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九人组】故事壹、春日宴

春日宴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五代南唐·冯延巳《长命女·春日宴》

 

<序>

 

下了晚自习,他拿着一叠资料打算回办公室。隐约间,他听到了歌声。那是一种飘渺、空灵的声音,一个女声轻轻的唱着…“…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暗相思,无处说…”

这晚自习结束都已经八点半了,他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还有谁会留在教学楼里面?带着好奇,他走向了歌声飘出来的教学楼。那个地方没有学生出来,就说明没有学生在这里上晚自习。那又会是谁呢?

“铭,是你吗?”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唤道,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就“啊”了一声。没想到,教学楼里面唱歌的声音就没有了,好似从未出现过那一般。

 

<壹>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虽然说从学校毕业也快有两年的时间了,学校学生会的群却没有退出,早上刚登上电脑打开QQ就看到里面的聊天。说是昨天晚上,学校又有人听到老教学楼那边的歌声了。其实对于学校的那点传说,也是略有耳闻的,什么半夜唱歌的女人,什么多出来的一级楼梯。按照我我们学校的历史来说,没有一丁点儿传说倒显得不正常了。

我还在学生会的时候,听我们的一个学姐说,咱们学校在建立这个校区之前,是一片民宅。尤其是老教学楼,还是当时一个在部队里的人的住宅。那军人取了个当时在这个城市里头算是大家闺秀的女孩子,那男的出征去了,就只留下他太太一个人在家里,后来那男的没回来,那太太也很快就过世了。

以前死党到我们学校里面来找我就说过,我们学校的老教学楼特别适合拍民国风的外景。在建校之后呢,老教学楼那边弄了个花园,这块地方就称得上的学生们的谈恋爱圣地了。不过我就除了在大一的时候上晚自习往那里去过,之后便就是带着死党逛学校的时候去过那里了。

乍一看到群里面有人提起这事儿,还有些怀念的。所以晚上在死党的群里面,我就提到了关于学校的传说。我有一个死党,是个学医的姑娘,一听到这个就来劲儿了。还直接打电话给我。

“哟~小暄暄啊~”

“小你妹!”她每次打电话都会那么叫我,而我每次都忍不住这么说。“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滚你丫的,你甄嬛看多了啊。你不是说你们学校的那些个传说吗,来来你去溜达溜达,然后给我们记下来怎么样?”

我们死党八个,是从幼稚园开始认识的,后来小学初中都是一个班,到了高中还是一个学校的,可惜不在同班了。这样的缘分直到大学才结束,其实我还是和其中几个在同一所学校的,认识到现在也有二十年了。

“别,我不想去。”我只是懒得不想动罢了。“啊喂喂,让你动一下你会死啊。”我看了一眼网页,除了前几页的学校介绍、学校贴吧、地理位置还有招生简章什么的,之后几页都是学校的灵异事件传说什么的了。“好吧,既然我们的那唯梦同学你诚心诚意的恳求我了,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的要求~”我口头上占着死党的便宜,已经关上了网页打算出门了。

“有多远你丫滚多远!”

我先给一个学妹打了电话,这个学妹恰好是我同一个专业的,所以在学生会里头也比较熟悉了一点。我就问他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学校老教学楼歌声的事情,她说知道,可能学生之中还没传播那么快,但是学生会都知道了。

我哼哼了一声,学生会里面原来不管男女都有八卦之魂啊。

“听到歌声是经融类专业的一个班导,他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昨天晚上大一的学生要上晚自习,这位师兄是最晚走的,走到二号楼的时候就听到声音了。后来他问学生,是不是有艺术专业的学生晚自习留下来排练什么的,然后我们就知道了。”呃…原来是我们学校的师兄啊,他以前是不知道我们学校的传说还是怎么的?

