。

原本的她,应该是水桶腰、粗黑色的皮肤,稻草般杂乱干枯的头发…那宵想了十多年的模样,如今已然如愿以偿了。

那么再过不久…

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站着很多身着校服的学生的照片,她伸手摸上了其中一张年轻的脸。

 

 

壹、嘉丽

 

其实到十月份,也算是大学毕业一年多了。其实想来想去,除去课业问题的话,还是高中时期最为让人觉得学生时期的美好。就在九月底,我收到了来自高中时期班长的邀请,十一的长假会有同学会。当时高三之前,是还未分班的时候、高一高二的同学聚会。更何况,就算是分了班,我们之前高一高二两年的同窗,还是有一些,分到同一个班级去的。

已经算是有五年多没见面了,有的人也应当算是小有成就了吧。反正,我是这群人中,最没出息的一个了,算得上是无业游民一个。

我和我的死党们,在高三分班之前都是同学,自然班长要是组织这次活动的话,他们都会被通知到。奈何几人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够到场。娜娜为何不去,说是他们导师认识一个老法医,她就不愿意放弃现场观摩(?)的机会。其余的,我哥是在国外;一个导师带他们去参加一个珠宝展;一个还在北京…假期的话他们上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批准下来,当兵的还真辛苦;一个正好手上有案子,在法院里面;一个回老家四川去了;还有一个…暂时联系不上。

于是,我们的端木辰同学当天下午开着一辆很拉风的车来我们店里接我。其实我那个也不过算是一爿小的咖啡馆,几个打工的大学生,我有时候会假装是个顾客,在那里呆一个下午。

“梓暄姐,外面来了一辆红色的跑车!!”我当时正在刷微博,因为是国庆节,店里头人也不少。店里人多的时候,我也会帮个忙的,刚好把手头的事结束了,想看下微博的时候,有一个打工的妹子叫了起来。不过也难怪,橙子的车确实拉风。

就算当年,他也算是学校里的高富帅了吧。当时有个学姐就说,我们学校统共就几个帅哥,一大半都在高二一班了。不过到了大学,端木辰同学也是高富帅。

橙子是生在一个大家族里面的,虽然是到了现在几乎都是独生子女了,橙子的家族人还不少。虽说是分家了,但是爷爷奶奶这一辈的长辈,还是住在本家的老房子里头的。逢年过节的,总会小聚一番。

也不得不说,这年头的女孩子都现实得很。谁不想傍大款,最好自己的男友是个高富帅,这样姐妹聚会什么的,都倍有面子。但是我和死党几人(性别女的那几个),最喜欢看的就是这种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了。

最主要,你别看我们的兵哥哥那么的冷艳高贵(不对),橙子同学那么的温润如玉,我哥那么的高深莫测……在我们面前,都是逗比,嗯,别给外表骗了,只有在至亲的人面前,那才是他们真正的样子。

话题转回来…反正当年,对橙子暗送秋波的人也不少。其中最特别的,是做了我一个学期同桌的一个女生,名字在我看来有点俗,叫嘉丽。嘉丽佳丽,奈何此人严重和名字不符合。我也不应该说别人坏话的,就是个…嗯,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屌丝女吧。这位同学呢因为人长的不高,而且还有些胖,人又长得不太好看,也就有点自卑。成绩的话…当时来说也不是很出色的…

她算是我高中三年里头,比较特殊的一个同桌了。

“你还记得嘉丽妹妹么。”看着车窗外想到我这个同桌,我就突然问橙子。“嗯?”橙子听到这个称呼,显然是愣了一下,“你是说林嘉丽?”当年的时候,我们班的男生私下里开玩笑,都是说:“你看嘉丽妹妹,她看着你呢。”或者是“你干嘛不去娶嘉丽妹妹”之类的云云。

“对啊,还记得当年她对你是青睐有加啊。”我开玩笑道。

“泥垢。”

橙子一个急刹。

“喂喂,看路啊!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贰、物是人非

 

地点并不是班长安排的,而是一个据说如今在自己家开的公司里面做小头目的同学挑选的。有那么几个人啊,就是想趁着这个时候,然后出来嘚瑟一下,表示现在是发达了啊什么的。大概,对某些人也有示威的意思在。

