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二十)

最近真的是沉迷写原创灵异无法自拔了,把这篇都给忘了
顺便关于小君以前的事情我也写一下好了

20.重逢

 

本想着多待上几日的蓝玲珑在收到一份飞鸽传书时候,不得不叫上唐啸君提早回去了。而在前几日,穆熙乾也因为一封飞鸽传书,提前离开了苗疆。

看到蓝玲珑这一脸严肃模样,唐啸君知道估计是事态有些严重的,他业已有快一年没有帮浩气盟办事,这回蓝玲珑叫上他,许是浩气盟内部出了什么岔子。两人于是马不停蹄,没日没夜便往白龙口赶去。

到了白龙口,竟是严加把守,而在看到蓝玲珑与唐啸君二人时候,倒也不陌生,只是行了一礼便就放行。唐啸君找了浩气盟之人,要了一间空房,毕竟浩气盟之事他还不好随便参与,而蓝玲珑则是下了马就去议会厅里,那边已然是几个指挥在等候了。

这一顿风尘仆仆赶路,唐啸君二话不说就钻进了房间里补眠。等唐啸君睡饱了再出来,这几个指挥已经是结束了会议,在一起吃饭。得知了唐啸君已睡醒,蓝玲珑派人把他叫了过去。废话也不多说,只说是浩气盟内混入了恶人的细作,目前竟然跟着浩气的商队到了瞿塘峡。

这次找唐啸君来,第一是因为他并非浩气盟人,却帮着浩气办过许多事,信得过;第二正因为他非浩气盟人,也就只有几个指挥和极少数浩气盟的人见过他,最是安全不过。故而,这次找唐啸君,是交予他一个比较隐秘且比较重要的任务。

唐啸君倒也不多问什么,只是点点头,领了任务,即刻就打算启程。蓝玲珑却说,叫他再待一个晚上,其他几个指挥亦是叫他多休息一晚,他只要再在白龙口多待了一个晚上。

翌日大早,唐啸君就骑上一匹快马,快马加鞭往瞿塘峡赶去。他是要从瞿塘的浩气据点取些药草,送往巴陵县。

几日之后,到达瞿塘峡据点,在这守据点的竟是大半年前遇到的程砚齐。他见过唐啸君几次,即使不是很熟识,却还是将需要的东西郑重交给了唐啸君。因着这些药草皆为楚唯溪准备,楚唯溪与程砚齐一道将唐啸君送出了瞿塘峡据点。离开时候,唐啸君颇为意味深长看这两个人,却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他只是知道楚唯溪这个人,唯一一次碰面也只是在大半年前。

“阿齐,你说他为何一直盯着我看?”待送走了唐啸君,楚唯溪却问程砚齐。“我不清楚,他是蓝指挥推荐来的,我就只知道他叫唐啸君。”唐啸君……楚唯溪只觉得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但仿佛不应该是这样的名字才对。

“对了,阿齐你可知道唐潇之?”像是想起了什么,楚唯溪问程砚齐。“唐潇之?那个替我们浩气办事的唐门?他不是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么?阿唯怎么会提起他?”程砚齐有些诧异,楚唯溪所提这人,在一年多前就应当死了才对。那时候,许多指挥都还惋惜来着。

那匹马就算跑出了些许路程,唐啸君自然还是听得见这两人并未刻意压低了声线的话语,他只是冷然看了一眼手上的信。

是啊,唐潇之早就死了。他这般想着,把那封信妥善安置。

从瞿塘峡到巴陵几日,有三次遇到浩气盟跑商的侠士,他们却都对唐啸君置若罔闻。即便如此,唐啸君依旧是小心翼翼,不禁要提防恶人谷,还要小心那混在浩气盟人中的细作。好在不过数日,终于是赶到了巴陵县那浩气盟据点。

唐啸君先前并未到过巴陵县浩气盟据点,据点门口那守卫自然是拦着他不让他进去,尤其是这种时候。而当他拿出那封信时,守卫看了他一眼,却还是将信送了进去,交给巴陵县据点的指挥。

巴陵县据点的指挥名唤叶攸宁,与蓝玲珑非常熟识,自然对唐啸君很是熟悉。一看到这样一封密信,二话不说就亲自跑了出来,与他一同出来的,还有叶攸宁麾下的医士安子倾。看到唐啸君时候,他与叶攸宁都是非常惊诧的,要知道唐啸君已经有一年多不帮浩气盟办事了。惊诧归惊诧,却作为关系不错的存在,叶攸宁还是非常欢迎唐啸君的。

几步上前来,拍着唐啸君的肩膀,要将他迎进去。

唐啸君随着叶攸宁与安子倾往里走了几步,唐啸君却忽然听到风声,此时脑袋转飞快,直叫:“小心!”却见破空飞来一支弩箭,直指安子倾后背飞去,唐啸君一见不好,立刻将叶攸宁与安子倾推开。

