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十三)

上一章(十二)


13.魇魔

 

不……唐啸君觉得自己仿若是赤裸裸站在张墨筠面前,不仅是因为自己那份念想全都表现于这张道长眼前,还有的是张墨筠散发的冷意。从那双凤眸中,唐啸君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嘲讽、蔑视与怜悯。

那是一种宛如天人俯视人间般的怜悯,却也与平日里那个张道长不同。若说平时那是淡漠,那么现下就是带着锐芒。

“你对我之念,可正?”疼痛传来的如此清晰,而那询问的话语亦是。看到唐啸君那般绝望神情,张墨筠是嘴角一翘,又冷声问了一遍。而那双黑瞳,看着唐啸君,一瞬不瞬。“道长…我……”唐啸君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辩解。

“蝼蚁。”只见眼前之人那双薄唇开阖,吐出冷冷两字。

闻得这两字,唐啸君神情骤变,若说刚才是绝望,而如今更是如坠地狱。“不……”不什么?他不知晓。只是那一股又一股的酸涩,由胸口蔓延上来。情感的被否定,张墨筠那般眼神,叫唐啸君想起儿时,还在苗疆,他师父在他身上种蛊时候的感受。现如今,亦是有如毒蛊,一点一点爬上他的面,一口一口将他噬咬,将毒液种入他身体里,渗入心头。

想起了莫君逸那时候对他的否定,他还清晰记得他当时是震惊的,却也洒脱。洒脱自己放下了那份感情,也洒脱他自认对待那份感情,没有做错。不过,莫君逸是凡俗的道者,而张墨筠,却是天上而来的谪仙。

故而,他应当对张墨筠,不能有半点觊觎与玷污。

“承认罢。”眼看唐啸君不说话,张墨筠便开口。“无非,”他皱眉,“那些凡俗之人的欲念。”听闻这话,唐啸君摇头。并非他不愿承认,而是他不敢。

“道长,你是……”一定要讲将我置之死地,而你后有生路吗?

“是。”没有半点犹豫,张墨筠答道。“哈……”那一声苦笑,嘶哑而又绝望,心口那脉动似乎被什么堵住了。“所以……”他喘了一声,有些接不上气,“所以……道长是要……”在他看向张墨筠时,胸口那剑被张墨筠一把抽出。霎时,唐啸君只觉自己胸口是被开了个洞,继而,有呜呜冷风鱼贯而入。

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好像还能看到那心的模样。呵……我还是……唐啸君闭上了眼,等待死亡时刻来临。

只是,真的好冷。

萧无霜猛地惊醒,感受到从对面而来那浓重的魔魇之气。魔气?萧无霜吃惊,除魔并非他所在行,略一思考,他还是觉得起身一探较为稳妥。

打开门,看到的便是一抹白色背影。有些熟悉的背影,萧无霜往前一步,便看到那人的侧颜。那是张墨筠。而那魔气,是从对面那间屋子传出。看到这位师兄,萧无霜是松了一口气,就回房去了。

想必是对面屋子突然冒出魔气,自己拿张师兄,闻得魔气,便来除魔的。

等等!对面好像是唐啸君的屋子!

只见,门口站着的张墨筠,在萧无霜回房后,露出一抹淡笑。他探入屋内,屋内之人正在沉睡,他便渗入唐啸君梦境中。而,随着屋内唐啸君梦境的变幻,屋外的张墨筠,笑得愈发诡异。

旋即,又复回原本那冷淡模样。

“唐啸君……”他喃喃,“吾道之向,与尔有关。”此话一落音,他便抬腿,打算离开。身后那房门,突然打开了。前者冷然前进,后者疾步跟上。

远在苗疆,一娇妖女子微微一顿,抬头看向满天星斗。“那个臭小子,不会惹到什么有道行的家伙了吧?”女子柳眉一挑,复又叹了一口气,想到了什么,便回神来关注于眼前那一方毒池了。

随着自己卜卦,张墨筠是不断缩地成寸,花了好几日才来到枫华谷。到枫华谷时,已是夜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身形一顿,神色一肃,变化光而去。

来到客栈里,他找到了唐啸君之所在。

好浓重的魔气,张墨筠眉宇之间微微一抖。可笑!瞬时,手中化出一柄拂尘,轻轻一扫,那浓重魔气便即刻消散而去。

“师兄?”身后之门打开,萧无霜走了出来。“你怎么又回来了?”又?张墨筠暗道不好,一个旋身,再一次化光而去。

找到唐啸君时候,他正靠着某一颗树干,闭着眼,抿着嘴,神色惨白。而在他周身处,有那一团团魔气,围着他、绕着他,魇住了他。故而,眼前之人,痛苦异常,叫张墨筠心头微微绞起。