嗯,那个某些人包括橙子。

当时大家也是知道我们几个在一起是玩的很好的,所以对于只有我们两个出现,都显得有些惊讶。反正他们都有事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互相打了招呼之后,就开始询问起了大家的近况。

大多数都是上班族,朝九晚六的生活,给老板卖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单调生活。反正也不就这样么,读书为了什么,上大学;上大学为了什么,找一份好工作;找到好工作之后呢,谈恋爱,结婚,生小孩…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惊人的神似,却也惊人的单调。

到那个指定的地方之后,发现已经很多人到了。很多人都没什么变化,那倒也是,毕竟当时也都是快成年的人了,应该不会有多大变化的。

“楚梓暄,好久不见了。诶,其他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啊?”向我打招呼的,是我们班一个当时长得还算好看女同学,她最不服的就是娜娜,过来问我其他人,估计也不过是为了问娜娜在哪里而已。

“哦,他们忙,娜娜和他们警队出去了。”我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女人么,无非就比这些…谁长得好看,谁的男友好看,谁的男友有钱。不过既然身为人类啊,也免不了这些俗的。

那个给我们安排了地方的男生叫做姚尧,看到我们进包间了,带着笑就来寒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据说他当年是喜欢娜娜的。如果娜娜喜欢某人个的话,那那个人十有八九是一具尸体了,可怜那些追求者们还是不清楚我们那唯梦同学的本质。

我和橙子是挨着坐的,其实我们那时候班级里的男生倒还算是关系不错的,但是女生却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班长为首的十来个,另一派则是团支部书记那唯梦同学为首的我们四个女生还有其他几个。倒也不是说两派女生是敌对阵营的吧,就是那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类型的。

我一坐下,为了岔开别人询问你现在怎么样啊,做什么工作啊,有没男票啊之类的问题,就开口问我左手边的人:“你们回过学校了吗?”有人就笑笑说:“前段时间正好抽空回了趟学校,瓜皮现在在带高一的班级。”那同学口中的瓜皮乃是我们当时的班主任,姓黄,我们私下里叫她黄瓜。但是后来觉得叫黄瓜说不定她能听出来,就叫她(黄)瓜皮。

听他们所说的,学校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只是略微有些改变罢了。

班长开始点名,咱班以前四十来个人,到场的只有三十个,末了,问姚尧:“诶,是不是林嘉丽也说要来的?”姚尧愣了一下,显然是忘记了我们这个男生嘲笑作弄,女生所嫌弃的同学。

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们所有人都抬头看过去,门口站着一个有一米六多的女青年。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披散在了肩上。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可以用水灵灵来形容的大眼睛,樱桃小嘴,外加白皙的皮肤和小蛮腰,粉黛未施,还真算是尤物。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盯着她看,她和娜娜的好看是不一样的。娜娜也是黑长直,也不喜欢化妆什么的,娜娜的五官很正,带着大气的那种漂亮。再加上一双十公分多的高跟鞋,还真让人无法直视,气场就更加强了。但是门口的这位呢,不经意中还带着些媚态,眉目间有些羞怯。

漂亮的让人有些不大舒服。

旁边的橙子也盯着看,我清咳一声,他回神,有点尴尬地看了看我。“不好意思,你是…?”我的这句问话把其他人拉回了现实,那青年看到我,带着一丝惊讶:“楚梓暄,我是你以前的同桌林嘉丽啊。”

林、嘉、丽?!

这三个字就像重磅炸弹,包间里面安静了一瞬,炸开了过一般的说话声音响了起来。什么“她就是林家丽,不会去整容了吧?”之类的层出不穷。班长倒是很快反应过来的,脸上带着那种看起来就很假的笑,走过去说:“原来是林嘉丽啊,我们都在等你了,快进来吧。”

林嘉丽进屋之后,朝着橙子的方向看了好几眼。

 

叁、戮

 

在场的人是一边吃着午饭一边聊这些有的没有的东西,我身边那个女生不屑地说:“真不知道林嘉丽这个样之后,卖给过多少人。”我一笑置之,只当没听到这话过。然而在场的那些男同学们,互相挤眉弄眼,眼神都是飘向林嘉丽的,我觉得我好像知道那些男生是想干什么的。

