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情潇(八)

上一章


8.发小

 

青年不见后,唐啸君仔细听,发现那些家伙们还在找他。唐啸君蹙起了眉头,不知道是该不该出去,却听到了有人唤他的名字。

“唐啸君。”那是……?抬起头来,只见那些原本嚎叫着要找到唐啸君的妖邪奸鬼们,一看到来者都唯恐避之不及。唐啸君看到的,却和那些飘飘忽忽的玩意儿看到的不同。或是因为心境不同,眼前所见也会随之有所影响。

那些妖邪奸鬼们,只觉来者是一身正气,稍稍沾上一点儿边就会魂飞魄散。而唐啸君这一抬头,见到的却犹如是仙人下凡。那人一身白衣如雪,款款而来,神色凛然……这一切到了唐啸君眼里,这张道长更是不凡。

眨眼间,张墨筠来到了唐啸君眼前。“唐啸君?”张墨筠看到这般傻愣愣的唐啸君,略有些奇怪,便唤了一声。却见眼前这青年,依旧是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己,张墨筠微蹙眉,难道被甚么勾去了魂?

“道长……难道是天人?”只听对方没头没脑就来了那么一句,张墨筠一怔。若是安子倾在此,定会调笑说:“好友你看看,你又迷倒了一个,当真是男女通吃啊。”闻得这样一句,张墨筠有些好笑,又开口唤唐啸君的名。

“啊……啊?张道长?”这人都到跟前了,唐啸君这才回神来。那略显憨傻的表情,叫张墨筠瞧得分明,忍不住就勾了嘴角。

这是唐啸君认识张墨筠这些时日以来,第一次看到张墨筠别的表情,而且还是带笑的表情。

张道长居然会笑!

这段时日的接触,一直叫唐啸君以为张墨筠是那种冷冷清清的神仙似的人物,这样的淡笑不知为何乍一见到,唐啸君是心头砰砰地跳。

“可有受伤?”张墨筠问他,唐啸君摇摇头,直起了身。看到张墨筠手中的夜行衣,神色黯了黯,只觉自己没有什么用,还给张道长添了麻烦。“夜行衣找到了,我们回去罢。”张墨筠对唐啸君道。

唐啸君是点点头,不再言语什么。

这回去的一路上,张墨筠有些奇怪,身边的唐啸君一直是不言不语,甚至连最正常的问话都没有。按理而言,都会有询问是在哪里寻到这夜行衣的才对,唐啸君却没有半点的询问……甚至好奇心?

“师弟,你们怎么那么晚回来?”回到据点,唐澄和安子倾都在院子里头喝茶。“师姐?你们怎么都还没休息?”唐啸君有些惊讶。“哈~还不是为了听你们的战况。”对这个,唐澄很是感兴趣。“师姐你……”唐啸君对这个入了阵营的师姐很是哭笑不得。“怎么样?怎么样?”唐澄追问上来。

却不想叫张墨筠打断了,他说唐啸君是有些累了,需要休息,还是早些休息罢。

这样的话一出口,唐澄甚至还有安子倾,都诧异看向了张墨筠。这俩人认识他时间不少了,头一次听到他替别人解围。

“你……”安子倾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甚么?”张墨筠问他。而安子倾在看到张墨筠冷淡的神色之后,却摇摇头,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翌日,两人把这夜行衣交给了成步堂,随后四人就此上路了。

到达扬州的时候,是七巧前两日。扬州是除却西都长安与东都洛阳之外,最为繁华之所在。有道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这扬州,当真是与巍峨的长安或是有天策镇守的洛阳不同。

唐啸君亦不是头一次来扬州了,却依旧不由得想要慨叹。若说平日里,扬州是八九分热闹,这一旦到了乞巧节,扬州就变得十二分热闹了。

“三年未曾到扬州来了,”走在街上,唐澄如此说道。“扬州还是这般热闹。”安子倾笑道:“再来镇再来镇,岂不就是望众人再来么。”唐澄没理会安子倾这话,却拍拍唐啸君的肩:“师弟,有铜板么?”唐啸君是拿到了师弟给他捎来的一些赏银,自然是有一些钱在身上的,更何况,唐澄只问他要几枚铜钱。

他就掏出了一个小布袋,递给了唐澄。

在安子倾吃惊的目光下,唐澄是理所当然拿着这一袋子钱,走向了街边。等回来时,她手里多了四根糖葫芦。“师弟,给。”把个儿最大的糖葫芦串给了唐啸君,对于唐澄这个动作,唐啸君很是汗颜。

他还记的年幼的时候,练武受了伤,自己一个人坐在一边。每每这个时候,这位师姐就会拿着两串糖葫芦,也坐到他身边,也是那么一句“师弟,给。”

要知道,往年到了扬州,都是他看着发小吃糖葫芦的。

发小啊……突然想起自己的发小来,也不知道现在那人是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今年的乞巧,会不会到扬州来?

