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给我送信的猫头鹰,它一定是迷路了……


十二年前给我送信的那只猫头鹰,它一定是迷路了,否则为什么,我等了十二年,都没有等到那一天能够去看一眼9又四分之三站台?为什么我没有能够戴上分院帽?为什么没有和大难不死的男孩成为同学?

我的电脑,它一定是中病毒了,不然我怎么还是没有收到那个古早的对话框,显示着“想知道活着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也没有出现一个人,推着眼镜对我说“凡人的智慧”,看来,我应该再换一台电脑了。

一定是我又路痴了,不然我肯定已经找到了那家古董店,推门进去,那个小店员玩着接龙,红木的架子上,摆着一把黑色的刀。然后,那个天真无邪的老板,出来问我要些什么。或者,那红木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抬头发呆的,蓝色连帽衫的青年。

陆家嘴的建筑太多,我认不清哪栋楼是天空大厦,也许走在路上,就能看到带着骷髅头的女孩,对着一个人叫着:“菜鸟飞!”然后,那个骷髅头里面,出现一个幽灵。还有…一个拿着名叫“客舍青青”武器的青年在楼顶上站着。

街边的电话亭都变成红色了,叫我怎么找那个蓝色的复古式电话亭啊?转角了好多次,都没有遇到会走动的塑料人和奇怪的外星人。那个叫做博士的人,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啊?如果我翻开历史书,是不是就能见到他了?

也许有一天,我能够看到霍格沃茨的城堡,然后走进去。那个餐厅里面,会有许多食物变出来。还会有一个阴沉的魔药学教授,还有我的猫头鹰和魔杖。

然后,我走到贝克街上,看到那个大名鼎鼎的侦探带着猎鹿帽,旁边是他的搭档。他正

在和他的哥哥斗嘴,他们身后的房东太太不时的插几句话,哥哥的秘书低着头玩着手机。

转过一个街道,有一个和周围电话亭格格不入的蓝色电话亭,从里面走出一个拿着一支奇怪东西的男人。

还未到苏格兰场,就看见有那么几个人,追着一个奇怪的家伙。其中还有一个人大叫着:“我们是火炬木!”但是旁边,还有那么几个东方人,说着:“我们是E科。”

打开门,在门的那一端,有一个等价交换的世界。说不定,我还能看到有一个道骨仙风的人,他身边站着一个黑发的医师,然后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一只箭。还有霓裳娉婷的女子,拿着扇子在跳舞,或许,还有穿着盔甲的人…

也许有一天,我家里出现了那么一本书,然后我打开了它,飞出了许多奇怪的卡片。

也许有一天,我不小心掉进了一口井里面,出来之后却发现那里有着一个有一个被称为“恶魔”的怪物。

也许有一天,我走在美国的街道上,然后看见天空一飞而过的红色盔甲人,还有冲着我这边飞来,却突然拐弯的盾牌。有一把巨锤落在我的脚边,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特工。

也许有一天,我能在海上遇到那么一船的人,说是一定要找到藏在大海深处的宝藏。

也许有一天,我醒来之后,听到一句:“这里是中洲队。”

也许有一天,我到了一座城市,听说了那个城市有一个“异味古董咖啡馆”。

也许有一天,我打开家门,突然看见对面那家人家来了新住户,然后门上贴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也许有一天,我收到一个包裹,上面有鲜红的三个大字“摔者死”!

也许有一天,我遇到一对开着一辆黑色轿车的兄弟,然后看见了从水中出现的恶鬼…

也许有一天,我走在了街上,然后看见身边出现很多的妖怪,有一个家伙对我伸出手:“喂,要不要加入奴良组?”

也许有一天,被带到一个地方,然后有人对我说:“欢迎加入我们,我叫欧阳轩。”

也许有一天,我能够和一个穿着连帽衫的青年以及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去冒险。

也许有一天……

只是,我依旧在等待着,我的那只猫头鹰的到来。我想,它一定是迷路了!如果等到了那一天,我想,我们都会等到那一天……


发表于2015-04-02.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