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梓辰

脑洞大过宇宙黑洞

© 虹梓辰

Powered by LOFTER

搜神志·猰貐(中)

http://glorychu.lofter.com/post/1d20b87a_103c2c25上走这里


 

四、

 

正在办公的判官君奉天听到一句熟悉的“师弟啊!”就见一道蓝色的影子跑进了他的办公之处,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自己这师兄,如今的天迹神毓逍遥了。

“最近我这边有十数个枉死的鬼。”未等天迹开口,君奉天说道。“哇,我说师弟啊,我都还没说呢,你就知道我要问什么了。”君奉天神色淡淡,拿起了案上的书册。那书册是牛皮纸材质,用一根麻绳装订起来,封面上只有“生死簿”三个大字。

只见君奉天翻到其中一页,那书册上的字皆显示到了半空中,一条条都是人名与生卒年月。那些字迹皆为金色,唯独生卒年月之下有血色字标注着枉死二字。

那些枉死之人被鬼卒带上来时,都是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在地府造次,更遑论这判官跟前了。

天迹与君奉天询问了几人死前的情状,都说是被一个怪物袭击了。却不知那几人都是混混出身,流里流气模样叫天迹说:“这也难怪了,像你们这样的,我要是那怪物肯定也要咬死你们。”

天迹这边说的是义正言辞,若是他们小师弟在,定会嚷起来:“大师兄你也不遑多让啊!”还带高音变声的那种。

没有喊着“不要太过分”的小师弟,在君奉天面前,天迹是爱怎么撒娇就怎么撒娇。这问询完那些小混混的死状之后,天迹就想着法子要让君奉天这位判官大人出山,说是甚么“帮着师兄我一起行侠仗义。”

君奉天却以酆都事多,不宜分身为由,将天迹送回了仙脚。

在仙脚跟下,天迹是大呼师弟不顾往年情分,把师兄就丢在仙脚下。

“师弟啊,你应该把师兄送回云汉仙阁嘛。”

 

五、

 

“回来了?”看到天迹回到仙脚,大漠苍鹰问道。“可有什么收获?”手执醉逍遥,天迹指了指自己。“我可是逍遥哥,逍遥哥一出自然是问到了!”大漠苍鹰闻言转头,假装是没听到天迹这样自卖自夸。

“那些死者,都说是被一个人面牛袭击了。”只见天迹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支毛笔和一张纸来,在纸上写写画画,很快画出了了一只人脸牛身的怪物。“这……”大漠苍鹰拿着那张纸看,横竖是没看出来那到底是个什么。“人脸牛身?”一直听二人说话的剑非道此时开口,天迹转过身去问他:“你想到了?”

剑非道一顿,回道:“晚辈想到了一种来自西方的怪物,名为弥诺陶洛斯。”天迹摇摇手指,拿起了方才因为画画才放在桌上的拂尘醉逍遥。“你错了,弥诺陶洛斯是人身牛首的怪物。而这次袭击人的那个,是人脸牛身,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点。”他说着,从大漠苍鹰手中要回了那张纸来。“《山海经》中,《北山经》有云: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音:亚雨),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窫窳?”

“传说,窫窳本是钟山之神烛龙之子,也是一员神。只是《海内北经》记载: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而天帝不忍,就复活了窫窳。复活后的窫窳变成了形状像牛,红身,人脸,马足,叫声如同婴儿啼哭的猛兽。在十日并出时跳上岸危害百姓,尧帝就叫后羿去杀死窫窳。”

“就是说,窫窳这种凶兽,是可以被杀死的?”剑非道问天迹。“诶,这回你说对了,窫窳确实是一种凶兽。”天迹夸奖剑非道,冷不防,大漠苍鹰在脑门儿上怼了一拳头。“人家的重点是在是否可以消灭窫窳,你就别扯这些没有的犊子了。”

“唉……雕兄,你这样是找不到对象哒!”

眼看着大漠苍鹰又举起了拳头,天迹这才正经起来:“好啦好啦!马上通知天下第三人,让他找寻窫窳的下落。”


发表于2017-07-30.5热度.