橙子在我右手边低低地说:“不知道林嘉丽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耸耸肩:“大概是真的去韩国了吧。”言下之意,这是别人的事情,与我何干。橙子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便就闭口不言。我不经意地一抬头,看到了林嘉丽在那边看着我,我给了一个笑。

没想到林嘉丽竟然跑了过来,问我身边那个女生能不能跟她换个位置。我身边那个女生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很生气就站起来,骂道:“不就出来卖的吗,还真以为是什么了!”说完,就连碗筷都不拿,坐到另外一桌去了。

林嘉丽坐下之后,也不顾别人嫌弃或者妒忌的眼神(当然几乎都是女生的),开始和我聊天。我有些惊讶,她这些年倒是变得开朗了,但是对刚刚那个女生的话也有点太无动于衷了吧。

然后过了一会儿,说是要去上厕所,就离开了。她一离开包间,有两个男生也跟着离开了包间。我就低下了头,打开手机开始玩,不一会儿QQ跳了起来,显然是我死党们在聊天,我也就登进去看了看。

娜娜问我们老同学聚会怎么样,我说无聊透了,然后和他们瞎扯了一会儿。这时候姚尧和班长俩家伙提议,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说一些当时没说出来的事情。马上就有个女生跳出来,对我说:“楚梓暄我当年很嫉妒你的。”我被她弄懵了,奇怪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我的那副黑框眼镜儿吗?

“你和咱们班楚子轩的关系那么好…他几乎不和别的女生说话,除了必要的时候,为什么他和你就说了不少话?”啊啦啦,果然有喜欢那个看起来高深莫测其实是个蛇精病的家伙的人在呢。

听到那个女生那么说,橙子在旁边偷笑…当然没人看见。

“你们不知道吗?楚子轩是我哥…亲哥。”这下,几乎所有人惊讶了。有人还说:“不可能,你们一点都不像!”不像你大爷啊!好吧,这个是我还能够接受的一个事实了,不过这个女生之后,咱们可爱的英语课代表也跑了过来。

为什么说这个汉子可爱呢,因为他很幽默,另外长的也不错的。结果这货,跑过来一开口就把我吓个半死:“楚梓暄,做我女朋友吧。”我手里的饮料差点没泼他脸上:“你别吓我!”那汉子有点尴尬:“没吓你没吓你。”其余男生开始起哄。话说我长得那么普通…这货到底看上我哪里了?

“那…问你要个号码总可以吧。”我满脑子的省略号,不过还是给了手机号。

其他同学还想起哄什么的,但是叫回来的林嘉丽给打断了。她脚步匆匆,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些惊惶的神色,坐到我身边之后,还不停的喘着气。“你怎么了?”出于好心,我就随口问了一句。“啊…没…没事。”那胸脯起伏,好几个男生都盯着看。我扫了那些男生一眼,挑挑眉:“你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她一把抓住了我,把我吓一跳。“楚…楚梓暄…我好害怕!”哈?我拍拍她的背,“没事慢慢说…他们…欺负你了?”她只是摇头。

好半晌才跟我说,她去厕所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两个男生。我一听名字,就是那两个在林嘉丽之后出去的男生。他们就围了上去,林嘉丽惊惶之余,只有后退。只是没想到她一后退,就是男厕,他们把她逼到男厕所里面。而且这个时候,男厕所也没有人,他们将她关进了一间厕所,开始讨论谁先。

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林嘉丽才得以逃出。

林嘉丽说的很简单,三言两语就结束了,我也没问之中的细节,毕竟这对她来说不会是一个好的回忆。我就安慰她:“放心,到包间了那么多人他们不会再做什么的。”

她面色苍白地笑了笑。

他们进行着他们的游戏,我低着头玩手机,感觉上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包间里进来了几个穿制服的人。看样子似乎是酒店的服务生和大堂经理一类的,那个打头的一进来就问:“请问姚尧先生是哪一位?”