那放弩箭之人看这两人躲开了这支箭,下一箭直向唐啸君心脏射去。唐啸君知道这一击不成,射箭之人定会取他性命,他亦是速度极快,跳起直接一个扭腰,堪堪躲过那支夺命的弩箭来。

落地时,发现自己是被箭头擦破了皮,也不去管它,直接拿出机关弩来,就是一发天绝地灭的机关过去。他已然猜到那人同样是唐门弟子,大约对机关会比较敏感;却没想那人是单修惊羽诀,对天罗诡道并不熟悉,未能躲开天绝地灭所布下的陷阱,只见八尺开外,一个人影显现在天绝地灭的陷阱中。

一看到自己的隐身已经失效,这唐门弟子自然是要逃离,看了一眼脚上机关陷阱,刚想狠狠心割了,却叫叶攸宁一个重剑拍去,将人拍晕在陷阱里头。

“多谢你了,兄弟!”叶攸宁对唐啸君很是感激,这人不仅救了他与安子倾,还捉到个极有可能是恶人谷来的杀手。

这一动静显然是惊动了里头的人,唐澄率先跑了出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而在她后头的,竟是唐啸君多日不见的张墨筠。他身边,走着一位略显苍白女子,那正是那日在蓬莱海市上所见到之人。

“师弟!”看到唐啸君,唐澄的诧异程度自然不亚于安子倾与叶攸宁的,“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唐啸君看到张墨筠时,只是浑浑噩噩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压抑了许久的思念,顷刻间翻涌而出,竟让他有一种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之感。

而在唐澄叫他时,他才回过神来,一时间不知是行礼还是怎么好,却叫唐澄打断了他,开始连珠炮似地问了起来。

叶攸宁拍拍唐啸君的肩,说进去再说,唐澄这才暂时放下了满腹疑惑。而走在后头的安子倾与姬流云,则是对视了一眼,因为在叶攸宁揽着唐啸君肩膀时候,张墨筠走在旁边,周身气息更冷了几分。

拿到这些药材,安子倾先行去自己房间捣鼓起来,叶攸宁吩咐了先将那人押进打牢里,随后就拉着唐啸君去吃饭,问了这白龙口与瞿塘峡的现状。而在餐桌上,唐澄自然也不放过师弟,问东问西也不停歇。倒是姬流云坐在一边,给自己倒了壶茶,看好戏似的看看有些心不在焉的唐啸君,用眼角余光又瞥了瞥自家师兄。

他正冷冷看着叶攸宁。

到最后,唐澄看出了唐啸君的心不在焉,只以为是他这几日连番赶路,累的很了。于是打断了叶攸宁,叫唐啸君先去休息了。

而在看到张墨筠时,唐啸君那一身疲惫倒真的是褪了个干干净净,只想着张道长那如画眉目。坐在榻上,有些愣愣出神,突然就想到了那架琴还在师父那里没能带出来,有些懊恼自己竟出来得如此匆忙。

而他并不知晓,在他房间外头,那个院子里,张墨筠是独自一人喝着茶。倒是叫姬流云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跑出来打断了师兄独自喝闷茶。“师兄,你之前入手那块玉,可是想送给这唐啸君的?”这问话的意思已然很明确,姬流云甚么都知道了。

张墨筠依旧是沉默,不发一言地盯着那扇房门。

姬流云觉得有些奇怪,为何师兄会如此沉默?是因为那个叫唐啸君的家伙吗?若她没看错的话,这唐啸君,对师兄亦是有情才对啊。

两三日后,安子倾的药制出来了,而叶攸宁那边却对那个唐门束手无策。那唐门自然是一句话都不肯说,若不是绑了手脚,怕是早就在这牢狱中自尽了。叶攸宁为此很是头疼,而安子倾这边让他振奋。

那中毒的浩气盟中人,因为一次阴差阳错,听到了恶人谷某几个指挥所密谋之事的冰山一角。而那冰山一角,却又是整个计划中极为重要的存在,被发现后便叫人下了药。幸亏发现的早,尽早就送到了巴陵县这边,重兵看守起来,对外却宣称已经中毒不治身亡。

而巴陵这边没有需要的药草,从瞿塘峡调过来才行,浩气盟中却又有细作,怕是打听到了这人还未死,当然是不能让药草送到。所以才会有了让唐啸君送药草这一事,更有了在巴陵县浩气据点门口的刺杀。

这边这人苏醒,将他所闻一五一十告知了叶攸宁,叶攸宁连忙叫来了几个指挥,做一番商议部署,这一回的据点战,浩气盟是大获全胜。

即便唐啸君不是浩气盟之人,却也是整件事中重要的存在,若没有他,怕浩气盟是一败涂地了。浩气指挥,以叶攸宁为首,自然要请唐啸君好好吃上一顿,说什么也得喝两杯庆祝一下才是。

唐啸君推脱不得,又有唐澄与蓝玲珑推波助澜,他怕是不能全身而退的了,只得答应了。

发表于2018-04-25.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