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无限×伪综】第一章、此人已死,有事请招魂

第一章、此人已死,有事请招魂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在屏幕外,而你在屏幕里面。就比如说,我和我家炮或者是我家男神。

我叫楚之淼,不算少见的姓氏,却是马路上多见的普通人。算得上是走在人群之中,一下子就找不到的那种人。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面,却又,不想像他们一样。在这个年代,唯一和我那些堂兄弟姐妹所不同的,就是我有一个孪生哥哥。

有人曾说过,信任就是一把刀,你给了别人,他就有两个选择,捅你,或保护你。也许,我这个哥哥,是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如果…

很多事情,是没有如果的。就比如说,如果我们又出生在楚家。只是,出生在楚家了,又能如何呢,我还是一个在人群中,一下子就找不到了的小透明。

有的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罪孽深重。就像,我的那些堂兄弟姐妹和叔伯们。楚之旸就说过,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精神寄托的。有了精神寄托,才会活下去。好像是我那堂姐楚叶,她的精神寄托,大约就来自于家族的那些东西。钱、权,或者,是其他…

这个世界上,矛盾总是存在的。就像是我们生在这样一个家族,却不得不去加入争斗一般,即使,我只想去冒险,或者,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去旅行,比如去看些什么听些什么,再比如,把爱好变成工作。

就算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到处去旅行,自由自在的,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我们的父母总是纵容我们,愿意做什么,便放手去做。就算,我爱到处跑,爱看些小说,爱看些漫画动画,他们都不会说。

只是这些事情,到了楚家,就变成了不务正业。我也好,暘旸也好,都被如此嘲笑。

原本,我就在一家小小的食品厂里,做着一个清闲的文职工作。爷爷知道了之后,就说我在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出息,强硬的要求我辞职到楚家名下的一个子公司去工作。

旸旸的情况比我惨多了,他一毕业,就被拉进了那间公司。只是现在做了两年有余,已经是个小头头了。如果说,进了这家公司,我能够和旸旸在一个部门,也许他还能罩着我。从小,我们就是这样的。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旸旸相对比较安静。那时候,我们是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的,二老总说我们一个像男孩,另一个则像女孩。到了现在,若不是死党好友,都会把我误认为是男孩子,还有说我是清亮的少年音,再配上的身高。再加一头的短发,和旸旸真的有时候会弄错——但是说话方式就能区分的。

我和旸旸性格不同,一个主外,一个较内,却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有相同的爱好。比如,喜欢玩剑三,再比如,喜欢卷福喜欢神秘博士,还喜欢另一个不会存在的人。

他叫楚轩。

智商220的楚大校,可谓是我男神一般的存在。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喜欢楚这个姓氏。因为背负上了这个姓,我们也背负了许多的东西。要是能和母亲姓的话,当时我就这么想过,能和某位有纹身的小哥有那么一丢丢关系也是不错的啊。不过后来,算是遇上(看见?)了楚轩。

用我们死党的话来说,这兄妹两个就像两个蛇精病一样,一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根本停不下来。而且,我和旸旸只要一聊天,一个话题可以聊上两三天。就如那时候正好提到了平行宇宙,这个话题还不是我们挑起的,只是说到了穿越。然后我和旸旸就从佛家的三千大世界说到了漫威的平行宇宙,又说到了虫洞和时空能力。

我的死党们是目瞪口呆,因为我们聊了有整整三天。 其实,我也深深的觉得,我们两个就是两个神经病。死党曾经说过,咱们俩讨论一个话题的时候,就像是两个大吵大叫的神经病——最主要他们还听不懂我们的话题。还有一个特点,对自己喜爱的东西,有着深深的狂热。

比如说花哥、炮哥和道长~

其实我觉得我一直很中二,一直想象着某一天,自己能够穿越。然后,找ONE PIECE,或者是去盗墓,或者是去和一个开着蓝盒子的外星人闯宇宙。

当然,有这样想法的,可不止我一个,还有我的死党们。不过,为了不显得那么中二,我们只是私下里聊聊罢了。有一次,我和旸旸说到鲁路修的时候,楚叶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我们两个。用她的话就是:都多大的人了,还看动画片。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管我看什么啊!当然,如果只是这样说也就罢了,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家族里面所有的同辈,都把我们看成敌人。似乎是大家族的继承关系吧,其实我们也不想要这些个继承权的,还不如潇洒一点呢,整天的管这个管那个,脑细胞会被杀死很多的。