姚尧也有些讶异。只站起来说:“是我。”那人于是问道:“请问你认识周翔先生和李磊杰先生吗?”姚尧是更加的惊讶:“有什么事吗?”还没等那人说话,又进来了几个人…穿着警察的制服。

“抱歉,刚刚酒店负责人报警,说是周翔和李磊杰在二楼男厕非正常死亡。”周翔和李磊杰死了?!…

 

肆、肆杀

 

而且还是非正常死亡…谋杀么?所有人在接受警察的盘查,我和橙子都被询问完了,坐在一边无所事事。我就对橙子说,要不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说实在话,我对那两个人的死有点好奇。而且就在之前,他们试图想要对林嘉丽图谋不轨啊。我想林嘉丽是没有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将他们杀死的,俩男的,和一个弱女子。

我于是跑过去问那边的女警,是不是可以去上个厕所,之后得到了同意。

男厕被拉黄线了,外边也没有人看着,也许是因为警察都在我们包间了。我和橙子偷偷溜了进去,然后看见了…

厕所的白色瓷砖上都是血迹,地上还有两句模糊不清,放到电视上还会被打上马赛克 的尸体。一般的非正常死亡都是什么…车祸啊、工伤啊,或者是意外啊,当然还包括自杀和谋杀。只是内啥…这个他杀…也太有个性了吧。

怎么说呢,地上的两具尸体,身体像是炸开了一样的,肠子什么的都散落在了地上。脑袋也是模糊不清的,眼睛东一只西一只,大脑在地上也像是豆腐脑一样…我看,也只有通过他们身上随身带着的证件,才能知道他们是谁了吧。

现在社会的好处就是,信息特别发达,尤其是网路信息。在网路上,有个地域叫做微博,在微博上呢总能够知道一些明星啊、名人啊之类的消息,甚至还包括了马上就能知道世界各地在一分钟前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个平台上,我认识的那些小伙伴们,还有的一些特别喜欢发一些恐怖电影的图片什么的,其中就有…

除了厕所间这两具尸体之外,房间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看样子应该是法医了。“这个情况…看来只能叫那个家伙了。”那人说着,头都不抬,说道:“帮我拨一个电话,找一个叫时辰弈的人…”说着就报出了一长串数字。

我和橙子俩都愣了一下,而那人看我们没反应,就抬起头了:“是你们,那些家伙呢?”说着,自顾自就摘下了一次性手套,拿出手机就拨起了电话。我和橙子都很黑线,互相看了看,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地方吧,毕竟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

我们回去的途中,看见那些警察们都离开了包间,是向厕所的方向走过去。

“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超能力?”我问橙子。“超能力?”橙子看向我,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就算有阿飘,超能力这种东西,是你想遇到就能遇到的啊。“Maybe~”我叹了口气,“说不定有超能力了,还会有神盾局啊,或者中国龙组啊之类的。”

我们的端木辰同志闻言,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头。然后转过身,摇摇头,就走了。

“我靠,端木辰你大爷的!”

我和橙子二人有点不大想进包间,然后就在外面逛了一圈。姚尧为了豁胖【①】,定的是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外面的装潢也是比较欧美风格的。

“也逛了有一刻钟了,再不回去估计他们以为我们是私奔了。”私奔?私奔到月球吗?就算真的要私奔,我也肯定跟我男神私奔。我和橙子就回到包间去。那走廊一路上过去是什么人都没有,安静的有些可怕。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开始有些不安。

我觉得仓颉是个很伟大的人,他创造了汉字,也创造了不同的词组相近却又不同的意思。比如惊恐和惊惧…从前有一部恐怖片名字叫《死神来了》,如今感觉是真正的演绎了这个情况。

我和橙子刚一打开包间的门,就看见包间里面的地板上鲜血横流。这里的地板用的是红色地毯,我却还能感觉到一脚踩下去,那种踩在家里被打湿了的地毯上的感觉。
还有空气中,那种散不去的血腥味。

 

 

我们刚一打开包间门,就见一个只有半截身子的家伙,对着我们发出骇人的尖叫。
刺耳…房间中真正站着的人只有几个,其中一个就是林嘉丽。还有有几个人,跌坐在地上,害怕的往角落缩。

“那…为什么不进来?”林嘉丽一脸天真懵懂地看着我们。 

“嘉丽…你这是…”我看了看房间里面那些凌乱的四肢,甚至还有的是人的内脏。“你…杀了他们?”