“哎!澄姑娘是把你师弟当亲弟来宠了吧?挑了那么大个儿的糖葫芦给他。”安子倾假意吃醋道。“给你最小的!”唐澄瞪了他一眼,也是递过去一串糖葫芦。面对唐澄递来的糖葫芦,张墨筠不甚感兴趣,唐澄也很无所谓,又把这串糖葫芦给了自家师弟。“这……师姐……”看了看手中最大的那串,又看了看唐澄递去的,唐啸君很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拿着吧。”张墨筠是这样说的。

“多谢道长。”

“怎么不谢你师姐我?”

“师姐,那是我的铜板。”

“还你还你!”

旁边的安子倾,嗤地一声就笑了。

“这扬州的胭脂蜜儿要好上一些,到扬州来,自然是要带一些走的。”咬了一口糖葫芦,唐澄说了自己的目的。“师姐……”唐啸君突然叫她。“嗯?”唐澄有些奇怪,转头看向了唐啸君。“我的赏银不多。”他这样说。“我知道啊。”唐澄有些奇怪于师弟这话。“还要给师父带东西。”

“要不了你多少。”

“还有叶师父他们……”

“行了行了,不用你的!”

七巧前两日,人来人往的街当真是好不热闹,唐澄兜兜转转好不惬意,却苦了跟在身后那几人。没一会儿,这四人就走散了。

等发现自己和众人走散时候,唐啸君有些茫然地站在了街边,一眼望去都是人。他有些苦恼,手里头还拿着两串糖葫芦,却也想着买些什么,但是这糖葫芦……唉,算了。空出的那只手,只好挠了挠自己的发辫。

他继续往前走,却因为人流的缘故,只能走走停停。期间,不小心撞上那么一两个孩童或是路人,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看到街边的摊上在卖一些女儿家的玩意儿,他便停了下来想要过去,却没想到撞到一个人。那样娇小的身材,一眼便知是个姑娘家。“姑娘你没事吧?”空出的那只手扶助了那姑娘,他问道。“你……”那姑娘似是有些气恼,一抬头却惊讶道:“小君!”

“玲珑?”看到眼前这粉衣的七秀姑娘竟然是数月不见的发小,唐啸君也是十分惊喜的。“小君,你不是在长安么?怎么到扬州来了,你不是……”说着,蓝玲珑住了嘴,不是什么,两人都十分清楚。

“我和师姐他们走散了。”蓝玲珑是浩气为数不多的女性指挥,她与唐澄也十分熟识。“这是……?”看到了唐啸君手中的糖葫芦,蓝玲珑有些奇怪。“师姐给买的。”他说着,将糖葫芦尽数递给了蓝玲珑。

“你和叶师父一起来的?”他问蓝玲珑。“是啊,原本是不打算来的,没想出了点意外。”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是睁大了眼睛看周围有什么看的中的玩意儿。反正唐啸君会给她买,她也就不心疼自己的腰包了。

不得不说,女儿家确实很会买一些小玩意儿。蓝玲珑把自家师父师弟师妹们都想到了,也没有漏下自家发小的师父——那也是她师父的发小。布偶、发簪、腰饰……什么好看的都迅速出手,走在蓝玲珑身边的唐啸君暗暗叹了口气,果然她是憋很久了。更何况,这些东西,也都不需要她拿着。

反正唐啸君在。

唐啸君同蓝玲珑一起回到叶家在扬州的别庄,同时看到了正准备进门的张墨筠、唐澄和安子倾三人。同他们说话的,正是蓝玲珑的师父叶伊。

“师父!”

“叶师父。”

一看到回来的师姐,还有拿着许多玩意儿的唐啸君,那些孩子们纷纷围了上去。“唐哥哥!”他们的唐哥哥从小就会做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儿,还会制作花灯,很是受欢迎。“唐哥哥又给我们带了什么呀?”看到唐啸君,马上有孩子就迫不及待问了。

“这都是我买回来的!”蓝玲珑是气得跳脚,毕竟自己才是他们的大师姐吧!怎么算,唐啸君与他们还算外人,自己才算最亲近的。“师姐肯定又叫唐哥哥花钱了!”马上有一小女孩戳破了事实。

“这些都是你们师姐挑的。”唐啸君是很给发小面子。

“就是!你们这群臭小鬼,就向着你们唐哥哥!就不把我这个师姐放眼里了?”蓝玲珑是假意怒道。

“才不是呢!”从唐啸君手里拿了自己的东西,有个孩子立刻反驳。“唐哥哥就是最好了!”一听到这孩子这么说,其他孩子也七嘴八舌了起来。

“是啊是啊,唐哥哥就是最好了!”

“唐哥哥每次都给我们带好多好多东西!”

“那个姓莫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唐哥哥啊!”

不知道哪个孩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原本带着笑意的唐啸君面色一滞,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唐澄和蓝玲珑都暗道不好。“臭小子你胡说些什么呢!”蓝玲珑是立刻屈起了手指,敲那男孩的脑袋。

“小君?”看到唐啸君往门里走,叶伊有些奇怪。

“没事。”



下一章

发表于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