话说,这是我到子公司的第三天,我一如既往的还不知道我们主管姓甚名谁,虽然他长得还不错的。带我的那个姐姐跟我说,他是我们子公司,除了楚之旸之外,最年轻的一个主管了。姐姐告诫我,主管人很不错,但是不要因此而喜欢上他。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我绝对不会喜欢上他的,虽然我觉得我的属性是攻,我还是不喜欢上这样的风格。像这种人么,应该配一个可以对他智商碾压的人。比如安德森之于卷福,或者,朱雀之于鲁路修,再比如,我亲爱的哥哥旸旸之于他。

别问我腐女是什么,他们已经习惯了的。

我就问那姐姐为什么,她说,因为我们的主管在外面,有很多的女人。这怎么听,怎么都像是耽美小说里面的总裁啊。当然,言情小说里面也是有的。
啊,一定是我出现幻觉了,他怎么看怎么都是受才对啊。
这到子公司的第三天就是周五了,我放下了一大堆文件,从加班的阴影中脱离出来。手机有微信的铃声,我打开一看是来自旸旸的,他问我下班了没。别看旸旸外表是高深莫测,有点怎么说呢……用那位姐姐的话来说是:不管世事的感觉,却一切都尽在掌握,而且看他的眼睛,就好像很有智慧的感觉。我听到这样评价之后,差点没笑出来,是看他的眼睛像个神经病吧!
其实旸旸一般不爱搭理别人,除了死党。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同班,就见到旸旸是非必要不说话。何为必要呢,就是收作业、交作业、有重要的事才会和别人说话的。
我于是回了微信说在等我十分钟,我需要花十分钟整理办公桌。
“淼淼我先走了哦。”那位姐姐对我说道。“哦,好。”我刚想挥手,就听她说:“郑主管,我也先走了。”郑主管?我赶紧低头,发微信给姐姐:原来我们主管姓郑啊?她立刻回我:是啊,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还真不知道啊姐姐。
我整理完了办公桌,回了一句真不知道啊,她却没立刻回我。直到我乘上了旸旸的车,才收到了微信。就那么几个字:我们的主管叫郑吒。
我们的主管叫郑吒。
主管居然叫……!!
“世事真他妈太无常了!”我对旸旸说,他对我这句话,很是莫名其妙。“我们的主管,居然叫郑吒!”
天神啊,一道雷劈死我吧!
所以,当我晚上在玩剑三的时候,看到那个古早的对话框,我已经是很淡定的了。然后,我开始叫我哥,其实他就在我旁边,咱们俩在打大战来着。幸好这个时候华清宫回忆录也结束了,免得我们点了对话框上面的“是”之后,就没人奶他们,没人给那些叫来的野人插气场了。
旸旸于是示意我点确认,只是我不知道这个确定一按下去,去的是我一个人,还是我们两个都会出现在那个世界。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奇怪,很多看过无限恐怖的人都在网上说,要是看到这个对话框,非得吓死不可。只是我和我哥,却是都非常的兴奋。
虽然,到了这个年纪还中二,确实是我们的不对。
还是让我们再奢望一次吧。
迷糊之中,我开始清醒,完全没有冰冷颤抖的感觉。只是…似乎觉得,时间过去的有点久啊……
我这才睁开了眼睛,慢慢坐了起来。
我挠了挠头,突然意外发觉自己的衣服有点不对劲。宽袍广袖,衣服上还有精致的花纹…而且这个颜色还是…万花破军套!
“不错,你是这次来的人里素质最好的一个。”那个站着抽烟的刀疤男说道,说的是我哥。
我拿出手机赶紧照了一照,我现在的模样,就和我自己捏的那只花哥,几乎没有什么两样。然后,旁边就是我哥,嗯,旁边那个眉目和我差不多,但是一身白色定国的,是我哥没错,因为他的脸也是我捏的。也是一头的长发,还束冠。
但是我的主号是炮哥啊,为什么回给我一个花哥。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我们的眼镜呢!都去哪里了?!!
“这里是哪里?”旸旸问到。 “仔细想想,它应该已经把这一切植入你脑海里。”估摸着,他就是张杰了。
我看了一下周围,包括我们一共才七个人,而且……这里不像是生化危机。难道我们穿早了?我和旸旸对视了一眼,显然,他也注意到了。但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张杰之前几部的恐怖片,是《猛鬼街》和《死神来了一》才对吧?那么,这部又是什么?

发表于2015-04-03.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