“他们……不该死吗?”

“我们是你同学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班长跪在地上。“为什么?班长大人,你不是知道吗?”林嘉丽慢慢走了过期。“你…你别过来!”班长想要站起来逃跑。“呐…班长,那些人,都该死…你知道为什么嘛?”

把娜娜当做对手的那个女生惊恐地大叫了起来,“你这个妖怪!你就是个害人的妖怪!”她跳了起来:“为什么你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不去死!”说着,扑向了林嘉丽。“去死!”听到她这么说,林嘉丽冲着她吼道。

旋即,那个女生的动作停滞了。“你…”她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抛向了空中。“不要啊!”

在空中的女子不住的尖叫挣扎,只见她从腰部开始被撕扯了开,腹腔里的内脏一个接着一个掉落了出来。

嘉丽……魔女嘉丽……

我脑中浮现的是斯蒂芬金的那部《魔女嘉莉》,里面有一段就是这样的。

“林嘉丽…嘉丽,不要这样…”我叹了口气。“呐…梓暄,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我们做了一个学期的同桌呐…”她精致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笑,“你们…你、那唯梦,叶玖伊都没有看不起我……你给我抄过作业,小考的时候给我答案…”

林嘉丽说着那些陈年往事,我却有些恍惚。感觉,就像是回到了那三年的时光…

突然“碰”的一声响,包间的门被打开,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风衣,身材颀长的年轻人。目测也不过比我们大几岁的样子,他五官俊秀,看上去就比我高上那么一点,黑色短发黑色眼睛,我们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警察来了!你要死了!你要死了!”班长不知为何,突然兴奋了起来。“你这样的巫婆、妖怪,就应该去死!”

“不是的,我不是的!”旁边的椅子突然飞了出来,“小心!”我刚说出这句话,我面前就出现了一道黑影。是刚刚那个闯进门来的青年!他一把抓住了椅子,将之放到了地上。“你是谁?”林嘉丽惊疑不定。

“中国龙组,时辰弈。”

青年一脸的淡漠。

龙组?

他一闪身,就那么一秒的时间,就出现在了林嘉丽的身后,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枪毙掉!”有人这样喊着,我一脸漠然地看着那些还活着的同学,他们脸上满满都是厌恶,还有惊恐和憎恶。

“她这种人,死了算了!”

还有人在这样不住地说道。“不是道,我不是的,不是的!”林嘉丽的脸上满是泪。“就是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怪物!应该把她枪毙掉!”

“就是的,恶心死了!”

恶心,妖怪,恶魔…一个个的名头加诸在她身上,将会把她推向万劫不复。她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很多人,很多的恶言恶语,很多的嘲笑、过分的玩笑,将她心里的恨意慢慢地变大。

“你们都不要再说了!”我终于忍不住,对着那些人喊道。所有人都停下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我。“你们…有什么理由说她?”有的人脸上带着深深的痛恶,刚想要反驳,“从一开始,我们之中就有人排挤她,嘲笑她,甚至…欺负她。”我说道这三个字的时候,目光扫过了班长。“人和人本来就平等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生来就能够瞧不起人的。”

没有人再敢多说什么,而林嘉丽听了我这么说,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的支撑那样,跌在了地上,然后抱着臂开始痛哭。

我走过去,把她拉了起来。“谢谢你,梓暄,谢谢你…”

她内向,所以话比较少,不怎么与人交流。然后一个人在自己的座位上,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大家就觉得她和我们不大一样。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发现自己身边那些和自己、和大部分人不同的人,会是什么情况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消灭。

他们对付林嘉丽,却无法消灭,只有排挤。

我们死党几个,从来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因为我都觉得我们几个是怪人,虽然外表什么的看不出来。我们却毫不在意这些,对待她就像别的同学一样。

“你是要将她带走?”那个青年像是要把林嘉丽带走的样子,橙子就问了一句。“因为她的事情,属于我们龙组的范畴,我必须将她带走。”我看着那个青年,脱口就问:“你刚刚那个是瞬移吗?”

