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十一)

上一章(十)


11.情深

 

“回去罢。”张墨筠打断了唐啸君的思绪,唐啸君闻言点点头。二人回到叶伊的别庄时候,唐澄和蓝玲珑早不知到哪里溜达去了,就连安子倾也不在别庄里。

叶伊说他们朝食之后就出去了,“若是待在花园无趣,你们可以手谈一局,棋在书房里摆着。”叶伊对张墨筠很是有好感,蓝玲珑是个女孩,不爱红妆也不爱侠义,更爱追求这沙盘上的快意。而唐啸君这孩子有些腼腆,却也会为了某些事豁出去,只是有的时候,怕是连自己都赔了也不自知。叶伊观察他们,张墨筠是之中最稳妥的,虽然不爱说话,张墨筠真真是像水一般。于是,她怕他们无聊,就这样建议。“这……”知道叶伊是好意,只是唐啸君知道自己这程度绝对是张墨筠的手下败将,而且是输得很惨的那种。

“也好,那我们手谈一局罢。”倒是张墨筠同意了这提议。

唐啸君从不急于求成,就像他每次任务那样,观察时机,随后一招毙命。棋局却也像他刺杀,只是比起刺杀任务,更像是沙盘上的你争我夺。每一次,都会有峰回路转,也会有柳暗花明。

“你替浩气盟工作?”张墨筠突然问他。“我不是浩气中人。”唐啸君一愣,却也如实回答。“我知道。”刚见到唐啸君的第一日,张墨筠就知道了。“为何?”看着棋盘,张墨筠又问道。

“我…不想卷入无谓的争斗。”若说蓝玲珑加入浩气盟,无非是为了寻求刺激;那么唐啸君帮忙,也不过为了发小,“替浩气做事,无非因为玲珑在。”还有曾经那人。

如果说是为了心上人那么呕心沥血去做事,不管哪个人都会感动的,除非那人铁石心肠。

张墨筠不觉得唐啸君说的是实话,自然,也并非完全是假话。他只是点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话。他自己从不参与,却也不去点评别人的作为。

换做平时,他对别人作为毫无兴致,不会有一点好奇,更不会问上半句。只是这次,他有些想知道,唐啸君隐瞒的半句是什么。是否,除了这二十年的发小外,还有一个人让他那么尽心尽力。

或者…正是那个莫姓同门?

张墨筠没问,那是他心头的不快,没必要说出来让唐啸君也不快。他突然就想到安子倾与他下棋的时候,总拿什么来下赌注,总想旁敲侧击知道些什么,毕竟这好友太过神秘。

其实,张墨筠不知道,唐啸君也这么做过。以棋局的输赢做赌注,然后,知道那人的一点一滴。想到过往种种,又看看眼前之人,心里有些闷的慌。

手一抖,落错了子。

“可要悔棋?”张墨筠问他。若是安子倾在,定会瞪大了眼,问他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过往安子倾眼见要输了,想悔棋,却叫张墨筠二话不说又一子下来,怎么悔都没用了。“不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唐某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唐啸君这干脆劲儿,让张墨筠有些佩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输赢面前那么坦荡的。“我们并没有下注,你为何要说愿赌服输?”

“这…”唐啸君不知该如何接这话。唐啸君这样有些局促的表情,叫张墨筠觉得有趣。“若道长要输家作甚么,唐某自然不会拒绝。”唐啸君一脸肃然,说得也大义凛然。“顽笑罢了,不必当真。”

这一盘棋有两个多时辰,这时候叶伊走进来,身边跟着挽着自家师父的蓝玲珑。而后边走着的安子倾与唐澄是边走边斗嘴,一看到坐在花园面对棋盘的唐啸君,唐澄率先叫起来:“师弟你怎么又在下棋了?”

蓝玲珑也有些好奇,直盯着两人来回看。

叶伊却笑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去着人准备哺食,先给你们弄了些点心,你们可以在院子里聊聊天。”说着,对张墨筠打了招呼,就离开了花园。

“小君,我来跟你下一盘。”想起自己也是许久没碰棋子了,蓝玲珑是走过去对唐啸君说道。“麻烦张道长让一下。”张墨筠没有说什么,站起身来就给蓝玲珑让了位置。安子倾见状上前来,要与张墨筠说话,却不想唐澄拉住他说:“之前你可输了,现在就给我去画张画像。”

“唉,我说澄姑娘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跑了。”