“那为什么是学生会里面的人都知道了?既然是金融系的班导的话,不应该经融系的人知道的比较多么…”我对整个学生会都先知道比较好奇。

“是因为他问道那个学生正好是学生会的,然后今天学生会开会之前,他们正好聊到了这个。”她对我出现在学校里有些好奇:“话说学姐你怎么跑回学校来了?”我说我就看到了群里面的聊天,有些好奇就转过来看看。

正说着,学生会的门被人一脚踢开,走进来一个男生,在这腊月里头还穿着短袖,抱着个篮球满身大汗的。

一看到学生会办公室有两个人,就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梅悦你怎么不去上课?”学妹看了他一眼:“我下午没课,这个是我学姐。他就是那个被他们班导问昨天晚上歌声的学生。”学妹给我介绍道。

那男生好像有点难消化学妹话的样子,在门口站立几秒钟。“我说梅悦,你不会真信吧?”说着,就关门走了进来。学妹没有理他,反而来问我:“学姐你说这世界上会不会有阿飘?”男生一脸的不屑:“你们女生就是喜欢搞这个,我看八成那歌声是谁在恶作剧。”我看了看时间,下午快四点半了。

“快下课时间了吧,学弟既然不信,我们不如今天晚上去看看?”

“不去!”回答得如此干脆。

“我看你是害怕了所以才不去的吧?”学妹激将道。“切,谁怕了,去就去。”于是学弟就这样入套了,我是不是要表示一下哀悼呢……还是算了。

晚上八点十五分,我们已经在老教学楼旁边的花园里面。花园里面比较阴暗,也没有什么人。“时间差不多了吧。”学妹有些激动的样子。“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学弟奇怪道。“你管得着么!”两个人貌似又要开始斗嘴了。

在我呆在这里的四个小时内,这两人有不下三次的斗嘴,好像两人是冤家似的。“嘘!”我隐隐约约听到了声音,让他们噤声。

确实有一把柔婉的声音,却是用普通话在那边唱着歌。“…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声音带着些许的飘渺,既便是如此,我还是能听出歌词来。感觉好像是词的样子,以前高中时期的语文老师就说过,宋词的词牌就是一个调,将词放进这样的曲调里面都是能够唱出来的。

“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

“喂喂,你别挤过来啊。”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有一个陌生的声音道,而且好像还是对我们说的?

 

 

<贰> 红颜薄命空流水,绿酒多情似故人

 

“师兄你好。”我笑眯眯地站出去打招呼道。那人显然被我弄的愣住了,只是问道:“你是哪个专业的?”我看了一眼那两个被吓了一跳,然后又几乎摔成一团的家伙:“师兄,我已经毕业了。”显然他有些没反应过来。“我是回来看看学妹的,听她说了这里歌声的事情,所以难免有些好奇想要过来看看。”

那学弟此时已经站起来了。“师兄好!”哈哈哈哈,这孩子怎么可以那么萌。

“学姐学姐~怎么样?”学妹也马上站了起来,跑过来问我。看到学妹这么一个动作,那师兄也有些奇怪了。只是这个时候,那个声音已经消失了。“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应该还差一句。”我想了一下,“还差一句:想得此时情切,泪沾红袖黦。是五代时期的词人韦庄的《应天长·别来半岁音书绝》。”

“这首词,感觉好像是…思念的词。”

“倒不如,我们去探个究竟吧。”我提议道。人类都是一种好奇心极重的生物,尤其是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师兄要和我们一起去看看么?”我向师兄查询意见,只是似乎这个师兄也是很好奇的样子。

老教学楼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森,周围都是些树,能不感觉到阴森么。只是这个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不得不说,其实这个女声挺好听的,就是大晚上的,不把人吓死也得把人吓残。

我还算不上是全副武装的吧,不过把野营用的等也带上了来。那灯亮堂的,虽比不上白天,也能看的清眼前几十米的情况的。

一楼和二楼都没什么情况发生,但是随着我们上楼,声音是越来越近的了。不会是在三楼吧?像是发现了这个情况的,那个学弟包括学妹,都示意我要上三楼。

我的脚刚刚踏上三楼,就听得脚下“嘎吱”一声,这分明是像橙子家里头那种有些年纪了的老宅子用的木质地板才会有的声音吧!向我们家那种最多也才十来年的,根本就不会有这个声音的。就这一个声音,把学妹吓了一跳。

越往前走,我就越觉得不对劲儿了。

“我听我爷爷说过,他还小的时候,这个有两颗大银杏树的这家老宅子里头吧,原本是个军官的大宅子。”学妹爷爷的小时候,如果学妹的爷爷现在是八十岁,那么也就要六七十年前了啊,估摸着也要民国了吧。为什么我就很顺溜的脑补到了张大佛爷呢…咳咳,人家东北的。“那家的军官娶了一个太太,是一个大家闺秀,据说还是青梅竹马、一起上学堂的那种。只是后来战争爆发了,那军官肯定是上战场去了,就对她家太太说,等我回来,到时候战争结束了我们一起去看遍大江南北。”

为什么我有一种在听情深深雨蒙蒙的节奏呢=L=。

“后来那男的战死了,那太太也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自发接下去了。“咦?学姐你怎么知道呢!”我扶额:“一般电视里都这么演。”不管是恐怖片还是言情剧几乎都是这套路。

说着,眼前就出现了一扇红木质的们。“我说这门要是放到现代,得多少钱啊。”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而那学弟,已经把门给推开了。同学你要不要那么迅速?!万一蹦出来个贞子,你献身不?