“不……”虚弱的喊声,从唐啸君嘴里溢出。

魇魔看似可怕,却也只对那些道行较弱者以及凡人才是难过之障。于张墨筠而已,不过是一粒沙尘,拂去便可。故而,拂尘轻扫,魔便被打散张墨筠一念定神诀,很快唐啸君便醒了来。

“如何?”张墨筠带着些许担忧,见唐啸君苏醒,关心道。却只见醒来的唐啸君,一看到张墨筠,便是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猛往后退去,撞到树干,撞得生疼。

“唐啸君?”张墨筠有些奇怪。“我不……我……”只见唐啸君紧张异常,喉结上下滚动,却不知要说些什么。“魇魔已散,你勿需担心。”看到唐啸君眸中有惧怕,张墨筠开口宽慰道。

魇魔?唐啸君低头,自己胸口并未有血窟窿,而眼前那个张道长,手执一柄拂尘。

“道……长?”他一下茫然了起来。这一表情,叫张墨筠看在眼里,心底泛起一点一点针扎般疼痛。“魔魅已散去,你可有伤到?”张墨筠询问着,伸出手去想扶唐啸君,对面那人却在看到张墨筠伸出手时,微微往后一缩。

“道长……为何会在此地?”唐啸君四下打量,发现自己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树林里头。

看着唐啸君如此举动,张墨筠心里更是不舒坦。“如此甚好,”他淡淡说道,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就回客栈罢。”说着。他执起拂尘柄,那拂尘在空中挽了个花,便消失无踪。

如此,唐啸君便知道,原来先前是自己遇了魔,而是张墨筠救了自己。只是……为何张道长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呢?

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客栈,回到自己房间,唐啸君才意识到问题——房间只有一张床。

“道长,你睡床吧,我……”张墨筠打断他:“无妨,你睡就好,我还有事。”唐啸君一愣,不知道这大半夜的,能有何事。他看着张墨筠走出去,挠挠头,还是去睡觉了。

唐啸君并不知道,其实张墨筠没有离开,而在唐啸君熟睡之后又现了形。他看向榻上熟睡的唐啸君,回想起今天在找到唐啸君之后的情形。在他清醒后,看自己的眼神,带着些许敬畏。

敬他知道,从刚一遇到唐啸君开始,那人看他都是尊敬异常的。只是,唐啸君……他思虑着,你究竟在畏惧些什么。

翌日早上,唐筮华并未有在朝食时候看到自家师兄,而是另有一个纯阳与他们同桌。萧无霜看到张墨筠,便询问前夜情况。而唐筮华一听到唐啸君差点出事,即刻就跳起来说要去看看师兄。萧无霜把他拦下来:“唉,好友,我昨日夜里去除魔,你就不问问我的情况么?当真是好伤人心。况且,你师兄他现在还在休息吧?这样打扰真的没问题么?”

唐筮华闻言瞪他:“你比较不重要!废话太多。”说着,就加快脚步上楼去了。看到这样的唐筮华,萧无霜轻轻叹了口气。

“你……”看到萧无霜这般模样,张墨筠看向了他。“师兄你……”萧无霜一惊,复又苦笑,“连师兄你也发现了,”他说着又抬起了头,“可是这家伙啊,说聪明吧是一等一的,可到了这种时候却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他笨了。”

唐筮华敲开了唐啸君的门,却见开门的唐啸君神色有点不大对劲。

“师兄,我听萧无霜那家伙说了,你昨晚没事吧?”唐筮华有些担心。“无碍。”唐啸君摇了摇头。“只是……有些疲倦罢了。”

“若是太累,师兄不妨多休息会儿吧,今日就由我和萧无霜去找。”

“这……”

“无妨,我们本就是要找唐乾的,师兄你还是在客栈休息吧,若实在不行可以去浩气。”唐筮华用肯定的语气对唐啸君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那……”唐啸君垂眸,“好吧。”他只能这么说,然后唐筮华早已经离开了。唐啸君走回床边,有些许颓然地坐在榻上。他深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竟觉得是疲倦万分。

回想起前夜之事,不知为何竟尔浑身发冷。

那时候的张墨筠,就站在他面前,在皎洁月光下,更是如白莲般。那样的情境,叫他想起一句:山中人兮芳杜若。

侧目贪望清隽淡雅,心几顽而不绝兮。山木惜枝我,悦君兮,可知我所忧?


发表于2018-02-2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