“嗤,你有前科!”说着,就硬拖着安子倾离开了。张墨筠看这二人离开,又看了看那边的唐啸君与蓝玲珑,也觉得自己应当离开才对。

“小君,告诉你个好消息。”看到蓝玲珑一步下错了,还在奇怪她为何没有嚷着要悔棋的唐啸君听到她这般说。“什么?”他有些奇怪,抬起头来,看见自己这发小脸上都带着笑。这笑容里,带着些许的快意。“白龙口的据点夺回来了?”他第一时间便想到这发小最关心的事情。

“当然不是了,是跟你有那么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我?唐啸君依旧不明所以。“程砚齐和他的绑定医士在一起了。”程砚齐?唐啸君手上置子的动作一顿,想起了在洛阳时候的事。程砚齐的绑定医士是楚唯溪,那是他在师姐那边得知的,而楚唯溪……

他兀地,就想起那日安子倾对张墨筠说得那句:“莫君逸与你同是纯阳,当真跟你不同啊,哪儿像你冷心冷情的,当真是大情圣一个。”不知为何,他心里一抽,那脉搏似乎都乱了几分。

原本是不想打扰唐啸君与蓝玲珑的张墨筠,转身离开之后,在听到蓝玲珑说“跟你有那么千丝万缕联系”时候,停下了脚步。

楚唯溪?张墨筠听到这名字,眉心微微一动。他自然还记得来扬州之前,在洛道遇到那名万花。

“什么意思?”等他回神时,才发现自己错了棋。“报应呗。”蓝玲珑曾经说过,有人这样糟蹋别人的感情,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你是说……”唐啸君一愣,“君逸他……?”

“君什么逸!”蓝玲珑嗔他,“他都这样对你,你还叫的那么亲热?”她心里有些恼怒,这莫君逸终于是遭到报应了,却没想发小还是如同以前一般唤他的名。难道……之前小君说自己决定放弃了,是安慰她的?

还是因为,那姓莫的如今被楚唯溪抛弃了,他有些于心不忍?

这发小,从来都是心软的那个。

“切,那个姓莫的……”蓝玲珑一提到他,是嗤之以鼻,“据说是程将军昨日也带着楚唯溪到扬州城来了。有两个扬州浩气据点的人看到他们,好奇之下就询问了。今天我和澄姊姊他们去了据点,听说了这事儿。”唐啸君可以想象,发小和师姐这两个唯一知道他感情的人,是怎么样一个大呼痛快的表情。

她们从来都是落井下石的那个。

莫君逸……在暗处正大光明偷听的张道长只觉得心里不舒坦,蓝玲珑那一句“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叫的那么亲热”,可见唐啸君对莫君逸的感情有多深。只是,人家感情深……又与自己何干?他……又为何要难受?张墨筠不甚明白。

张墨筠知道莫君逸这人,按辈分算得上是他师弟,是纯阳这一辈中颇有灵性的一个。只是这人早年有些玩世不恭,十五岁上头就跑下了华山,到处乱跑,仇人朋友也不少。后来听说在加入浩气后,被一个朋友出卖了,差一点就命丧黄泉,只是不知是怎么脱险的。

如今想来,难道是唐啸君?张墨筠手握的极紧。偶尔听纯阳宫的晚辈提起过,他们说的时候,这莫师叔是九死一生。逃出生天后,莫君逸就在纯阳老老实实呆了大半年,再下山,有传出他与一位楚姓医士结为情缘之事。

“喂!我可警告你!不许心软啊!”蓝玲珑瞪大了眼,警告唐啸君。“你要真心软了,就说明你一点都没放下,还想着那姓莫的!”唐啸君开口刚说了一个“我”字,蓝玲珑却不给他半点说话的机会,像是那开了轻弩的机关一样连炮轰:“我知道了,你就是没忘了那个家伙对不对!小君!你呀你呀,我要说你什么好!你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呢!那种人,有什么好的啊!”

唐啸君很无奈,自己真的没有想他。奇怪的是,他在听到那人的名字的时候,心里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没有愉悦,也没半点难受。在听到楚唯溪离开时,他只有一点点讶异,因为他听说,莫君逸与楚唯溪真真是用情极深。

本以为他们之间能持续一辈子,却未曾想才只有数个月而已。

当真是……讽刺。

他想到这儿,心里却难受起来,若是往后,自己也遇到这般情状……只是不知,自己是不是被这一段感情磨尽了深情,再也无法接受别人了呢?

他只觉有些茫然。

只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唐啸君已然记不起是什么人,这样说过了。那时候,他也只是嗤之以鼻,只觉得,那些只在戏文话本里才会出现。

听到蓝玲珑那一连串的话语,张墨筠掐紧了自己的手,就连指甲掐进手掌出了血都不自知。情深至此,当真是让人羡慕。

他突然有些羡慕莫君逸。

能够得到唐啸君的情深。


发表于2018-02-08.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