就在我们推门的那一刻,歌声又消失了,但是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和电视里头那些民国时期的房间差不多样子的,大家闺秀的屋子。这是在看4D电影呢我去!甭管这床还是梳妆台还是窗框,都是红木的!我能掰下来带走不?

“好漂亮的房间!”小姑娘都喜欢这样的房间,除了这样的,还就是那些公主式的了。我们都进了门,这房间根本就不是放了几十年的样子,而是可以说是挺新的。这种时候,肯定就只有一个情况了!

“这是什么!”学弟你这是缺心眼儿呢吧!阿飘被你吓走我也不说啥了,你那么大声还想干啥子呢!不过我也是按耐不住好奇,走了过去。学弟说的,显然是那梳妆台上的那只杯子,杯子里头还有一汪绿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茉莉茶?”学妹你真前卫,内时候还有人会用装酒的杯子装茉莉花茶。我就拿起来闻了闻,一股清冽的香气扑鼻而来,还带着些许的酒香味。学弟更牛B,直接拿起来送到嘴边了。师兄还算是比较有见地的,他就说了一句:“别人的东西最好还是别乱动。”

呵呵,师兄你好棒,那都可以说是阿飘的东西了好么。

“一股子酒味儿…”学弟你的神经一定是钢铁侠帮你焊接的吧?不过说到绿色的酒的话,我倒想起了一个东西。“有一个成语叫做‘灯红酒绿’,在古代确确实实的,酒是绿色的。看过《甄嬛传》应该知道,在最后几集的时候,皇帝要把甄嬛送给那个什么可汗,甄嬛就念了一段词,当中有一段是: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学妹很是好奇,也凑过来看了看:“也就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绿酒吗?”

正因为是在看甄嬛之前看到了这首《春日宴》,我才好奇之下查了绿酒这东西。其实在古代,绿酒是比较出名,或者说是比较普遍的酒。只是到了现代,绿酒已经算的上是销声匿迹了,只剩下白酒黄酒。

只是人都道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却又有几人会说“红颜薄命空流水,绿酒多情似故人”的呢?

 

<叁>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铭,是你吗?”铭?

“我那天听到的,好像也是这个声音。”听到这声呼唤,师兄说道。只见房间的门又开了,走进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性,穿的却是一件民国时期的学生装。大家闺秀的话,不应该是旗袍什么的吗?

她一见到师兄,就跑向了他,并且扑进了师兄的怀里。“铭!你回来了!”原来,这位阿飘是将师兄错认成了…她男人?

“学姐…是怎么了嘛?”

我是忘记了一件事,很多时候,有许多人都是见不到阿飘的。

说实在的,在看到这样一个无害的阿飘之后,不好奇是假的了。我就说没事,跟他们一起走了出去,然后又偷偷的潜行回来,那个阿飘还在。

“他…不是铭吧?”她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我。

“学妹,那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想到师兄也会回来,而且另外,他也看得见那个阿飘。我朝着师兄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出去,对那个阿飘说:“她不是你要的铭,是我的一个师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铭的故事?”

她口中的铭,就是那个军官的名字。他们是在一个学堂里头认识的,后来铭去参军了,说是等他回来就来娶她。,铭也做到了,奈何是在抗战时期,铭不得不去战场上,对她说等他戎马归来,等到国家不再有难的时候,就带她去踏遍祖国的各种名迹至景。

“我于是就一直在这里等他…唱他最喜欢的歌…”说着她开始唱了起来:“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又是《春日宴》,说实在话,我对这首词还是很喜欢的。

她就恳求我,能不能帮他找到铭。

等我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师兄就在教学楼外边等我,我把从哪个姑娘听到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兄,师兄还有点不可置信的样子。

