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十二)

上一章(十一)



12.正念

 

    蓝玲珑与唐啸君的棋局,在蓝玲珑那炮轰般的话语之下,只能半途而废了。两人都未曾注意到有人听了他们说话。唐啸君放弃了这盘棋,花了有半个时辰向蓝玲珑保证自己绝对是对莫君逸没有感情了。

这导致唐啸君之后都没敢同蓝玲珑再说起自己感情上的事了。

只是,二人后来的谈话,都未曾落入他人耳里。

唐家堡一封传信飞书到了扬州,是堡内召唐啸君,似乎是有甚么事情要他去做。看到这封传书,唐啸君自然是片刻都不能耽搁,问叶伊要了匹马即刻动身去传信中的地点。唐澄问他是否要一道去,唐啸君二话不说便回绝了,只说师姐也是不日就要回浩气的,就不便麻烦了。

故而这日一早,张墨筠便没有见到唐啸君的身影。

“小君又去替唐门办事了,也不知道下回甚么时候才能再见了。”在朝食的餐桌上,蓝玲珑有些抱怨。“不若你飞鸽传信对小君说,今年这年就在我这边过了。”叶伊知晓这两个孩子从小就感情非常好,只不过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若是他们有意,两位师父啊也十分愿意成就了这段佳缘。

出去了?

张墨筠敛眸,突然却又想起了什么,在桌下掐指一算,脸色微变。

唐啸君自是片刻都不敢耽搁,日夜兼程,终于是到了枫华谷。当年枫华谷一役时候,唐啸君不过龆年,却也听得堡中师兄师姐说起过。丐帮帮主下落不明,而门主唐傲天失去双腿……枫华谷,之前亦是他所经过之处。

这次到枫华谷,无非是探以为同门的下落。那位同门在四个多月前进了枫华谷之后,便下落不明。

枫华谷……也没离开多久便又到这地方来了。走在红枫林中,唐啸君是注意着周围情况,同时亦是小心戒备着。眼前那如血红枫,不但没给唐啸君带来半丝欣赏之意,反而叫他浑身发怵。

不知是为何,总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那一棵棵枫树,殷红如血,令他有些眼乱。为了防止自己错过任何一个角落,唐啸君放慢了速度。缓缓行了有大半个时辰,没看到半个毒人也没看到有活人经过。唐啸君开始怀疑堡内传信的同门弄错了信息,却还是决定再行探寻一番。

太阳逐渐西下,唐啸君已经逛遍了枫树林,却是依旧甚么都没看到。他只好将这事再延到明日,早早就出来再往人烟稀少之处搜索一番。于是一合计,就到附近的村庄里,找地儿住下。

村那附近有一个小镇,不是很大,却有一个客栈。唐啸要了一间房,被告知空房都没有了,这镇子并不大,这一家客栈自然也不会很大。然而唐啸君却没想到的是,这种时候却有人到这儿来。唐啸君刚想问小二是否可以打个商量,匀一间房出来时候,一把惊异的声音传了来。

“师兄?是唐啸君师兄?”听闻有人唤他,唐啸君转头一看,客栈门口站着一个唐门与一个纯阳弟子。而叫他的,正是那个唐门。“筮华师弟?”这名为唐筮华的师弟,是与唐啸君同出斩逆堂,同样对机关有着天赋。以前还在堡里时候,两人就会私下里切磋一番,自从唐啸君开始帮浩气盟做事之后,就很少再见到唐筮华了。

“师弟你怎么会到这儿来?”唐啸君问他。

“师兄是为了唐乾一事来的吧?其实不止是堡里找唐乾,就连浩气盟也在找他。”唐啸君立刻就明白了,原来这唐筮华,如今也在为浩气盟做事。

“耶~好友,你师兄到枫华谷来,定是在这儿没有空房间。”一听到身边那纯阳说话。唐筮华没好气道:“还不是因为好友你,一定要在这里住一宿,若我们直接回到浩气,师兄也就不会没有房间了。”

却见那纯阳微微一笑:“非也非也,若我们不到这儿来,那就见不到你师兄了。”唐筮华有些无奈:“就你最有理,师兄,今晚不如与我挤一挤罢。”

“耶~不若空出你的房间来给你师兄罢。”那纯阳是如此说道,惹得唐啸君又多看了他一眼。唐筮华皱了皱眉,旋即同意到:“也好,这样就不会打扰到。”那纯阳看看唐啸君,却略带这些深意。而唐筮华却不管他二人,只说自己将东西先搬出去,好空出来给唐啸君。其实唐啸君也没什么需要放置的,就叫唐筮华给留在大堂,说是先点餐一会儿一道吃饭的。

刚入座,那纯阳却问询:“唐兄身上,是否有一道咒?”唐啸君一怔,去也对眼前那道士敬重起来:“道长如何知道?确实有一道咒在我手上。”只见那纯阳嘴角一勾,只道是:“山人自有只道之法,那道咒看来对唐兄十分有用,还请唐兄妥善保管。”

“道长只道这道咒的用途?”