他愣了一愣,突然就笑了:“我是时空能力者。”我被他笑的惊住了,之前他进屋开始,久役之士木这一一张脸,这时候这样一笑,还真有些惊艳的感觉。“待会儿就会有人来收拾这里的。”

收拾…我为什么感觉这个“收拾”不是普通的善后呢?“怎么个收拾法?不会像MIB里面一样是消除记忆吧?”那青年定定地看向我:“你叫什么?”啥?怎么突然问我这个?“呃…楚梓暄。”

有几个人走了进来,而那个青年对那几个人说了些什么,那几个人点了点头。而那个叫时辰弈的青年刚想走的时候,林嘉丽突然停下来了,对时辰弈说:“你等一下。”时辰弈也没说什么,林嘉丽就走了过来,抱住了我。

“楚梓暄,谢谢你,还有…我喜欢你。”

诶?

诶?!

等等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林嘉丽再走回去时候,我看到那青年眼中的错愕,不过他很快回神对我们说:“你们可以走了。”

我和橙子对着这两个背影,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应。

“也该走了吧?”橙子问我。“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来:眼睛是她身上唯一没有被彻底染红的部位。

也许…

 

 

 

    ①【豁胖】豁胖为方言,是指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牛逼哄哄的样子。

    ②【眼睛是她身上唯一没有被彻底染红的部位。】这句话是斯蒂芬·金小说《魔女嘉莉》里面的原句

 

 

 

 访谈录:

 

虹梓辰:这个故事就这样ENDING了,来这个故事出现的小暄的死党端木辰同学!

 

端木辰:各位初次见面啊~本少端木辰~

 

楚梓暄:简称二少!很二的大少爷。

 

端木辰:(一把推开楚梓暄)端木辰,男,23岁,身高180cm。端木家的嫡长子,在端木旗下的集团工作,各位MM有意向的可以联系我

 

楚梓暄:泥垢!

 

时辰弈:我也来了。

 

端木辰&楚梓暄:你来干嘛啊!

 

时辰弈:本次出场最帅的当然是我了!

 

楚梓暄:是你大爷!

 

时辰弈:时辰弈,男,27岁,现为中国龙组工作。相信我,肯定比那个毛刚长齐的的毛头小子强多了

 

端木辰:滚犊子!

 

林嘉丽: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楚梓暄:……

 

端木辰:……

 

楚梓暄:我有个问题啊啊时哥哥,林嘉丽同学之后去了哪里?

 

时辰弈:这个嘛……要问作者了

 

林嘉丽:我叫林嘉丽,女~23岁,身高165CM,体重48KG,三围是…

 

楚梓暄:shut up!你不会是进龙组了吧?

 

林嘉丽:哎呀~梓暄亲爱的你真相了…

 

楚梓暄:沃德法克…能别这么叫我成不?

 

林嘉丽:可是人家很喜欢你啊…

 

楚梓暄:你不是喜欢端木橙子嘛?

 

端木辰:(无辜脸)关我什么事?

 

林嘉丽:可是人家现在喜欢的是你~

 

楚梓暄:门在左边,好走不送!

 

英语课代表:为什么我的名字没出现?

 

楚梓暄:卧槽泥垢!你出来干什么!

 

虹梓辰:英语课代表君还有出来的机会,不是炮灰哦~

 

楚梓暄:话说时哥哥,你有没有女票?

 

时辰弈:还没,想当我女朋友?

 

楚梓暄:那你有木有男票?

 

端木辰:噗!(喷茶)我得离你远点

 

时辰弈:……

 

虹梓辰:好了好了~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了,还是一个问题都没问就被你们搅和了。期待下一个故事,下一个故事是和吸血鬼有关的~

 

楚梓暄:纳尼!吸血鬼!我最喜欢这个了!哈哈~反正我是主角,肯定是我看到美美的或者是帅帅的血族~

 

端木辰:泥垢!

 

时辰弈:话说血族我倒是认识几个的……

 

楚梓暄:所以时哥哥你的CP应该是华丽丽的血族吗?这不大科学啊……

 

时辰弈:能不能不要把你腐女的意志强加在我头上?

 

端木辰:附议!

 

楚梓暄:闪边儿去,大家记得来看我下一个故事的出场哦~

 

虹梓辰:别乱给自己打广告啊=L=

 


发表于2015-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