回去之后,把这事在群里头一说,死党们个个是摩拳擦掌了,说要去一探究竟。有个家伙就提出了一个事儿,就是我那个师兄既然和铭很像,为什么不能让他去扮演铭呢。我说这倒是个好主意呢,但是我们这里除了人物还需要服装。

之前那只很有爱,错了,是很爱阿飘和尸体的法医同学表示了可以做一次妆娘来着。我的那位同学名曰那唯梦,这丫的胆子很大,要不然也不会一女孩子家的去选择法医这个专业的了。她在他们学校也算得上是一个传说级别的人物了,什么第一次上解剖课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在旁边看完全程,末了还吐槽一句尸体不够新鲜;或者是晚自习不小心睡过头了,起来发现们都锁上了,只好在有尸体的解剖室呆了一个晚上。

另外,据说曾经也有一个男生在晚上自习的时候睡过头了,第二天发现他疯了。果然这年头的,女汉子开始成批量的生产了吗。

好吧话题转回来,要娜娜去找民国风的衣服对于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娜娜就给我们找来了一套民国时期的学生服,最主要是能够穿在那个师兄身上大小合适还真是神奇。我去做说客把师兄说动了陪我们演一场戏,另外,演戏什么的还是需要知道故事的背景,就比如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那个阿飘的名字叫什么。

这些事情,都是通过学妹知道的,毕竟学妹的爷爷小时候是在这里生活的,并且好像还见到过他们的样子。

“我突然就想起一首诗,”看娜娜给师兄上粉的时候我说道。“什么诗?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不知道娜娜是怎么会想起这两句来的。“额…当然不可能是这两句的好嘛…”我翻了个白眼。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四>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还是在比较晚的时候,来到了老教学楼,那个人的声音还是在这个地方回荡着。“这真是…”我们听学妹说,那个军官在战场上战死了,估计是上了奈何桥。娜娜说,会不会就在奈何桥上一只等着呢。

“铭…是你吗?”一看到我们进房间…应该说,一看到师兄,她就欣喜地问。“是我…小若,是我…”一开始师兄还是有些拘谨的。我们两个就退出了房间,留着两个人在房间里,很快房间里面响起了她的歌声,那是《春日宴》。

感觉自己不难想象,一个穿着民国时期衣服的女子,或许弹着琴,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岁岁长相见啊,奈何世事弄人,那个时代,怎么可能岁岁长相见呢。

“诶,你说那个阿飘的名字很好听?我觉得很普通啊。”靠在窗边,娜娜问我。“你记得她的全名是什么吗?”相信学妹说的时候,她肯定有认真听的。“杜若啊。”她有些不解。“山中人兮芳杜若…”我看了看外面的月亮。“是《山鬼》里面的一句,大概意思就是,我喜欢的人像是杜若一样的纯洁善良…”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我慢慢地说道。“不论如何,这两个人…额…是杜若和铭都是已经死了的。

“今天的月亮…好圆而且很亮…”娜娜说道。“嗯,马上中秋了啊。”我也回了一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只是人终究是有离别的,又何来长久?

“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件好事的样子。”我“哈?”了一声。“毕竟让杜若见到了一直思念的爱人啊。”刚才还有些伤感的娜娜突然就雀跃了起来,“以前看《神雕侠侣》时候,总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现在看看杜若和铭…”

问世间情为何物…这首词原本是元好问在听闻了一位射雁者说,天空中一对比翼双飞的大雁,其中一只被射杀后,另一只大雁一头栽了下来,殉情而死之后写的词。只是那一类 的故事,也不过算是听听罢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不得不说,元好问的这阙词着实能够打动人的心扉。

念完了这首词,娜娜在一旁看我:“我就随口说说,你也不要即兴就来啊。”我黑线了一下,然后就听她说:“要不然,写成故事挂在网上吧。”我耸耸肩,确实是值得去记载的。“不过是民国的话,也应当算是一个乱世了吧…”娜娜若有所思。“古代那些太平时期,就算不是乱世,也不能和我们所处的现在比的吧。”但是其实,现在也未必是所谓的太平盛世吧,至少国泰民安。

那扇门突然打开了,师兄走了出来,对我们招招手道:“你们过来一下吧。”我和娜娜互相看了一眼,不名所以。

但还是一起走了进去。

 

<终> 

 