却只见那纯阳刚想开口,却被下楼来的唐筮华抬手敲了脑袋。“萧无霜!你这神棍是想拐走我师兄么?”被唐筮华瞪了一眼,那纯阳也不气恼,只是给自己倒了杯酒,举起酒杯似是像唐啸君示意,又像是敬酒。

“师兄,这个是萧无霜。”唐筮华介绍道,“这是我师兄唐啸君。”

萧无霜……唐啸君自然是知道这个名字的,传闻中是浩气盟的半避世之人。虽说避世,却在浩气指挥前去询问是,还是会指点一二的。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有那么些许道行,唐啸君自然会尊敬些。“诶,过奖,过奖了。”萧无霜笑得如一只狐狸。“萧无霜,你这笑当真让人看的不爽。”唐筮华也给自己倒了杯酒,看到萧无霜的笑,好不避讳直接说道。

“诶,好友这又是要一巴掌拍过来么?”

“萧无霜!”

唐啸君看着师弟和萧无霜斗嘴,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吃饱喝足,又聊了大半晌的三人,眼看时辰早了,就各自散去。

是夜,唐啸君突然惊醒,屋外传来轻微声响。即使是细微的声音,也是逃不过此刺客之耳。唐啸君是摸向了枕边的千机匣,若是房间外有人,那人若是想潜入,那便是一击毙命的结局。

却不曾想到,那人丝毫没有潜入的想法,而是转身便离开。唐啸君略略一思量,只觉这人来历诡异,不能轻易放过。

迅速着衣,便跟了上去。

那人总在自己十步之前,如何都不能赶上,这叫唐啸君讶异于对方的武艺修为。而在夜色中,那人竟是一袭白衣,也不怕被人发现。

追到了不知何处树林里,那白衣人竟停下了。这叫唐啸君蹙眉,也停下了脚步,一动都不敢动。他不懂,白衣人却开口说话了:“唐啸君。”那声音耳熟异常,唐啸君不及细细分辨,那白衣人已然转身。

唐啸君夜视极好,自然看出那白衣人面貌。“道长!”那竟是张墨筠!唐啸君吃惊,同时内心深处还带着点点暗喜。不知这张墨筠是何时到枫华谷的,却在夜半时分出现在唐啸君房外?

“道长?你是如何到这里的?”唐啸君自然收起千机匣,走了过去。张墨筠确实依旧没有表情,也没有回答唐啸君的问话。“走罢。”过了好一会儿,张墨筠才如此说道。唐啸君是没有说什么,与张墨筠并肩而行。

走了一段路,张墨筠终开口问:“如何?”唐啸君怔愣,不明张墨筠所指为何。“甚么?”他还是问了一句。“你来此处,所要办的事,如何了?”唐啸君挠挠头,带着些许腼腆:“还没有办成,一个下午了,甚么都没有找到。”

“如此……”

“嗯?”

看到张墨筠停下了,唐啸君有些奇怪。却不知,周围何时起起了浓雾。“起雾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是啊,起雾了,你的心可有浓雾?”即使这雾极浓,张墨筠站在身边,却叫唐啸君是看得一清二楚。

“道长……是什么意思?”听闻这话,唐啸君是心里一惊,看向了张墨筠。“唐啸君,”张墨筠的声音更是冷了一分,“你可知八圣道?”听到张墨筠说话,唐啸君不知为何抖了一下,不解:“道长?”

“八圣道其一,便有一个正念。”无视了唐啸君那声疑问,张墨筠继续说下去,在说道“正念”二字时,唐啸君只觉自己的血都变凉了。

他……知道了?唐啸君不知该做如何反应。“道长……”张墨筠却直问他:“我问你,唐啸君,你对我之念,可正?”那一句可正,打破了唐啸君所有幻想。“道长,我……”唐啸君像一尊石像那般,僵立当场。

“我问你,唐啸君,你对我之念,可正?”

他都知道了……唐啸君只觉万念俱灰。他也知道,张道长这般谪仙,怎么可能会有其他的绮念。这就是他硬生生把那样如缕如丝的情感,再三压抑的缘由,那人自己无所及,那人自己比不上万一。

只是,他不知为何,曾经对莫君逸那样轻易就压抑的情感,如今竟是抑制不住。一点一点膨胀,如同一颗种子,如今长成一棵参天巨树。

“道长……”唐啸君开口,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吾修道之路,无需障念。”只听得张墨筠如此道,只闻得“锵”一声剑出鞘,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

是自己的血……唐啸君看到那柄长剑在瞬间就没入自己胸口。那般疼痛,比当年更甚;那份伤痛,却不及心痛的万一。

“道长我……”

真的是你修道路上的绊脚石吗?


发表于2018-02-08.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