那个叫做杜若的女子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的梳妆台边上,她带着一种恬静的微笑看着我们进去。等我走到了她面前,她才开口道:“我知道那个并不是铭…我已经想起来了,我在铭战死沙场的噩耗传来之后,便一病不起,很快也就…”她没有说下去,我们却也明白,让我吃惊的是她已经回想起自己成为了阿飘,却也一点没有悲伤或者发狂的迹象。

“铭常常说…如果能见证一个太平安康的年代来临的话,就算战死沙场,此生也无憾了。”说着,她顿了一下,“还记的那一年上海滩上学生游行…”杜若说着,陷入了回忆之中。“现在…是哪一年了?”她缓缓从回忆中回来,问道。

“现在是民国102年。”

“102年……铭走的那一年是民国32年…已经七十年了…那么…民国102年的中华是怎么样子的呢?”

我看了看她,慢慢说道:“民国102年…现在的中国…山河犹在,国泰民安。”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网路上那段时间流传的这句话,眼眶竟然会有一点湿润。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也就是说,铭的愿望实现了…山河犹在,国泰民安,中华民族,是不是已经站起来了?铭会知道的,我要去找铭,他一定会知道的!”

我们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杜若已经飘然离开了这个房间。房间变回了教室的样子,只是其中一张课桌上,还放着一只酒杯。我走过去拿起了那只酒杯,似乎还能闻到绿酒的醇香味。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唯愿那时,山河犹在,国泰民安,与君再同游神州。

 

 

后记:

 

是看了一篇在微博上转的清穿文,清末的那些人问那个穿越过来的学生,百来年后是什么样的,就有“山河犹在,国泰民安”这四个字。然而每每见到这四个字,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的感觉。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在写这篇文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将这个加进去了。但是,总是觉得写得不够好(笑),好吧,权当自娱自乐吧。

如果说,中国这个国家可以拟人的话,我觉得吧,应该是一个水墨丹青的沧桑男青年吧。说他是青年,是因为新生的他只有六十多岁;而说他沧桑,他却有五千多年的文化传承。

从古到今,身上存着万千诗人墨香温存的书卷气,还揉杂着千百年金戈铁马浴血拼搏战士的血腥味。他可以为院子里的牡丹凋谢暗自叹息,也可以冷下脸眼都不眨地为家人开辟出一条鲜血淋漓的康庄大道。他不会崇拜强者,因为曾经的他就是最强的。

然而就像人一样,每一个人都有跌倒、失意的时候,但是中国他正在一步一步的重新走向高峰,也许艰难,也许漫长。但是在我的映像里,不论是坠入浅滩或者是折掌断牙,龙依旧是龙。生而为王,沉寂了许久自然会再度崛起,只是愿倾尽我所有,得以见您君临天下,那才是龙在世的原因。

 

 

访谈录:

 

    虹梓辰:大家好,我是本文最大的Boss,大家可以叫我阿虹~来来~各位都来自我介绍一下

 

楚梓暄:各位安,我是本文主角,姓楚双名上梓下暄。我是最大的无业游民一只,爱好是搜集奇怪的故事和研究一些奇怪的东西

 

那唯梦:哟~我叫那唯梦,梓暄的死党之一~爱好之一是尸体~

 

楚梓暄:恋尸狂魔娜娜同学

 

那唯梦:逗比暄

 

虹梓辰:咳咳~来说一下此文的背景,我在看到了一篇清穿文之后才写的。另外,我也很喜欢《春日宴》这首词的。

 

楚梓暄:不管铭还是杜若都是有大义的人,我不能想象,在那个年代的人,究竟是怎么对待那时候的战争的。

 

那唯梦:反正我是不能想象。

 

杜若:大家好~小女子杜若~如今我是知道了铭也不在了,我是打算去找铭了~再见!

 

楚梓暄:我去,这样就走了?

 

虹梓辰:大家都站好,这个是访谈懂么,访谈!

 

虹梓辰:首先,要请问杜若小姐,对于得知了现在的中国有什么感想?

 

杜若:自然是高兴

 

楚梓暄:我觉着吧…干脆别做访谈了,做个讨论组吧,这样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

 

梅悦:我好喜欢民国时期的衣服啊…

 

那唯梦:杜若身上的那套是民国时期的学生装。

 

杜若:是啊,铭最喜欢我穿这套衣服了。

 

虹梓辰:于是话题偏了么,算了,期待下一集吧,楚梓暄的死党又会有一个出场的~


发表于2015-04-06.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